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重整服务信托可委以重任

  破产重整服务信托由冷转暖,不仅与经济环境相关,也与政策导向和行业变革相关。

  近两年,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着日趋严峻复杂的内外部环境。新冠肺炎疫情此起彼伏,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加之外部形势不确定性加大,整个经济、金融环境压力巨大。在此背景下,市场主体困难明显增多,以跨周期性和存量价值挖掘为特点的特殊资产投资,也显得意义非常。

  来自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的数据显示,2021年破产案件公告多达5.9万件,较2020年大增六成。另据银保监会披露,2020年末全国组建债委会2万家。

  政策导向方面,监管部门一再劝导信托公司回归本源,大力拓展服务信托。新近下发的《关于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特别将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纳为资产服务信托的一大类别。

  今年3月,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通过媒体发声——在整个经济下行周期,出现了不少高风险企业。对于这种现象,以往的解决办法包括通过政府介入、成立债权人委员会或者由债权人直接起诉进入处置状态,但这些方法容易浪费很多的社会成本。“信托机构拥有专业服务能力和丰富的资产处置经验,如果为债权人引入一家信托机构,通过信托机制提供一些风险处置的方案,则可以让债权人省心省力。”

  信托行业自身也处于深刻变革之中,融资类信托将逐步淡出历史舞台。相比于一些无法支撑机构盈利运营的转型方向,单体规模庞大的破产重整服务信托确有独到之处,因此也被寄予厚望。

  在企业破产重整中引入信托架构,可以保障重整参与各方的利益平衡,推进重整计划执行;可以强化债权人在重整程序中的监督权,保护债权人利益;也可以充分发挥信托的灵活性和管理优势,满足重整案件的差异化需求。

  从信托公司的业务实践来看,目前有切实项目落地的机构数量尚不多,但更大的群体已瞄准这片市场,蓄势待发。个别机构甚至不惜以超低报酬抢单,行业人士因此对该业务的生态产生了忧虑。

  目前市场上的破产服务信托,究其本质可归纳为事务管理类财产权信托计划。基本交易结构是破产企业股东作为委托人将企业股权、对企业的应收账款等作为信托财产交付给信托公司并设立信托,之后破产企业股东以所获得的信托受益权代企业偿付债务,企业债权人因此成为了信托计划受益人。而信托公司将按照受益人大会或其常设机构的指示,管理信托财产。原债权人以受益人身份逐步获取信托利益,实现清偿。

  记者认为,正是上述“朴实无华”的交易结构,赋予了信托公司制度创新与突破的空间。在此前机构操刀的案例中,外界亦可看到机构通过输出投资投行能力、设计个性化解决方案,为破产重整服务信托赋予更加鲜活的生命,收获了规模、效益与口碑的多赢。

  以平安信托为北大方正集团破产重整设置的“北极1号”为例,该项目在信托服务的基础上增设了清收服务,通过清收效率、效果提升了债权人综合清偿率。而信托公司的业务收入,一方面来自提供事务性受托管理服务,另一方面则来自提供对资产的经营、处置、清收等服务,这些环节若产生收益可收取一定报酬。此外,这只信托计划的管理和处置采用分层决策机制,区分对受益权权益影响的情况及时效要求的程度划分决策层级,防止后续决策僵局或者久而不决等情况。

  海航集团引入的破产重组服务信托则是“存续型重整”的典型案例,信托底层资产为信托计划成立后通过总持股平台实控及管理的全部底层资产。在该信托计划项下,信托收益来源于其持有的股权资产的分红、处置收益以及应收账款的变现、处置,最终来源于重整完成后底层资产的经营收入、资产处置收入和未来战略投资者的投入,以及持有的引战平台公司股权的未来分红。此次重整服务信托的受益人为海航集团等321家公司债权人。同时,信托计划还可能为不便持有信托受益权的主体及预留债权、提存债权等对应的受益权设立代持主体。通过上述安排,实现了债权人身份向信托计划受益人身份的转化,债权受偿权转化为信托受益权,债权人的债权最终将通过信托计划实现。

  诚然,在如是繁杂的业务中博取收益绝非易事,但通过破产重组服务信托,叩开不良资产投资的大门显然值得期待。

  以共益债投资为例,其本质也是非标债业务,信托公司在此领域积淀深厚,比在其他领域开疆拓土更有确定性。信托公司通过共益债投资深入了解破产企业的情况,也是提前布局了真正的不良资产投资。

  信托行业步入转型攻坚期,面对当前的市场机遇与挑战,相关机构只有苦练内功,锤炼项目甄选、方案设计与运营保障等多项能力,才能在这类创新业务中打开局面,真正找到不易复制的盈利点。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