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激增75亿元 沪深300ETF规模领跑股票ETF

  证券时报记者 李树超

  本周二A股大涨,各路资金借道股票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积极布局市场,华泰柏瑞沪深300ETF受到资金青睐,单日规模激增75亿元,以545.63亿元规模位居股票ETF榜首,与507.33亿规模的华夏上证50ETF一起,成为全市场规模超500亿元的股票ETF“双龙头”。

  沪深300ETF规模登顶

  Wind数据显示,截至5月25日收盘,华泰柏瑞沪深300ETF最新规模为545.63亿元,在当日3.18%的大涨中,该基金总份额激增11.35亿份,以区间成交均价测算,当日净流入资金高达60.09亿元。

  5月24日,华夏上证50ETF还以496.79亿元的规模,领先于华泰柏瑞沪深300ETF的470.29亿元。而在5月25日的大涨中,华夏上证50ETF总份额减少2.7亿份,此消彼长间,股票ETF市场的龙头产品易主。

  “股票ETF龙头易主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关键还是对标的指数的认可度,这是ETF产品最终能否做大的决定性力量。”华泰柏瑞基金指数投资部总监、沪深300ETF基金经理柳军表示,沪深300指数在市值覆盖度、行业代表性、个股集中度、指数流动性等方面都具有显著优势,能较好地体现沪深300指数在A股市场的标杆性地位,绝大多数机构投资者也以沪深300指数作为重要的业绩基准之一。

  柳军认为,沪深300指数不是一成不变的,其行业变迁及时反映了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变革成果:十年前,沪深300指数还是以“五朵金花”为代表的工业经济,以投资拉动为主的传统经济;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转型,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大,目前沪深300指数中以消费和医疗为代表的内需行业占比超过30%;近几年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的过程中,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行业又上升为第三大行业。

  “股票ETF龙头易主是一个正常现象。”望京博格主笔郑志勇也认为,沪深300ETF、上证50ETF、中证500ETF等主流宽基ETF龙头,都曾经成为股票ETF中规模最大的产品。本周二的市场大涨中,沪深300ETF规模增长明显,且在交易日内多数时间出现了溢价现象,说明有很多资金买入。

  从历史数据来看,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三大主流ETF产品,也呈现了与股市走势和市场风格的密切关系。如2012年~2015年的中小盘行情中,中证500ETF规模快速增长;而在2017年前后的“漂亮50”行情中,上证50ETF规模也是快速攀升;随着沪深300指数迭创新高,近期沪深300ETF规模也是不断走高。

  非货币ETF总规模

  超9000亿

  伴随着近期股市的回暖和新发基金的驰援,从总数据看,截至5月25日,全市场435只非货币ETF总规模达到9084.16亿元,接近万亿关口。

  “ETF产品遍地开花也是广大投资者‘投票’的结果。”在华泰柏瑞基金经理柳军看来,ETF市场不断壮大,一是因为近年来在沪深证券交易所引导下,基金行业开展了大量投资者教育和宣传工作,使广大投资者认识到了ETF这个产品类型;第二,ETF具备交易便捷、风格清晰、费用低廉的特点,从而充分激发了投资者对于优质ETF的需求;第三,基金管理人为了满足投资者日益增长的产品需求,也在积极发行推出更多产品,最终形成了“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供需相互促进”的动态平衡。

  柳军认为,ETF分散投资的特点,帮助投资者避免了因个股选择失误造成的意外损失风险,而且交易方式和效率与股票完全一样,符合投资者的交易习惯,大大节省了投资者的时间和精力。

  从相对小众产品,到2018年以来规模逐年上台阶,非货币ETF市场规模不断壮大,各家基金公司也积极布局产品线,力争做大产品规模,让该类基金的市场空间也不断扩容。

  在郑志勇看来,在ETF产品规模做大的影响因素中,基金的首发效应非常重要,如果在基金首发效应同时将产品的品牌植入人心,就可以提升产品的知名度和市场影响力;另一方面,及时布局各个宽基、细分行业及策略的产品也很重要,这也是近年来部分公募集中布局各类ETF产品的重要原因。

  “做大ETF规模影响最大的因素可能还是首发效应。”郑志勇表示,因为不知道未来哪些产品可能会“长大”,公募基金一般就会选择多点“播种”,针对规模增长较快的产品再做集中的资源投放和品牌营销等,推动部分产品规模的快速增长。

  虽然同样重视首发效应对ETF产品规模做大的因素,但柳军也指出,很多首发规模并不大的ETF,如光伏ETF、港股通50ETF等,甚至有不足10亿首发规模的,同样也可以把规模做起来。

  他认为,做大ETF规模绝不是偶然的事情,基金公司对于市场需求、时机等因素的把握也能起到关键作用。“基金公司的营销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从首发到持续营销,从线上到线下,从文字到视频,营销手段也在不断进化,变得更加多样和立体,最终的目的是要将产品特点和时机触达终端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