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产业链 中国供应商的进与退

  近日,苹果公司公布了最新的200家供应商名单,中国供应商的变化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尽管此前欧菲光被剔除果链引发了市场对果链标的稳定性的担忧,但名单显示,中国大陆(包括香港)企业在苹果TOP200供应商中占了53家,首次跃居首位。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信号。这意味着苹果公司不仅依赖中国市场,更依赖中国制造。

  那么,在此形势下,市场对果链标的的担忧是否就随之消散了呢?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似乎并没那么简单。

  中国供应商“进与退”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2020年苹果最新供应商名单中,中国公司共101家,其中中国大陆(包括香港供货商10家)53家,中国台湾48家;来自其他主要国家的有:美国公司32家、日本公司34家、韩国公司13家。

  从地区划分来看,与2019年的名单相比较,中国大陆地区新纳入11家厂商,是新增企业数量最多的区域,包括南平铝业、富驰高科、精研科技、新纶科技、长盈精密、得润电子、胜利精密、苏州鑫捷顺五金机电、深天马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广州众山金属科技、兆易创新。

  其中,精研科技(300709.SZ)、长盈精密(300115.SZ)、新纶科技(002341.SZ)、得润电子(002055.SZ)、胜利精密(002426.SZ)、深天马A(000050.SZ)、兆易创新(603986.SH)等均是A股上市公司。

  具体来看,精研科技是一家金属粉末注射成型(MIM)产品生产商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为消费电子领域和汽车领域大批量提供定制化MIM核心零部件产品;长盈精密以精密模具为主业,产品包括手机结构配套件,LED精密支架;新纶科技是一家新材料厂商,主要供应软包铝塑膜、功能胶带、洁净产品;胜利精密以平板电视结构模组为主营业务;得润电子主要经营消费类电子、相关电子连接器及精密组件和相关技术;兆易创新致力于各类存储器、控制器及周边产品的设计研发,主要产品为NOR Flash、NAND Flash及MCU;天马微电子主要生产液晶显示器。

  从业务范围来看,新增的苹果供应商以材料为主,亦包括面板、芯片行业。

  其中,也有几家此前并不为大众熟知的大陆系供应商进入苹果供应链系统。

  比如上海富驰高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是金属粉末注射成型(MIM)产品专业制造商,致力于运用MIM技术生产小型、三维形状复杂的高性能结构零部件,该公司其实是上市公司东睦股份(600114.SH)的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富驰高科与精研科技的业务范围类似,二者在行业内均处于龙头地位。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当前折叠屏手机铰链使用MIM工艺,两家公司均新进入苹果TOP200供应商,显示苹果公司对MIM产业重视程度提升。

  南平铝业主导产品为铝型材、铝加工及精深加工。需要指出的,主营工业铝型材的利源精制被苹果剔除TOP200供应商名单之列,该公司涉嫌财务造假被立案调查,从业务上看,南平铝业或是替代利源精制的选择。

  此外,众山金属科技是一家研发及生产高精度金属异型材、异型棒材的企业,凭借在手机结构件中的开发经验及生产技术,把异型材应用到电视机及电子产品中。鑫捷顺是一家集电脑、手机周边及各类螺丝、螺母、铆钉、铆柱、塑料埋置铜钉、各类轴套和非标准件等五金零部件生产于一身的精密五金零件生产企业。

  大陆供应商进一步集中

  此前,欧菲光被剔除果链的消息,让市场对大陆果链标的的稳定性产生担忧。不过,从最新的形势来看,大陆供应商仍然是苹果的重要合作伙伴。

  中国台湾调查企业以赛亚研究(Isaiah Research)的首席分析师曾锐贤(Eric Tseng)指出,并未看到苹果因地缘政治紧张和因素而减少从中国大陆供货商采购与合作这一明确迹象。其表示,苹果基本上是根据成本及技术考虑来选择供货商。

