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博时基金陈鹏扬:优秀的GARP基金经理是如何炼成的

  在过去的访谈中,我都会问基金经理一个问题——“如果哪天不做基金经理了,会考虑什么样的工作?”

  得到的答案也是多种多样的:开面馆的、当记者的、当企业家的……

  但是,对于这个问题,博时基金权益投资GARP组投资副总监陈鹏扬从来就没考虑过。与大多数热爱投资行业的人相似,陈鹏扬希望一直能在这个行业中生根发芽。

  当然,每一位基金经理“生根发芽”的姿态,都与其入行的年份有着微妙的关系。

  一般来说 ,熊市入行和牛市入行的基金经理,在风险偏好上会有着较大的差异——熊市入行的会有“恐高症”(对估值),牛市入行的在操作上则会表现得更为激进。

  但是,在熊市入行的基金经理陈鹏扬,身上并无太多熊市带来的“后遗症”。相反,陈鹏扬特别注重个股研究深度的习惯,让他敢在人少的地方买入,因此早年就捕捉了诸如杭氧股份、贝达药业等大牛股。

  2008年从人大金融硕士毕业后,陈鹏扬就进入了金融行业,稳打稳扎做了7年行业研究后,2015年开始管理其公募生涯的第一只产品——博时裕隆。

  自陈鹏扬任职至今,博时裕隆的总回报接近168%,任职年化回报19.07%。(数据来源:wind,截至4月13日) 

  更难能可贵的是,同时博时裕隆的回撤控制得非常好。即使在2018年市场几乎全年下跌的情况下,该基金在2018年跌幅只有8.21%,这一跌幅远远小于同类型的基金。

  如今,陈鹏扬已从研究员,一路成长为博时基金的权益投资GARP组投资副总监。在管基金总规模达184.89亿元。(数据来源:wind)

  这名绩优的基金经理,其投资框架是如何迭代的?基金经理投资组合的背后,反映的是他们的世界观。陈鹏扬的世界观又是怎样的?

  尽在下文。

  “起步”于熊市

  陈鹏扬是在2008年踏入金融行业的,屈指数来,今年已是第十三个年头。

  说起来也是有趣,陈鹏扬从业生涯的开始和职业角色的切换,分别发生在A股历史上两个特殊的年份——2008年和2015年。

  2008年,愈演愈烈的美国次贷危机(Subprime mortgage crisis)向全球金融市场蔓延。同年,陈鹏扬刚从学校毕业,迈入金融行业成为了一名头部卖方机构的行业研究员。

  2012年,陈鹏扬“转战”公募,加入到“老五家”公募博时基金,逐步负责零售、新能源、汽车、机械、安防等行业的研究。

  稳打稳扎做了7年深度研究后,陈鹏扬成为了一名基金经理。2015年8月,陈鹏扬开始管理他公募生涯的第一只产品——博时裕隆。

  当年,正值A股上演了历史上最大的“牛熊之变”。在熊市中走马上任,对一名新手基金经理来说,并不是一份“好差事”。

  与他上任时的行情形成强烈反差的是,至今陈鹏扬已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任职至今,博时裕隆的总回报接为167.78%,同期业绩基准为129.94%,超额收益率超37%。(数据来源:wind,截 至4月13日)

  事实上,入行就见证熊市的经历,让陈鹏扬养成了对个股研究颗粒度更精细的习惯。“我会特别注重个股研究的深度,在严格风控的基础上再做机会的挖掘。”

  投资最终要回归“第一性原理”

  陈鹏扬入行至今的这些年,市场风格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2008年次贷危机引来全球金融海啸、2015年股市经历牛市和股灾,2016年的“熔断”,2017年的大市值蓝筹牛市,2018年“黑天鹅”引发了全球市场大跌、2019年迎来消费和科技成长股牛市、2020年3月历史性的股市暴跌……

  这些年一直处于投研一线的陈鹏扬,总结出来的“心得”尤为朴素:投资一定要回归“第一性原理”——围绕着市场不变的因素去审慎和提炼自己的投资框架,让自己的框架越来越贴近常识。

  具体来说,陈鹏扬又是如何让他的投资理念去适应多变的市场风格的呢?

