游戏卡牌遭爆炒“出圈” 国产周边产品走向成熟

  证券时报记者 知蓝

  近日,在一场司法拍卖中,一张游戏卡牌被爆炒至8700万元。虽然这一价格远远脱离了该卡牌的实际价格,法院也迅速主动停止了该场拍卖,但一向小众的游戏周边市场,因此次“出圈”获得大量关注。

  游戏市场规模庞大,从游戏产品中衍生出来的周边市场虽然规模上无法与之媲美,但游戏周边产品不仅能补充厂商收益,还能增强玩家黏性,宣传游戏品牌。如今,周边市场正越来越受厂商重视。

  周边厂商拟港股上市

  近日,集换式卡牌游戏运营商云涌控股申请港股上市。云涌控股主要从事三项业务,其中又以集换式卡牌游戏机相关配件、游戏机及相关配件批发及零售为主。2020年,两项业务收入占云涌控股总收入的比重超过80%。

  集换式卡牌游戏是游戏中的一个种类,玩家需要购买游戏卡牌,通过多种卡牌组成相应的卡组,并通过与其他玩家对战赢得游戏。

  除了玩游戏本身,集换式卡牌游戏的另一大乐趣在于收藏。为了使卡牌具有一定的附加价值,游戏厂商通常会特别制作部分游戏卡片,比如部分卡牌使用特殊材质制作,或者限制发售数量。

  云涌控股表示,由于集换式卡牌具有收藏价值,因而在全球拥有庞大的二手市场,一些稀有卡通过拍卖来交易的情况也属常见。此前在司法拍卖中被爆炒的游戏卡片,正是厂商为了纪念集换式卡牌游戏《游戏王OCG》推出20周年,专门制作的限量黄金版卡片。

  特别制作的具有收藏价值的游戏卡牌,正是游戏周边产品中的一个重要种类。招股书显示,云涌控股销售的主要产品品牌包括任天堂、宝可梦及游戏王等。在目前的游戏周边市场中,正是这几大厂商的产品最受玩家追捧。

  消费潜力巨大

  游戏周边产品包罗万象,广义的周边既包括游戏周边设备等电子产品,也包括服饰、挂件、立牌等周边衍生产品。相关报告显示,2020年,仅游戏周边设备市场规模就超过40亿美元。

  目前,市面上最常见的周边是将作品中的人气角色做成玩偶、手办、徽章等,又或者将其做成水杯、背包等生活用品。

  相比动漫、影视周边产品,游戏周边产品的“出圈程度”往往要小得多。不过,对于玩家数以亿计算的游戏产品而言,只要核心群体愿意为游戏周边产品买单,其市场潜力仍不可估量。

  以米哈游旗下的热门游戏《原神》为例,其官方旗舰店中,一款以游戏中角色开发的手办,全款价格1299元,由于发货周期超过120天,买家需要先支付240元定金并确认收货,出货后再支付1059元尾款。

  即便如此,该款手办开启预售至今,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销售量达到1.1万件,以该数据计算,仅该款周边产品的销售额就超过1400万元。

  除了线上销售,各类潮玩店也是游戏厂商销售周边产品的重要渠道。

  记者近日在上海市宝山区某潮玩店看到,米哈游旗下的《原神》、《崩坏3》,鹰角网络旗下《明日方舟》等热门游戏的周边产品在店中占据较大面积,主要品类包括徽章、亚克力立牌,还有根据游戏中角色开发的角色收藏卡等。记者在店中不时看到前来购买的顾客,大多以年轻人为主。

  “这些游戏周边价格普遍在40~70元上下,目前的销售情况还不错,主要是中学生这些消费群体比较喜欢。”上海市宝山区一商场潮玩店店长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由于许多游戏周边产品均为限量发售,因而除了官方渠道,二手市场也成了游戏周边产品交易的重要场所。记者发现,在闲鱼平台上,上至数千元的游戏手办,下至几块钱的游戏挂件,都有着不小的交易量。

  国产周边正在成熟

  我国游戏行业虽然已跻身全球第一梯队,但长期以来,在游戏周边产品中,占据主导地位的是国外品牌,尤其是在高端周边产品上,国外游戏厂商的品牌影响力明显强于国内厂商。

  “国外厂商的周边产品主要是比较精美,另外创意、设计等方面都比较用心,非常精细。以前国内这方面的意识还比较欠缺,大多数厂商最开始做周边都是杯子、抱枕、玩偶等,主要目的也不是销售,而是赠礼。”互联网评论人士丁进一告诉记者。

  好消息是,近两年,国内游戏厂商对周边产品的重视程度逐步提升,部分A股游戏公司就表示,将通过自行研发或授权开发方式,积极探索游戏周边等多种产品盈利模式。

  作为国内头部游戏企业,腾讯、网易均开设了独立的游戏周边商城。其中,网易旗下《梦幻西游》、《阴阳师》、《第五人格》等经典游戏均有大量独立的周边产品,定价较高的大话西游手游典藏飞剑侠手办价格超过1288元,而腾讯旗下有的周边产品超过3800元。

  不过,从收入来看,现阶段国内游戏厂商在周边产品上的收益还比较小。在财报中,大多数游戏公司未单独列出游戏周边产品的收入情况。

  “国内周边产品的发展跟这两年盲盒、潮玩市场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如果游戏本身影响力较高,在产品创意、设计上多下功夫,周边产品的市场潜力还是很大的。今年有些周边产品卖得非常好,未来游戏厂商可能会更重视对这块的投入。”丁进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