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众不同是怎样炼成的

  证券时报记者 方岩

  上午11时30分,上海浦东嘉里城,预约时间刚到,谢治宇就阔步而入。

  谢治宇是谁?他的名字经常与张坤、董承非、朱少醒等明星基金经理联系在一起,是公募行业当之无愧的“顶流”。

  这是一份“宇”众不同的成绩单——

  谢治宇管理的三只产品——兴全合润、兴全合宜、兴全社会价值,总规模接近600亿元;

  他管理的兴全合润,8年收益率超7倍,在全市场持续管理单只产品达八年之久的基金经理中排名居首;

  他管理的兴全合宜,也曾遭遇“至暗时刻”,但是逆流而上,用业绩向市场证明船大也能掉头!

  幸福的基因都是相似的,成功的基金经理则各有各的不同——谢治宇能站上C位,有一些“宇”众不同的特质。

  在整整两个小时的访谈中,他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低调朴实。干练的短发,黑框眼镜,蓝色衬衣、牛仔裤、运动鞋。谢治宇走在大街上,看上去就是一个安静朴实的理工男。“成功而不轻狂”——他回答我们的每一个提问都用词谨慎,语调平缓,平静如水。他告诉我们,“我希望投资者更多地了解我的投资理念,而不是了解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

  好的基金经理需要定力,也需要具备感知新鲜事物的能力。谢治宇说,世易时移,投资要跟上市场变化,以前偏重股票性价比,现在是“好公司的性价比”——好公司排在前面,性价比排在后面。

  投资也是一场长跑,需要穿越牛熊的校验,也遵循“有善始者实繁,能克终者盖寡”这个铁律。

  兴全合宜曾是名噪一时的“日光基”——单日募集327亿,给基金管理人带来巨大挑战。谢治宇坦言,两年封闭期到期打开申赎的时候,自己承受了巨大压力。为此,在封闭期到期之前就慢慢把仓位降下来,力求“船大也能掉头”,他特意写了一封致投资人的信——“我此前已经对仓位进行了严格控制,同时这只基金持有的股票基本上是一些市值较大,流动性较好的品种,相信在应对赎回方面会是比较从容的!”对于当时那些抢着赎回而错过后来大涨的基金投资人,他只有淡淡的一句——“我们可以往前看,改天再来!”

  面对巨大压力该如何排解?谢治宇自我解嘲说,哭一哭接着干活呗,还能怎么办?投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是因为收益和付出的时间点不匹配,这是两条不匹配的线。经历过牛熊,才能惯看秋月春风。谢治宇说,自己现在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了,对于自己认可的上市公司,只要业绩波动不是太厉害,就会与他们做时间的朋友。

  与很多基金经理不同,谢治宇敢于“吃回头草”。他说,自己对很多公司没有什么排斥,只要价格合理都会买。“对我来讲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历史上你亏过钱就再也不买入,除非基本面发生变化。”一时的高买低卖,长远看都无所谓,不必介怀。

  谢治宇有个昵称叫“大白”。我们追问昵称的由来,他的同事试图帮他掩饰,但他自嘲地解释道,自己刚到兴证全球基金的时候又白又胖,大家叫他“白胖”,“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步美化”,后来才改口叫“大白”。我在此顺便发一下“澄清公告”:谢治宇现在皮肤还比较白,但是体型非常匀称,与胖不沾边,或许是经常运动的缘故吧。

  当我们一起离开餐厅时,我随口问了一句:您身高有一米八几?他答道:一米八五!这个身高似乎可以“秒杀”很多国内基金经理,我们祝愿他发挥“海拔”优势,在投资领域继续乘风破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