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行业转型探索:太古可口可乐打造全链条数字化

  在数字化浪潮的驱动下,越来越多的传统龙头企业选择转型。

  近日,可口可乐大中华区两大装瓶商之一——太古可口可乐在华的首条数字化生产线在杭州上线。据悉,这一数字化产线采用了和西门子共同研发并打造制造信息(MIS)系统,并将于两年内覆盖太古可口可乐在华18个工厂、100条产线。

  “一旦覆盖完成,仅从效率上看,相当于多出两条生产线,也就是一年将会多生产约5.5亿瓶/罐饮料。”太古可口可乐总裁苏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在覆盖完成后,在能源管控、生产调节等方面,还会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她表示,太古可口可乐已经把数字化列为五大核心战略之一。“数字化能让我们与消费者、客户和供应链进行连接,带来的效率和价值是非常大的。”苏薇说,“只有数字化,才能产生我们的竞争优势。”

  对于太古可口可乐来说,这一系统的落地意味着其从“前端销售—中台—物流仓储—饮料生产”的全链条数字化得以实现,自此之后,太古可口可乐成为了一家实现完全数字化的饮料企业。

  对于西门子来说,多年来在华推广其工业数字化服务,基本都是以“灯塔工厂”式的展示型或示范型项目,而此次MIS系统的落地,则可以称为是西门子首个规模化的数字化解决方案项目,无论是从系统的研发设计还是商业模式方面,都有新的突破。

  全链条数字化

  对于一家食品饮料企业来说,追求全链条数字化意味着什么?

  实际上,传统的饮料行业是一个端到端的循环,简单说就是把饮料生产出来,通过物流送到店面,最终被消费者购买。

  在这种循环之下,考验一家企业的核心能力,是产品力、品牌力和渠道把控能力。要生产出优质的产品,塑造让消费者喜爱的品牌,并把产品尽可能地铺向全国的每个角落。

  但是,随着消费者的迭代,新一代消费者与此前不同,线上渠道、个性化消费兴起,要求饮料企业在做到如上三点之外,更要建立自己的消费者画像,分析场景化的消费习惯,进而推出更符合消费者喜好的产品,并在合适的时间放在合适的场景。

  而这些能力的打造,就必须依靠数字化的能力才能得以实现。

  2019年中,太古可口可乐与零眸智能达成战略合作,利用后者的AI图像识别技术覆盖零售渠道系统,目前已经将其全部80万台零售冷柜连接上线;2020年中,与阿里云达成合作,基于后者的数据科技、中台、AI、AIoT等技术,将系统化地推动从生产、供应链、物流、营销到会员体系的全链路数字化。

  “此前,在零售端有零眸,中台我们与阿里云达成合作,物流与仓储采用我们自己的TMS和DMS系统,因此我们全产业链实现数字化就只剩生产端。” 太古可口可乐数字与资讯总监冯柯告诉记者,“这是饮料企业实现数字化最重要也是最富挑战的一步。”

  实现生产端数字化的重要性,一方面在于提升生产线本身的运营效率,减少设备维护的时间,同时降低碳排放和能耗;另一方面在于能够对销售端和仓储物流端收集的数据进行反馈,调整产品线和生产节奏,让饮料生产变得更加柔性和灵活。

  而数字化系统开发的主要难点,则在于太古可口可乐生产线的设备时代跨度巨大,上至上世纪90年代,下至2020年,每个年代的生产线的设备标准都不一样,这一系统必须无差别实现跨越近三十年的生产线覆盖。

  据悉,在MIS之前,太古可口可乐已经迭代了两代生产端的数字化系统。之前是要在生产线旁边设立一个小机房,但因为生产环境是高温高湿的,这种方式不能持久,也不够安全。特别是在5G技术已经逐步应用的情况下,需要实现数据收集和传输的无线化。

  也是因此,太古可口可乐最终选择西门子作为战略合作方,共同投资研发了MIS系统,从而实现了全链条的数字化。

  实现多项创新

  此次双方的战略合作协议的达成,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基于双方此前拥有的信任基础。

  “前几年,西门子和我们的工厂有一些小项目的合作,”太古可口可乐中国区供应链总经理张晓东表示,“当我们准备开始数字化生产的时候,需要找比较强大的合作伙伴,能够帮我们精准地体现生产行为,最后通过美国和全球的采购对接西门子全球开始合作。”

