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31位新基金经理密集上岗 核科技博士被“错配”?

  

  证券时报记者 余世鹏

  2023年开年以来,基金经理新人密集上岗。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15日,开年短短两周,公募行业共有31位基金经理履新,最早任职日期均在2023年1月3日之后。随着31位新人加入,全市场基金经理人数达到了3300位。

  在大扩容背景下,基金经理群体出现了两个新特征:一是从业年限趋短,二是学位和专业趋于精尖化。3300位基金经理的平均从业年限只有4.1年,从业年限在5年以下的人数为2169,占比超过65%。二是目前拥有博士学位的基金经理人数已达339人(占比超10%),其中不乏毕业于纽约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世界顶尖高校博士,还有着医学工程、材料科学、核科技等高精尖专业背景。

  像生物医学、核科技这类具有科学家基因的人才,甚至有的还拥有博士学位的跑来做投资,是否不利于基础科研和学术研究积累?诸如此类质疑声音也不少,这些都需要在基金高质量发展实践中得到解答。

  新年31位基金经理上岗

  具体看,31位基金经理新人分布于23家公募机构(包括公募基金公司和具有公募业务的券商资管等机构),既有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建信基金、银华基金、大成基金等头部公募,也有中加基金、华商基金、诺安基金、民生加银基金等中小公募。其中,基金经理“上新”最多的是嘉实基金,共有6位基金经理履新;万家基金有2位基金经理履新。

  从基本信息来看,高学位和金融机构研究等履历,依然是成为基金经理的必要条件。

  比如,诺安基金新任基金经理孙继鑫,具有硕士学位,曾就职于中诚宝捷思货币经纪有限公司、华林证券、苏州银行,从事债券投资交易工作,2022年8月加入诺安基金,2023年1月11日起担任基金经理;民生加银基金的新任基金经理邓凯成,是中央财经大学博士毕业,2008年9月至2013年9月在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历任风险管理及合规部研究员、直接投资事业部研究员,2013年9月加入民生加银基金,2023年1月起任基金经理。

  随着31位新人加入,截至目前全市场基金经理数量达到了3300位。琢磨金融研究院创始人姚杨对记者表示,基金经理群体大扩容,是供需两端合力产生的结果。“从需求端看,公募基金管理规模从2012年末的约3万亿元提升到2022年的约26万亿元,基金产品数量也突破1万只,对基金经理的需求自然快速扩张;从供给端看,随着我国高等教育受众占比不断提升,优质人才供给愈加丰富,且金融相关专业由于其特殊性吸引了众多不同背景的优秀人才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

  需要指出的是,在大扩容背景下,基金经理群体出现了两个新特征:一是从业年限趋短,二是学位和专业趋于精尖化。

  逾65%基金经理

  从业5年以下

  根据Wind数据,3300位基金经理的平均从业年限为4.10年,中位数为3.19。其中,有1590位基金经理从业年限不足3年,占比为48.18%;从业年限在5年以下的人数为2169,占比超过65%。

  “基金经理年轻化确实是近年来市场关注的客观情况之一。”姚杨认为,基金经理与医生、教师等岗位有一定类似之处,即更多的经验积累和反复实践有助于提升行业认知。但资本市场有其特殊性,在估值回归、周期轮回背景下,依然存在着不同阶段全新的市场变量,这对基金经理个人的深入思考和研究精力投入,提出了较高要求。“这需要行业更加合理看待短期业绩,对基金经理的长期培养和成长提供相对健康的考核维度。市场也可以通过不同方式为资深基金经理的长期职业发展提供更多合理选择。”

  在国投瑞银基金投资部总经理桑俊看来,基金经理数量增加与行业规模扩容之间的相关性较明显,但基金经理平均从业年限较短,行业人员储备未能跟上行业发展速度。投资和研究较难在短期内实现快速积累,除极个别优秀基金经理外,绝大部分基金经理还是需要长期的知识储备和投资实践。如果没有未雨绸缪、厚积薄发的人才培养体系,就很难跟上行业快速发展的步伐。