  陈鹏扬总结道,拉长久期看,这些年市场存在两个“不变”的地方:

  第一,股价还是会围绕着股票的内在价值波动,公司的经营趋势决定了其长期的投资价值。

  第二,市场永远会呈现出一定的非理性情况,“羊群效应”依然存在。

  基于上述两点,从业13年的陈鹏扬会常常反思,什么样的投资才是真正的好投资?他认为,对于这个问题,需要站在过去5年甚至10年的维度去反思和思考,才能得出答案。

  他认为,对于“如何应对市场变化”这件事,需要围绕不变的因素审慎思考和提炼自己的投资框架,让自身的投资框架越来越贴近常识,这也是所谓的“第一性原理”。

  陈鹏扬强调,投资中很多的第一性原理很简单,都是常识性的东西,重要的是能做到知行合一。

  评价自己时,陈鹏扬说,“我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去交际的人,我比较喜欢自己去做一些研究。”

  “因为很早就在卖方做研究,培养了独立研究的能力和形成较灵活的投资方法。性格上我比较愿意去接受学习新的东西。对于我们去买的赛道和公司,无论是别人给我推荐的,我都会用自己的研究流程去过一遍。”

  GARP策略的践行者

  具体对于好公司,要如何挑选?

  陈鹏扬的回答颇有体系,他最核心的理念是GARP,即Growth at a Reasonable Price简写,策略核心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成长型公司”。

  因此,他有一套自己坚持的方法论:

  一、坚持通过基本面研究来发掘投资机会,在研究透的方向上敢于重仓,采取个股集中于优质标的,行业层面相对分散的策略。长期看好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所带来的投资机会。

  二、运用GARP策略构建投资组合,强调大类资产及同一类资产下细分类资产性价比最优。在组合构建过程中,坚持最佳风险收益比原则,强调公司基本面和估值匹配,在成长的方向上做相对逆向的投资。

  三、通过基本面研究来发掘价值,整体投资风格偏成长,在成长的方向上通过逆向投资的方法来寻找风险收益比最佳的投资机会。在估值方法上,不局限于传统的市盈率估值,综合采用总市值、PEG多种估值方法。

  四、持股相对集中,管理产品期间保持中高仓位。

  2017年,在迭代中精进

  如同很多经验丰富的投资老将一样,陈鹏扬的投资理念也是在经历不同的市场风格后,逐渐稳定下来的。

  在2017年以前,陈鹏扬GARP的投资框架并未完全形成。

  陈鹏扬回忆道,“我们投资理念的更新主要发生在2017年。2017年之前,我们比较注重公司市值的弹性,会买一些经营质地没有那么好的公司。用4年多的周期评估下来,我们发现很多的产业逻辑比较完美地兑现了,但有的公司因为自身经营没有达到预期,其股价明显比好公司要弱。”

  这也是为什么陈鹏扬常常反思和强调——股价一定是围绕公司内在价值上下波动,在此前提下,永远要去找各个行业里面,最有竞争力的公司。

  “等我想明白了好公司如何评估的问题后,现在的投资理念才算真正的成型。”他说道。

  在陈鹏扬看来,评价一名基金经理可以从三个维度去观察:

  第一,基金经理底层的投资框架,能否复用,能否容纳更大的体量,以及可预测。

  第二,投资框架是否符合最底层的投资逻辑、投资中的常识,能否做到知行合一。

  第三,是否真正热爱投资行业,这是最重要的。“拉长来看,一定是真正喜欢做投资,且愿意投入精力去做这个事情的人,才能取得更好的回报。”陈鹏扬说。

  Wind数据显示,自2015年8月陈鹏扬担任博时裕隆灵活配置混合基金经理起,截至2021年4月13日,五年多时间该产品净值上涨超过133%,在震荡市与结构市都经受住了考验。

  

  2021年看好三大方向

  投资组合和框架背后,是一个基金经理的世界观。每一个基金经理谈论的价值投资差不多,但是每一个人的投资组合都不一样。

  在陈鹏扬看来,基金经理的组合,反映的是他对未来整个社会或者产业层面经济层面的认知。他的认知是,目前中国国力仍有不断上升的趋势,很多中国产业的竞争力在快速提升。

  “这些年中国经济社会运行的机制,也越来越往大变强的方向发展。”所以对国内的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对国内本土品牌,陈鹏扬有比较强的信心,这也是他构建组合的维度。

  展望今年的投资机会,陈鹏扬表示,在国内来看,今年整个投资主线会跟过去两年不太一样。过去两年更多是估值扩张的行情,今年开始更多的是靠盈利驱动。

  他续称,从行业层面的估值来看,的确有部分资产热度比较高。“过去的两年,大家几乎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到少部分的资产里面,反而忽略了很多其它赛道。”

  陈鹏扬表示,从组合的构建上来讲,他今年会加大一些自下而上公司的配置比例。行业机会相对是比较平均的,在消费、科技和制造方面的机会会更明显。

  消费方面,消费高端化,看好部分子行业优势公司;科技方面,看好智能化、AI,技术驱动效率持续提升的科技公司;制造方面,看好全球竞争力提升的制造业龙头,部分低估值加速成长公司的戴维斯双击,如风电。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