  与中国台湾对比,过去10年,中国台湾供应商一直在苹果供应链中保持首位度,2020年为48家供货商,从事代工的鸿海精密工业与和硕联合科技等依然是重要供货商。不过,中国台湾近年来越来越面临来自中国大陆企业的竞争,中国大陆供应商增长到43家,可谓是后起直追。

  从近年来苹果供应商布局的变化,不难看出中国大陆市场地位的崛起。

  众诚智库研究总监江晶晶在受访时表示,“苹果的供应商布局变化遵循了一定的规律,近年来,苹果供应商中的中国厂商数量是逐年增加,因此新增中国大陆供应商是意料之中的;其次,中国大陆供应商一向注重技术与产量的保障;再次,虽与华为是竞争关系,但是对于其供应商来说,反而有利于形成产业集群,最终形成成本优势;最后,原材料与生产具有聚拢效应。”

  此外,江晶晶表示,疫情特殊时期,苹果增加中国厂商作为其供应商,说明其在面对疫情等突发事件时能够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极富韧性和敏捷性,具备稳定的供应能力。

  除了疫情的特殊影响和成本考量,Witdisplay首席分析师林芝认为,苹果增加中国大陆供应链体系,是未来的大趋势。“中国是苹果的第二大市场,对苹果整体营收和利润都很重要。为了稳固苹果市场地位,不让小米、OV抢占市场,这是苹果要增加本土供应的重要考量。”

  尽管中国大陆供应商的重要性不断显现,但还是无法忽视苹果供应链向东南亚、南亚国家转移的现象。

  21世纪资本研究院此前在报道中指出,苹果产能的转移有其客观原因,一方面是中国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而印度仍旧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另一方面,印度市场是潜力巨大的新兴市场,本土制造可降低iPhone在当地的价格。除了这些市场因素以外,从供应链多样化的角度,苹果公司或也希望摆脱对中国制造业的依赖,减少国际形势对生产的影响。

  林芝分析,从苹果的供应链布局策略来看,一直遵循着中国大陆供应链、非中国大陆供应链两套体系独立运转,以实现完全相互替代,只是目前还没有实现这个目标。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印度当前的疫情现状,使得苹果想在印度复制中国模式难度激增,从长远角度来看,未必对我国供应链不是益事。

  二级市场死水微澜

  在二级市场上,以往有关苹果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能引起资本异动,但此番苹果供应商名单调整,尽管发出了向中国大陆供应商倾斜集中的明确信号,却也未令苹果板块掀起大的市场波澜。

  林芝认为,“二级市场是炒作预期的,苹果目前的产品主要是基于原有的做一些改良和升级,没有一个让投资人有超预期概念,所以在投资者看来,回报率没有想象中那么高。而且还要面临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与其把钱放在风险企业,不如放在白酒等稳妥的资产上。”

  江晶晶也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果链概念都是基金的重仓股,但是随着苹果产品的渗透率难以突破,果链也难以达到超出市场预期的业绩表现,当然,原材料价格以及汇率的不稳定本身也影响了业绩,而且欧菲光从果链退出、低效供应商的加入也从二级市场收到了跌价的反映。

  “根据有效市场假说,果链标的的二级市场价格早已体现了其意料之中的业绩表现,同时,由于二级市场的供求关系是其价格的直接决定因素,因此缺少意料之外的惊喜表现自然也降低了二级市场的需求,价格也就随之走低了。”江晶晶说。

  那么,就业绩预期来看,当下5G换机潮的到来能否激活苹果手机热潮?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信建投指出,2021年iPhone份额将进一步提高,全年出货有望达到2.2亿-2.3亿,同比增长约15%。由于2020年上半年的低基数,苹果下季度仍将迎来较好增长趋势。

  而林芝认为,5G换机热潮并非真正来临,“此前的换机阶段都有核心应用带动,但现在5G没有核心应用带动产业升级,还处在概念阶段。”

  综合来看,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未来要想提振果链板块,要么苹果开发出惊艳的产品;要么果链标的占据核心技术,在供应链中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作者:张赛男 编辑:朱益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