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安基金呈现公募人员动荡切面:总经理身兼三职 网红基金是否继续演绎过山车行情?

  近期,蔡嵩松正式接管诺安创新驱动基金,这是否意味着以往过山车式行情将在更多产品上继续演绎?

  近日,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安基金)发布高管变更公告,公司原董事长秦维舟因董事会换届离任,由诺安基金总经理齐斌代任,加上前段时间代任的督察长一职,齐斌现已身兼董事长、总经理、督察长三职。

  华南某基金公司督察长认为,兼任三职从合规和监管要求来讲,没有违规。

  “目前的监管规定,董事长兼任总经理不得超过90天。督察长如果离职,只能董事长或者总经理代理其职务,不得超过六个月”,但是他同时也表示,这样也会存在风险,一是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再就是不能时间过长,否则就违背监管规定。

  成立于2003年的诺安基金目前管理规模1211亿元,行业内排41名,属于一家中型基金公司。

  但该公司在权益类基金市场堪称网红,特别是旗下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基金因集中持股半导体行业,净值“过山车”式的走势而频频上热搜。

  虽然非议不断,但诺安成长基金的规模却持续增长,单只基金规模一度超过300亿元,占诺安基金权益类基金资产总额的一半以上。近期,蔡嵩松正式接管诺安创新驱动基金,这是否意味着以往过山车式行情将在更多产品上继续演绎?

  高层换帅引发关注

  诺安基金三个月内已发生多次高管变更。

  今年4月23日诺安基金发出公告称,聘任于东升为新副总经理。

  公告显示,于东升于2020年10月加入诺安基金,有石油行业从业背景,多年证券、基金从业经验。历任石油部上海西捷石油公司技术开发工程师、南方证券部门副总经理、泰达宏利基金总经理助理、汇添富基金副总经理、申万菱信基金总经理、上海尚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等。

  5月24日,诺安基金督察长马宏因个人原因离任,由总经理齐斌代任督察长。刚过月余,诺安基金又迎来了董事长秦维舟的离任。

  公开资料显示,秦维舟历任北京中联新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昌维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香港先锋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副总裁。目前身兼三职的总经理的齐斌履历同样颇丰,其于2020年1月2日入职诺安基金,此前历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管理干部学院团委书记、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投资部副总经理、中国中化集团公司战略规划部副总经理、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

  与新任副总经理于东升相似的是,总经理齐斌也有石油行业背景。

  齐斌履新之际正值诺安基金规模缩水,经营状况不理想的困境。2019年年末整体管理规模851.9亿元,在140家基金的排名中同比下滑12名。同时旗下基金被市场质疑利益输送,前总经理及副总经理也因经营不理想而遭到停职、免职处罚,可谓内忧外患。

  时任诺安基金大股东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一职的齐斌临危受命,就职担任诺安基金总经理。

  也许正是由于2019年诺安基金的风控漏洞问题显著,他上任次日诺安基金即发布《筑牢诚信之基 培育合规文化体系》,指出因人而异,针对不同投资者偏好特征,将合适产品销售给合适投资者,构建针对不同投资者偏好的风险评价指标体系,分析投资者风险承受目标,以实施差异化服务为发展原则。

  华南某基金人士分析,在那个阶段,需要尽快提升规模与利润,所以比较受争议的投资风格也能够实施。

  那么到了2021年,在历经高层的换帅之后,齐斌和于东升两位具有石油背景的管理新搭配,引发业内人士对其未来发展方向的关注。

  网红基金演绎过山车式行情

  诺安基金成立于2003年,总部位于深圳,注册资本金为1.5亿元人民币,股东分别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持股40%,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0%,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0%。

  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资产规模1211.04亿元,旗下基金共计62只,其中混合型基金最多,有32只,其次是债券型基金13只,股票型基金10只,货币市场型基金4只和QDII基金3只。

  尽管诺安基金总体规模仅为中型,但近两年因其在权益市场上突出的表现,成为当前炙手可热的网红基金。

  尤其是明星产品诺安成长基金,基金经理蔡嵩松自2019年上任以来,便大刀阔斧改革诺安成长基金投资结构,以大量的半导体及相关产业的股票代替原来消费等重仓股,使其基金净值狂飙。

  但是盈亏同源,这只基金走势并不总是一路顺风,2020年3季度及2021年1季度都曾陷入低谷之中。

  以2021年一季报为例,该基金十大重仓股有北方华创、卓胜微、兆易创新、中芯国际、三安光电、韦尔股份、长电科技、圣邦股份、中微公司和沪硅产业,几乎清一色的半导体芯片股票。

  对此,蔡嵩松认为,核心资产正在经历震荡筑底的过程,随着中国资本市场日趋成熟,高景气赛道的优质核心资产仍是未来的主基调。半导体延续缺货潮,而且在日本地震、美国得州雪灾的影响下,晶圆产能愈发紧缺,缺货涨价愈演愈烈,本轮供给侧缺货的程度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景气周期的时间跨度也有望超出预期,产业的高景气与股价的剪刀差越来越大,黎明前的黑暗,一触即发。

  诺安成长不仅重仓半导体芯片股,而且持仓集中度还非常高,前十大持仓占比82.74%。因此,基金净值大起大落,投资者也享受了增强型的过山车式指数基金走势。

  比如今年一季度,同类基金平均亏损2.02%,诺安成长亏损更高,达到11.39%。

  在二季度,同类基金平均盈利9.3%,诺安成长盈利则大幅增长为39.49%。

  大起大落的走势给诺安基金带来了争议,但更多的还是收益。

  诺安成长和诺安和鑫基金规模迅速扩张,截止至2021年一季度末,诺安成长规模超过270亿元,诺安和鑫规模超过58亿元。

  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蔡嵩松管理规模已达330亿元。

  与此同时,诺安基金净利润也大幅增长。大恒科技的2020年报显示出诺安基金去年经营情况,数据显示,2020年诺安基金实现营业收入9.8亿元,增长36.12%,净利润达到2.738亿元,较2019年增幅为44.4%。

  今年5月22日,蔡嵩松接管诺安创新驱动A,这也成为他管理的第三只混合型基金。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这只基金将迎来投资结构大调整,或者成为迷你版的诺安成长,但是在极致的投资风格下,存在着潜在风险,因为一旦板块大跌,投资者的赎回会迫使基金经理卖掉手中的股票,而基金规模过大,也会导致抛售成本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