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直播成“良心”顶流:不涨价不收坑位费,品牌商家排队求合作

  “还好是在新东方直播火之前合作的,现在找他们的品牌太多了,他们商务合作的微信号因为一下子涌进太多好友添加邀请,目前都要‘排队’才能加上。”6月15日,与东方甄选合作过的商家品牌人士李莉(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虽然新东方直播间火了,但多名MCN机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新东方的合作方式和价格没有变化。“没有坐地起价,仍坚持以纯佣的模式进行合作。”

  近日,新东方的双语带货方式引发超高热度。打开“东方甄选”直播间,不仅能边听商品介绍边学习英语单词,还能讨论人生哲理、书中哲学,连一颗水蜜桃都没有放过——这种“新东方式”的直播带货让网友们直言“直播带货卷出新高度”。

  颇具差异化的带货方式,使得新东方频频登上热搜,进一步推动带货成效。据数据分析服务平台蝉妈妈数据,6 月 14 日,东方甄选 GMV 再创新高,达到 4514.9 万元。与此同时,粉丝数量更是急速增长,粉丝在短短一周内从100万增至700万。

  面对突然暴涨的流量,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东方甄选也正在急聘有关直播带货、短视频相关的岗位人才。BOSS直聘相关信息显示,目前东方甄选正在招聘抖音主播、客服、短视频剪辑师、运营编导等岗位。其中,双语主播的薪资高达2万~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东方带货热度似乎让资本重拾信心。6月15日,新东方在线(01797.HK)报价15.56港元/股,涨幅持续扩大至54.19%,近3个交易日累计涨幅超110%。

  新晋顶流直播间

  在李莉看来,新东方的直播间仿佛是突然之前火起来的。“今年3、4月份,新东方还在商务合作群里发红包求合作,直播招商非常主动”。 李莉说道。

  李莉是一家以主打健康食品品牌的电商运营负责人,主打助农的东方甄选,跟品牌有一定的契合度。同时,在她看来,新东方作为知名教育集团,有一定的口碑和形象力,是可以尝试“托付”的合作对象。

  5月份开始,李莉所在的品牌尝试和新东方合作,经历一个月的商务沟通谈判、拟定选品、寄样等流程,在6月完成了初次合作。“整体合作很顺畅,当时直播间还没有双语教学,主要是介绍产品,更没有这么高的热度。”

  促成合作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东方甄选不收任何坑位费的合作方式。这让李莉感到“十分良心”,她透露,与东方甄选合作时,东方甄选账号有100万粉丝,“这个粉丝基数完全可以收取坑位费,但是他们愿意纯佣带货,只收取带货佣金提成。”

  “其实前两个月,很少品牌会想到与新东方合作。现在流量起来了,很多商家被吸引过去。”头部广告公司商务人士陈宇阳(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为了变现,很多品牌方紧追热度,很怕错过这一波流量。

  形成超级IP主播与“双语带货”的出圈,东方甄选成为“现象级”直播间。截至6月15日,据飞瓜数据,近一周以来,东方甄选抖音直播间是全平台涨粉排行榜首位,7天“直播涨粉”超过400万,新增点赞高达329.6万。

  据蝉妈妈数据显示,自 6月10日以来,东方甄选及东方甄选之图书单日 GMV 均突破千万元,近五日累计GMV突破 1.2 亿元。此外,热度还在延续。6月15日晚23时,东方甄选直播间在线人数一路走高,稳定排名抖音带货前1位,同时在线观看人数10万+。

  但热度起来之后的东方甄选,据业内合作人士透露,依然选择不收取坑位费,依靠纯佣金模式。“根据商品类目的不同,比例基本上在10%~20%左右。 ”6月15日,一位MCN机构内部人士刘富(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新东方奋力转型

  东方甄选直播间不是无缘无故火起来的。

  如今,每晚7点准时开播的“新东方式”的直播间是这样的:主播信手拈来在白色画板上写出英文单词,并做出延伸的讲解,不管是词性介绍、标准发音,还是英文造句,都让看客难以相信这是一个以农产品销售为主的带货直播间。

  其中最火的是一位被称为“中关村周杰伦”的主播董宇辉。当出现来自长白山(603099)产地的人参蜜片,董宇辉会描述:从入口的甜到人参的真实味道,是用甜奖励你,之后便捕捉出生活的味道,虽然苦,但是很真实;当出现一袋大米,董宇辉可以谈到苏轼的诗词,也可以聊到天空、大海与眼前的美好。

  董宇辉曾是新东方的一名英语教师,随着新东方转型主攻直播领域,他便转变为直播主播。有网友评论,在东方甄选直播间买东西是为“知识付费”。

  但在“双语带货”出圈之前,新东方的直播带货转型已有一段时间,且走得“磕磕绊绊”。

  去年12月,新东方陆续开通“俞敏洪”“东方甄选”等抖音直播账号,聚焦知识领域产品、助农基因相关品类的带货,但收效并不乐观。

  “东方甄选每天的销售额少得可怜,只有几十万块钱。”2022年1月,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公开发文称,新东方直播业务仍在艰难坚持。同时,俞敏洪也坚持自己直播带货卖书,亲自站台宣传产品。

  “东方甄选从开播开始就坚持以农副产品为主,在没有热度和知名度的情况下,很难遇到符合定位、愿意双方奔赴的合作对象。”刘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但刘富透露,如今,相较于最初的农副产品,东方甄选已经明显在逐步扩宽品类,产品从粮油、水果生鲜、海鲜食品,延伸到零食、日化等领域。“目前,东方甄选也有在接洽美妆、家居、个护等方向的合作,但更多重心还是在食品方面”。

  据刘富了解,踩中东方甄选初次火爆契机的某食品品牌,原先一天只有几百单左右的销量,如今一天能够达到超过200万元的销售额。“假设是20%的佣金提成,东方甄选仅带货一个品牌,直播一场就赚到了40万元。”

  直播间火了之后,东方甄选进一步卖力带货。李莉表示,东方甄选早期一天的直播时长在13~15个小时,且据她了解,东方甄选火之前每天的平均直播销售额在50万~70万元左右。如今,热度提升后,东方甄选一天直播时长增至18个小时,销售额更是呈几何式翻倍。

  不过,也有很多品牌仍在观望。

  “我认为至少要经过一个月的验证,毕竟现在流量热度转变太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翻篇了。”在陈宇阳看来,东方甄选才刚刚火起来,需要经过时间的验证。“英语带货,本身和大部分品牌是没有产品共同点的。不一定比其他主播带货卖得好,很可能大家就是看新鲜。”陈宇阳表示。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