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还是增长:美联储9月加息预期分化!

  美元受相对经济前景与激进加息驱动劲扬,今年以来美元指数已涨逾10%。

  继7月中旬创下20年新高后,美元指数在上周转而下行。7月19日盘中下滑近1%,创近三周最大单日跌幅,失守107关口;7月27日,美元指数下跌0.70%,汇市尾市收于106.442。

  北京时间7月28日凌晨,如市场所愿,美联储“履行”其加息“75”个基点的职责。

  当美联储已暗示将部分舍弃经济发展前景而应对通胀时,经济学家与分析师向美国经济衰退开出了2023年下半年、2023年上半年、2024年中期等相异的时间预测值。

  他们也在争执,通胀与经济增长权衡下,美联储后续会否真的将放缓加息步伐。

  但投资者想得到更为直率的回答,如强势美元的拐点何时被点明,及何处存在风险资产。

  通胀还是增长:9月加息预期分化

  尽管有初步迹象显示,美国经济正开始失去动力,但美联储仍加大力度,以控制不断飙升的通胀。7月28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到2.25%至2.5%之间。此为美联储连续第二个月以“75个基点”规格加息,也是今年迄今,第四次加息。

  4月至今,美联储加息规模不断扩大。随美国6月CPI同比上涨超9%,市场预计进一步加息将至少持续至今年年底。

  然而,对于美联储将在9月下一次议息会议上再具体加息多少个基点,分析师们意见不一。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本次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随着美联储继续收紧政策,在政策制定者评估加息对经济和通胀的影响时,放慢加息步伐可能是合适的。“美联储将转向逐次会议的政策制定方式。”鲍威尔补充说,在9月的会议上再次大幅加息或也合适。“若经济数据合理,委员会将毫不犹豫进行更大幅度的加息。”此外,随着利率回到中性区间,未来的前瞻指引不会像以前那样具体。

  荷兰国际集团(ING)首席国际经济学家James Knightley认为,通胀仍是美联储的首要任务,其愿意牺牲(经济)增长来实现这一目标。

  瑞士百达财富管理资深美国经济学家Thomas Costerg称,美联储本周三加息75个基点,可能是“美联储高峰”。在2020-2021年预算过度慷慨后,如此大幅度的货币紧缩可能意味着政策过度转向,甚至是错误。

  Thomas Costerg指出,如此大幅度的加息凸显美联储的后知后觉。实际上,现阶段的主要风险是对通胀的“矫枉过正”,采用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不必要地推高失业率至远高于降低通胀所需的水平。瑞士百达认为美联储可能低估了美国经济对利率的敏感性。

  关于美联储是否暗中希望通过经济衰退以降低通胀还存有争议。在Thomas Costerg看来,美联储并不认为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其关注的劳动力市场指标一直保持良好。

  “我们认为美联储将更多地关注增长指标(以及不断上升的衰退风险),并采取更前瞻的态度对抗通胀。”他补充,本质上讲,预计鹰派的言论会消退。因此,瑞士百达为9月美联储的行动是将小幅加息25个基点。

  安本多元资产解决方案投资总监Ray Sharma-Ong表示,由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目前已触及中性利率水平(2.5%),美联储未来的加息路径可能不会那么激进。

  “美联储表示希望实现软着陆,而不是硬着陆。”Ray Sharma-Ong说,在下一次于九月份举行的会议上,由于届时经济数据和通胀都可能放缓,预计美联储将可能加息50至75个基点。

  市场目前预期的加息平均值为60个基点。因此,如果美联储加息75个基点,安本预计这不会对市场造成冲击。

  安本预计美联储将在2023年继续逐步加息。虽总体通胀将有所放缓,但核心通胀不会如此快回软,货币政策仍需要收紧。

  “9月21日下一次议息会议之前,美国还会出炉两次通胀和就业市场数据,以供美联储官员权衡考量。考虑到近期能源和食品价格下降,且比较基数高,因此未来几个月通胀可能会出现见顶迹象。”渣打中国财富管理部首席投资策略师王昕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此外,1月中期选举前后美国政治不确定性将加剧,加之经济增长放缓,美联储之后可能会因此放慢今年加息的步伐。因此,预计美联储从现在到年底前还会再加息75个基点。

  “美元处于几十年来最昂贵的水平”

  美元及其他主要货币的走势是眼下的交易与关注重点。

  市场对全球经济前景担忧情绪上升和美联储立场日益强硬共同驱动之下,自2021年年中以来,美元指数升约15%。2022年7月14日,美元指数冲高至108.64,创近20年的新高。

  美国银行最新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看涨美元的头寸已飙升至七年来的最高水平。

  强劲走势近期有所回缓。上周,美元指数回调超1%,创出近3周以来的新低,表现在G10货币中垫底。

  中金研究称,风险偏好回暖是美元回调的重要原因。除此以外,欧央行意外加息50个基点以及欧美等经济数据走弱等因素令美元对非美货币的利差有所收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了美元汇率。

  不过,因衰退担忧加剧进一步扰动股票的等风险资产,避险情绪进一步支撑美元、美联储相对更快的加息支撑美元汇率,中金认为美元的回调在当前条件下很难形成长期趋势,总体看,美元仍将进一步维持强势。

