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钢价下的制造业:部分企业“后悔接单”

  “从明天开始,由于上游钢材价格上涨,我们的产品价格也要上调5%。”5月14日,山东临沂三威精密铸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尉世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今年来,钢材价格暴涨令尉世友倍感压力。像尉世友这样境况的中小企业主不在少数,他们也正经历着煎熬。

  进入5月份,国内钢材市场依然延续上涨态势,钢材价格已突破2008年的前期高点,创下历史新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4月份,国内工业生产稳定恢复,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行,生产领域价格继续上涨。从环比看,PPI上涨0.9%,涨幅比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受需求增加和铁矿石等原材料成本上升影响,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上涨5.6%,涨幅扩大0.9个百分点。

  钢铁行业是国家重要的原材料工业之一,房地产、汽车、家电、机械、造船等均是钢铁行业重要的下游行业。钢材价格的飙涨,令下游企业受到了剧烈冲击。在层层传导下,一些行业的终端市场开始承压。

  “后悔接单”

  尉世友在铸造行业摸爬滚打了多年,自认为已经摸透了原材料价格的走势规律。但今年钢材价格的诡异行情,让他也难以看懂。

  “往年来看,年后钢材价格通常是比较平稳的,没想到今年涨得这么凶,像我们所用的不锈钢,半个月时间就涨了30%。”尉世友介绍,年前,他曾想过要囤一些原材料,但就是一念之差,年后再去订货时,价格已经飞涨。“有一段时间是一天一个价,现在想想,挺后悔没有年前囤点货。”

  4月2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主要用钢行业实际钢材消费增长47%。在钢铁产量增长、国内外需求大增等因素影响下,钢价大幅上扬,带动钢铁行业盈利水平大增,二季度钢企盈利预计继续冲高。

  上游钢企保持较高盈利水平,下游企业的日子则没那么好过。

  以机械设备行业为例,机械设备行业主要采用上中游钢材、铜铝等有色金属、橡胶塑料以及各种零部件。机械类企业营业成本中,原材料成本占比约在60%-80%,其中钢材作为直接投入原材料约占比15%-20%,因而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对机械行业造成较大冲击。

  苏州一家机械企业负责人介绍,今年以来,钢材、铜铝等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企业已经是微利在运营。“之前接到的订单,由于已经签订了合同,只能按原价执行,这就意味着我们要亏损去做。”

  家电企业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近日一场机构投资者调研活动中,家电企业小熊电器就表示,“当务之急是应对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铸造行业面临的挑战更为严峻。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了多家铸造企业,企业负责人均表示,目前企业在微利状态运营,有的订单则是亏损在做。

  “我们采购原材料必须要现金结算,但跟客户通常是月结,现在不但利润微薄,而且资金压力也很大。” 尉世友无奈地说。

  铸造行业开始抱团涨价

  由于上游原材料的持续上涨,下游企业订单难以盈利乃至亏损,许多企业的接单意愿明显降低,另外,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剧烈波动,一些行业违约现象频发。在这样的困境下,有的行业开始抱团取暖。

  深圳宏昌金属铸造厂负责人肖先生在跟同行交流中了解到,原材料价格暴涨压力下,一些企业已经暂停生产,“有的工厂已经给员工放假了。”

  5月11日,位于江门市的广东现代铸造有限公司发出了暂停生产和供货的通知,通知单中提到,由于铸造行业原材料“夺命”涨价且供应极其紧张,现在铸造材料的成本已远超企业的毛利,企业已到亏损不起的境地。

  “目前所有原材料除价格高涨外还要求现金交收,而我司跟客户都是月结结算,造成我司资金周转极其困难,单原材料的差价已导致我司无法继续生产,现已接单未交货的所有订单都无法继续生产和交货。”广东现代铸造公司表示。

  中信建投期货钢矿研究员赵永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近他们接触了很多制造业企业,包括终端的工程机械制造、集装箱加工、家电企业和中端的钢结构加工、铜管加工等,整体来看涉及金属需求的行业普遍在涨价。

  受原材料涨价冲击,铸件涨价成为铸造厂不得不采取的生存措施,一些地区则通过铸造协会发出提价通知单,以抱团的方式提高议价权。

  5月10日,南平市政和县铸造行业协会发布的调价通知单表示,2020年初以来,铸造企业原材料大幅上涨,致使铸造企业的成本大幅提升,企业亏损面持续加大。为了使铸造企业能够健康生存和发展,协会决定,自2021年5月11日起,对铸件价格作出调整,其中上调幅度在每吨1000元—1200元之间。

  5月11日,温州市龙湾区铸造协会也发出铸件调价通知。通知单提到,为了铸造行业持续健康的发展,经商议决定自2021年5月12日起,对铸件价格作出调整,其中,碳钢铸件在原价格基础上每吨上调1500元,各种工艺的不锈钢铸件在原价格的基础上同样每吨上调1500元。

  分析人士表示,目前来看,上游涨价更容易,而下游则比较困难,行业集中度及需求端客户结构差异,是导致上下游定价权出现巨大差异的两个重要原因。在价格上涨的传导过程中,缺乏议价能力,行业极度分散的低端制造业可能会淘汰掉一部分落后产能。

  终端市场“随行就市”

  上游原材料价格飙升,终端消费市场影响如何?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有的行业已经向终端市场传导。

  家电、家具等与消费者息息相关的行业,受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也很大,一系列连锁反应下,这些行业的终端市场已经经过几轮涨价。

  自今年1月起,家电行业就开始掀起涨价潮。美的、海信、奥克斯等家电龙头陆续发出调价单,调价单的内容大同小异:由于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不得不对旗下产品进行提价。

  来自奥维云网的数据显示,今年家电市场各品类价格均有所上涨, 4月监测数据显示,彩电线下均价同比增长31.3%,洗衣机整体行业线下均价同比增长5.5%,空调线下整体均价同比增长7.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近期以来,国内多家电动三轮车企业也纷纷开启提价行动。

  日前,江苏宗申车业有限公司在给经销商的调价通知单中表示,因原材料市场供应和价格走势持续上涨,给公司正常生产经营带来巨大压力,为缓解经营压力,自2021年5月1日起对摩托车、电动车全系列产品价格逐步调整。

  天津大安电动车有限公司在近日也向经销商发出调价通知单,其中提到,进入5月以来,钢材价格持续飙升,造成公司成本上涨压力加剧,已经无法继续支撑,公司决定于5月11日全线产品进行价格调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大安电动车旗下产品价格调整幅度为100元—300元不等。

  有的企业则开始执行“随行就市”举措,作为电动三轮车领域的龙头企业,金彭集团日前给经销商的通知单显示,根据原材料价格变化,原有电三产品价格执行“随行就市”机制,每10天调整一次,实行“一品一价”。

  (作者:于长洹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