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价格 再攀新高

  “现在真的有点失控了”,电话那一端,天津某外贸企业负责人周明的声音显得忧心忡忡。面对强劲的海外订单需求,为了保障出口运力,周明刚刚拜访了一圈海运公司,但仍拿不到更多的舱位,只能高价向货代公司求援,而6月下旬天津到美东的40英尺货柜价格将涨到1.7万美元-1.8万美元。“有的货代甚至报价高过2万美元了”,周明向记者长叹。

  “现在运费已经是我们货值的六成以上,如果加上25%的关税,几乎没有利润可言”,周明表示,市场上已经开始有货值比较低的公司面对高过货值的运费,无奈之下只能弃约。

  更糟糕的是,市场又有传言,7月1日起,海运公司又要加一轮附加费,在此之前,6月1日和6月15日,船公司已经加过两轮附加费,有的加价较5月增加近5000美元。

  受坚挺的运费上涨幅度刺激,6月10日港股和A股两市海运股全线走高,截至收盘,龙头企业中远海控H股涨11.63%,该股在A股市场以涨停收盘。

  外国船企通常优先分配舱位给外企

  周明曾于5月24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当时从天津到美东的货柜,5月份的40TEU大柜价1.3万美元,在疫情前,同一条航线同一规格货柜运价不到3000美元。

  没想到,进入6月份运价更疯狂了。据周明介绍,该公司因为北美订单大量增加,他刚刚跑了一圈海运公司,希望能获得更多的舱位,毕竟船公司给的价格较市场略低一些。但是结果不太理想,他最后只拿到一个舱位。

  一方面是价格暴涨,6月上半月,天津到美东一个40TEU货柜的费用是1.4万-1.6万美元,而6月下半月则涨到1.7万-1.8万美元。

  另一厢,航运公司的舱位也缺。由于整个市场需求暴增,航运公司也在挑客人,按照VIP级别来提供舱位。周明透露,几家外资船企都向他表示爱莫能助,即便是自家长期合作的达飞等公司,舱位分配被收至集团层面,中国分公司已无法选择客户。据达飞工作人员透露,集团向船公司发放优先客户名单,从VVVIP到VIP有多个层级。通常排在最前面的是船公司所在国企业和大型跨国公司,像周明所在的中国企业,排名比较靠后,几乎无法分配到舱位。

  据周明透露,这种挑客人的情况目前在外资船公司盛行,比如该公司的长期合作对象日本船东ONE,有限的舱位优先提供给日本企业和其他大型跨国公司,即使合作多年,也很难获得一舱半舱。而有时是有舱位缺货柜,大量船公司的货柜积压在美国和欧洲港口。

  周明无奈地去找中资船企,中远海运虽然有心帮忙,但舱位不够分。最终周明只能向货代公司广泛撒网求援,硬着头皮承接市场运价。据周明测算,目前运价已经是其货值的六成,如果加上美国政府加征的25%关税,再包括港到门的其他费用,几乎已经无甚利润可言。除非把相关费用转嫁给美国消费者,这无疑会让该产品的零售价格不断攀升。

  畸形的市场需求,造就畸形的运价体系。-视觉中国

  运价预期仍将走高

  6月7日,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5.29-6.4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NCFI)报收于3091.6点,较上周上涨0.6%。

  据宁波航交所介绍,欧地航线舱位依然十分紧张,部分航次一舱难求。市场整体订舱价格继续小幅上涨。欧洲航线运价指数为4715.9点,较上周上涨2.1%;地中海东航线运价指数为3609.3点,较上周上涨1.2%;地中海西航线运价指数为4603.5点,较上周上涨1.2%。

  北美航线市场出运需求保持旺盛,航线基本满载。中东航线舱位供给较为紧张,指数为2867.6点,较上周上涨0.2%。

  4日,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为2373.77,较上一周上涨77.41。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SCFI指数)为3617.07,较上周上涨117.31。

  近期海运价格涨势为何如此凶猛?据宁波航交所的分析,美国奥克兰港拥堵情况严峻。航运旺季即将到来,而停泊在加州海岸附近的集装箱船拥堵情况仍然存在,奥克兰超过洛杉矶/长滩成为拥堵的中心。加州港口的延误对班轮船期计划产生了严重影响,由于船只无法及时返回亚洲装货,港口拥堵相当于航次的取消,跨太平洋航线的有效运力正大幅减少。

  与此同时,我国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增速放缓。5月下旬,八大枢纽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同比增长4%。其中,外贸增长3.9%,内贸同比增长4.2%。分港口看,天津港、宁波-舟山港增速超过20%,青岛港增速近20%。深圳港盐田港区出现确诊病例生产暂时受到影响,目前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沿海主要枢纽港口外贸需求持续旺盛,出口集装箱舱位及空箱短缺的情况有所反弹。

  中信建投指出目前SCFI指数同比涨幅达285%,运价或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继续创新高。在现有供应链极度紧绷的情况下,运价或将持续维持高位走势。

  海运附加费不断加码

  畸形的市场需求,造就畸形的运价体系。

  让众多货代和货主气恼的是,船公司一再增收各种附加费。

  赫伯罗特日前宣布,从6月15日起,对东亚地区至美国和加拿大的东行航线,上调综合费率上涨附加费(GRI)。2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2400美元,4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3000美元。

  这是近日来赫伯罗特第二次宣布上调附加费。今年5月初赫伯罗特才宣布,自6月1日起,对东亚地区至美国和加拿大的东行航线,上调综合费率上涨附加费,2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960美元,40英尺集装箱每箱收取1200美元。

  GRI(General Rate Increa)是指综合费率上涨附加费,一般是南美航线、美国航线使用。该费用主要是由于港口、船舶、燃油、货物或者其他方面等原因,使得船公司的运输成本明显增加,船东为补偿这些增加的开支而加收的附加费。

  除此之外,由于德国海港的交通拥堵,往返于不来梅港、汉堡和威廉港的所有内陆运输,赫伯罗特也将收取每箱25欧元的拥堵附加费。

  达飞6月1日起上调亚洲港口至美国、加拿大航线的GRI,最高上调1600美元/箱。全球第二大船公司地中海航运MSC也自6月1日起上调亚洲-美国航线的GRI以及燃油附加费,GRI最高涨1266美元/箱,燃油附加费则最高增412美元。

  万海航运也表示,因近期运营成本增加,将针对中国出口至亚洲其他地区的货物上调运费。20英尺集装箱,上调幅度为300美元;40英尺集装箱,上调幅度为600美元;高箱上调幅度为600美元。

  只是运价已经这么高了,再高的运费或将成为中小外贸企业不可承受之重。周明告诉记者,该公司的商品货值是比较高的,对于大量货值较低的外贸商品来说,该如何抵御凶猛的运费?他听说市场上已经有无奈放弃订单的小货主,即便马上就到了一年一度的旺季。而市场又在疯传7月1日起,海运价格又要有新一轮附加费加码。

  运费,是否是一个无解的困局?

  (作者:高江虹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