  汇丰全球研究亚洲外汇策略师陈敬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美联储加息还远未结束与衰退风险正在增加将继续提振美元。

  其的解释是:美国的同比通胀可能到九月才会见顶,而美联储加息会持续到明年初。美元的收益率优势将继续支持美元,而市场已经大幅消化了其他货币的加息预期。

  此外,陈敬阳说,有人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走软会对美元构成挑战,但如果同时影响到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美元不一定会走弱。美元作为避险货币,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下行风险加剧时,表现一般相对较好。

  “我们也同意美元现在估值偏高,并且这更多是由于对欧洲货币走弱造成的。”陈敬阳表明,但同时认为一直以来,市场对美元的脆弱性关注太多,反而不够关注其他货币面临的日益严峻的挑战。其他货币面临的困境可能会导致美元未来持续被高估。

  尚渤(Thornburg)投资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兼基金经理王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元指数接近于见顶。“美元指数此轮走势非常强劲,但市场目前对美联储未来边际的加息速率发生了变化。”其说,是否接近见顶取决于一个基本判断:6月CPI是否到顶,若认同此判断,美元目前有见顶的倾向。

  但王磊指出,美元见顶并非意味着立刻回落,其有可能在高位徘徊一个季度,甚至是半年左右的时间。

  王昕杰认为,美元近期或走弱,但短期内也有继续攀高的风险。其解释,若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数据走弱,预计未来多空交战之下,美元走弱的可能性有所增加。美元指数的关键支撑位在105.75,若跌破可能预示美元将进一步下跌。

  他补充称,渣打对美元在未来1-3个月走势的看法,意味着其他主要货币的跌势可能还没有完成。

  “就真实有效汇率代表的估值而言,美元处于几十年来最昂贵的水平。”王昕杰表明,市场定价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了对美联储加息的预期,从而限制美元继续上涨的空间(除非美国通胀数据继续高出预期,并且美联储较预期更严厉地紧缩)。 此外,亚洲除日本股票可能引领非美股市跑赢大市,美国通胀可能会于下半年见顶,美国对外余额或利空美元走势等因素,均将继续支撑美元。

  安本预期,随着其他央行在加息周期中提速,美元走强趋势将会放缓。中信证券预计,美联储今年年内或加息至3.5%附近,美元指数将在110以内磨顶。

  景顺亚太区(日本除外)全球市场策略师赵耀庭表示,美联储的言论不及预期强硬,可能预示美元将在近期走弱,风险资产可能反弹。

  投资机遇接力棒

  “投资机遇在哪里”是美联储政策会议后每每被讨论的问题。如今,多种因素综合下,不同经济体的不同资产表现相异。

  衰退担忧背景下,避险属性的日元和瑞郎或成为收益的品种。中金称,若有迹象显示美国经济回落的斜率变得更陡峭,那么美债收益率的下行风险将逐步累计,日元和瑞郎今后的表现超过美元的可能性将会增大。

  人民币上周表现温和偏弱。在上周美元指数大幅走强(较上周升值约1.22%)的背景之下,离岸与在岸人民币相较美元分别贬值1.10%、0.93%。

  尽管美元的强势表现和其他主要货币的疲软可能会对人民币汇率持续造成压力,陈敬阳认为中美经济和政策周期的错位能够对人民币形成一定的支撑,并预测美元兑人民币在下半年将在6.70左右的范围上下波动,同时在年底小幅下降至6.65。

  “人民币主要对美元疲软。”王磊表示,对于美元,人民币自今年三、四月就进入贬值状态,但后者贬值幅度远远低于日元、欧元等货币。

  他指出,还需关注人民币与日元交叉汇率的水平,因其将影响两国进出口情况。“交叉汇率曾于2015年达至20顶点,最近又达到此数值,或将影响中国出口货物的相对(于日本)的竞争力。”

  中美利差方面,陈敬阳表示,其也会有一定幅度的回弹。预测十年期美债利率年底会降到2.5%,中国十年期国债利率会上升至3.0%。因此中美十年期国债利差可能会从目前的负值回调到50的基点(50bps)左右。

  “因市场预期已到位,中美利差对国内债市与股市的资金流出影响已在减弱。”王磊强调强调,因此,资金的流入与流出更多的取决于中国经济增长、股市机遇等因素。

  随着美联储为通胀降温和温和增长的路径定调,安本预计长期债券的收益率将逐渐下降。此外,由于美联储希望实现软着陆而不是令市场崩盘,投资者的忧虑有所缓解,对股市有所支持。

  赵耀庭继续倾向低配美国股票,因当前的估值也正变得越来越具有吸引力。一旦美联储强硬态度转化的时机更加明朗(可能就在未来几个月),市场承险意愿就会反弹。

  “美联储有两个月时间判断是加息多少个基点。”王磊说,而当一个强烈的共识形成后,随着美国CPI见顶,成长类股票的势头或会重新回来。

  其建议,美股投资者可以更多的关注“quality growth”类股票,即有质量、有盈利的成长型股票。

  王磊同时看到了中国资产向上的机会。他说,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美联储本次紧缩周期中,不同的风险资产有着相对不同的表现,全球增长势头或从美国转向中国。“随着其他市场在共同力量的推动下趋于同步,未来半年或一年,中国资产可能表现出独特的脱钩行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