  实际上,从业年限趋短与该群体的“快进快出”有着密切关系。从近年来基金经理频繁变更情况来看,这类群体大约有几个去处:一是“公奔私”进行个人创业;二是因业绩不佳默默退出基金经理岗位;三是投而优则仕。部分绩优基金经理退出了投研一线,转型为公司核心高管,如创金合信基金总经理苏彦祝等。但也有部分高管依然坚守一线,如长城基金副总经理杨建华、景顺长城基金副总经理毛从容、诺安基金副总经理杨谷,从业时间均超过16年,是为数不多的资深基金经理。

  学位和专业趋于“精尖化”

  虽然从业年限趋短,但在“高薪”“光鲜亮丽”等光环效应下,各路精英持续涌入公募领域,使得基金经理学位和专业越来越趋于精尖化。

  就学位而言,3300位基金经理中有2820位是硕士学位,博士学位的人数则达到了339位。需要注意的是,这是一群有着世界名校和高精尖专业的博士。

  具体看,他们的博士专业除了常见的经济学、金融学之外,还有着高度专业化的金融工程、计算机、生物医药、医学工程、水文水资源、数学与系统科学、材料科学、核科技等专业,其中既有毕业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开大学等国内名校,还有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密歇根大学、纽约大学、波士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伯明翰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世界名校。

  记者还发现,不少基金经理本来从事实业或IT技术类岗位,后于中途转到了投资领域。比如,嘉实基金的宋阳,曾任中国化工集团北京橡胶工业研究设计院制品事业部工程师,2018年7月加入嘉实基金研究部任研究员,2023年1月起任基金经理。国金基金的姚加红,历任博时基金信息技术部高级程序员,国金基金信息技术部总经理、指数投资事业部副总经理,2023年1月起任基金经理。易方达基金的田鑫,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任普特南投资管理公司量化分析师,2018年8月至2019年6月任上海壹账通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高级数据挖掘工程师,2019年6月加入易方达基金,2023年1月起任基金经理。

  “这个领域确实已吸引了大批博士专业人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衍行对记者表示,从他多年跟踪观察来看,本硕博出自欧美名校的博士在这个领域的业绩更优、成功的几率更大。

  精英人才需从零做起。随着基金经理学位和专业精尖化,市场上还出现了另一种声音:像生物医学、核科技这类具有科学家基因的人才跑来做投资,可能不利于基础科研和学术研究积累。

  实际上,金融投资和学术科研的激励机制有着本质区别。前者遵循着一般市场价格机制,与投资业绩挂钩的经济报酬一目了然。但学术科研成果有着显著的公共性和外部性,即一项成果给社会带来的效益远大于给提供者本人带来的效益,且市场对其支付的往往不是货币报酬,而是声誉报酬。

  王衍行认为,这个观点也适用于公募基金经理,一是当前基础科研领域仍处于课题化、论文化阶段,真正给经济社会带来实惠的成果较为罕见;二是基金经理的报酬吸引力可能优于大学教授或科研机构研究人员。

  姚杨认为,不同知识类别的人才投身于基金经理岗位,看似可能有科学研发等方面的岗位错配,但以二级市场为代表的直接投资,本身就是对社会金融资源的有效配置。通过直接投资上市公司股权,挖掘市场成长机会,对优秀企业进行资金支持,也会助力行业和经济的健康成长。因此,专业行业背景的博士投身基金经理岗位有其合理性。

  但王衍行也说到,公募基金躺着赚钱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今后会是个竞争白热化且爱拼才会赢的行业,这要求高学位人才从零做起,还要具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实力及勇气。

  还有市场人士对记者说到,公募基金的发展理念源自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一初衷,但近年来的交易策略短期化、投研抱团化等倾向,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市场波动性。因此,基金行业要想基业长青,就必须真抓实干。“如巴菲特和芒格那样的顶级基金经理需要多年精心栽培,才可能万中得一。如果巴菲特和芒格当年也是按照‘过几年换一茬’的模式培养,他们早就在年轻时泯然众人了。”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