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光启技术董事长刘若鹏: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体 尖端科技可步入“南泥湾”

  证券时报记者 阮润生

  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光启技术(002625)董事长刘若鹏集中调研发现,深圳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运行模式极具特色,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将提出“支持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体”的建议,挑战世界科技前沿课题。

  另外,刘若鹏还建议保障中国市场公平贸易的环境,为科技创新营造公平稳定的“土壤”

  深圳应组建

  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体

  深圳作为国家第四个批复的国家综合科学创新中心,分别依托华为、中兴、光启、华大基因和中广核五家企业建设了五家国家重点实验室。

  刘若鹏向记者介绍,从运营模式上看,深圳仅有的五家国家重点实验室都是按照美国贝尔实验室的模式运营,以产业为依托的独立实验室,研发面向重大基础科学和关键核心技术。这些研究不仅影响国家在通信、互联网、国防,以及生命科学等领域的技术发展,还会影响这些重大领域的行业发展。

  因此,刘若鹏建议:一、深圳应该先行先试,组建国家重点实验室联合体,并向全国总结推广“贝尔实验室”群的创新模式,挑战世界科技前沿课题;二、加大人才培养力度,改革人才评价体系,增强国家在前沿技术领域的人才梯队力量;三、推广深圳国家重点实验室运行机制;四、设立大科学装置前沿研究的定向资助项目,给予大型科学装置在建设、运行、维护等方面给予相应配套政策及资金支持,以支撑大型科研装置顺利搭建和运行,为上下游领域内研究机构、企业共享。

  在人才培养方面,刘若鹏表示,应鼓励企业培养“内生性人才”,尤其是在国家重点实验室所在专业领域培养博士人才,并以产业平台为基础形成一套完整的科教体系,满足国家不断提升的人才需求。此外,刘若鹏还建议,深圳应在国防科技领域拥有大型的科研平台和设施平台,加强国家大科学装置建设,例如新材料制造技术、最前沿的半导体技术等。

  尖端科技

  步入“南泥湾”

  2020年,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将光启技术在内的数十家中国公司和机构列入美国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刘若鹏告诉记者,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是借“维护国家安全利益”为理由,滥用出口管制等措施,动用国家力量,排挤、限制和打压美国企业竞争对手。

  因此,刘若鹏建议,加强对外企在国内生产经营活动的监管,结合中国“不可靠实体名单”,加大对外企“双标”行为的行政处罚力度,保障中国市场公平贸易的环境,为科技创新营造公平稳定的“土壤”。另一方面,面对美国制裁,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重大战略性产业,尖端科技企业应该进入“南泥湾”模式,通过自力更生来丰衣足食,没有其它选择。

  刘若鹏认为,作为新兴基础学科领域,超材料已经延伸到底层材料级,每个环节应自主创新,避免美国制裁带来的风险。据悉,2020年,光启技术交付的超材料成品率已达到了97.7%,第二代超材料也基本覆盖了国内重要的尖端装备,实现了里程碑式的突破,超材料技术已从新技术引入发展成为主流技术。

  进入2021年,光启技术超材料产品将迎来大批量的制造与交付,全年所需要制造的超材料量将超过光启技术过去11年的总和,这是个不小的挑战。另外,光启技术今年还要实现第三代超材料技术规模量产,第四代超材料技术也已进入紧张的研制过程中。

  超材料的应用已经形成了“万花齐放”的局面。去年上半年,光启科技超材料业务的营业收入占比已经超过60%,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已从传统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制造,转型成为超材料尖端装备的研制与生产。

  日前,光启科技还推出了《2021年股票期权激励计划》,覆盖超材料业务板块任职的核心骨干人员。刘若鹏表示,随着主营业务的转变,公司股东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机构投资者增加速度较快,由于超材料领域涉及到重大国家战略和核心装备,公司已引入相关方面的股东进来,未来还将会推出更多的激励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