  他表示,MIS系统可以把生产线上不同的设备数据透明化,基于这些数据进行分析,实现例如预测性维护的功能,提高2%-3%的生产效率。“此外,还能做到更好的质量、能源管理,和柔性生产等。”

  对于西门子来说,打造MIS系统是与之前有很大不同的尝试。

  “之前西门子建设得比较多的是数字化灯塔项目,主要起到数字化企业示范、展示、验证的目的。”西门子大中华区数字化工业集团总经理王海滨告诉记者,“此次和太古可口可乐合作的MIS系统,则是一次数字化解决方案向规模化推广的实践。”

  他介绍称,MIS系统是最新的、可复制的、标准化的技术平台。与过去各种信息系统不同,这一系统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在太古可口可乐的18个工厂进行复制。

  未来的这一系统,既可以基于现场的设备,也可以基于云端,任何人只要获得授权,就能够手机上随时随地看到太古可口可乐旗下任何一个工厂、任意一条产线的实时数据。

  “目前的MIS是第一代系统,未来在复制的过程中会实时进行迭代,西门子在未来也会推出边缘计算的平台。”王海滨说,“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发现某种技术去解决此前未能发现的问题,等到推广完成后,在传感器、数据和软件等方面,想象空间是巨大的。”

  在这个过程中,MIS同样要实现太古可口可乐本身的IT(信息技术)与OT(运营技术)方面的融合,让车间、生产线上诞生的数据,帮助企业进行商业上的洞察和决策,进而发掘生产效率提升的潜力。

  “我们的业务模式正在进行转型和探索,与太古可口可乐的合作模式与之前有很多不同点。”西门子工业服务事业部工厂自动化总经理朱震忠告诉记者。在平台的开发上,双方无论是在技术,人力,资源都是联合共创。同时,每一条产线平台的软硬部署,是由太古可口可乐一次性采购,作为后者的固定资产。

  “最后我们未来在MIS平台上开发迭代的各种应用程序,就像APP一样,会有多种业务模式,购买、订阅、租赁或分成等,将根据具体情况来选择。”朱震忠说。

  数字化服务转型

  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国内饮料行业遭遇寒冬,但以往受到健康化消费趋势而下降的碳酸饮料实现逆市场增长。

  依据2020年太古股份(00019.HK)年报,太古可口可乐中国内地实现收入197亿元,同比增长3.9%,也创下中国内地收入的历史新高,实现净利润8.7亿元,撇除一次性收入后同比增长了22%,其中中国内地汽水销售同比增长了6%。

  “汽水的增长是让人喜出望外的,在中国大陆的经营利润,在过去两年都创造了双位数的增长。”苏薇表示,“尽管我们是汽水品类的领头羊,也一直在汽水领域里面进行创新,去年无糖品类实现了高位数的增长,拉动了汽水整体的增速。”

  尽管苏薇没有透露具体无糖和零度可口可乐的增速,但她表示,近两年在中国内地已经陆续有9条新的生产线上线和扩充产能。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场景和习惯,同样也让新的本土汽水品牌进入了消费者的视野。

  “饮料行业一直是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每年都会有很多的新品出现,这点并不奇怪。”苏薇表示,“消费者对于品质的要求非常高,一些质量没有达标的小众品牌,会逐步被市场淘汰。”

  而无论是饮料产量的增长,还是消费者对于新品的追求,通过对企业进行数字化的改造,都能够在各方面提升企业的竞争力,适应未来饮料行业在数字化领域的新战场。

  苏薇告诉记者,今年以来国内外原材料有上涨趋势,这将给饮料企业经营带来压力,数字化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是化解成本提升的一个路径。同时,数字化可以使过去的饮料抽检变成常态化管理,能在最大程度上降低次品率,提升产品品质。

  “同时,以利用现在的互联网科技、数字化工具,帮我们去连接数以百万计的消费者和终端客户,形成一个闭环。”她说,“当中产生的数据价值将是非常多的,可以从数据提取洞察,进而变成消费者行销的行为,这就是利用数字化产生的竞争优势。”

  “作为饮料行业的标杆企业,太古可口可乐一直致力推动饮料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希望通过互联网科技与数字化工具,探索业务发展新优势。”苏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