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精特新企业“第三城”宁波:小作坊走出“小巨人”,政府力推产业集聚和标准引领

  在宁波有这样一群企业,它们在某个细分领域中做到了全国极致。

  信息通信设备上一片小小的网格桥架,宁波的纬诚科技连续多年在国内市场上实现占有率第一,并制定了食品包装机械行业网格桥架标准、中国通信企业协会网格桥架标准。

  成立于2017年初的德塔森特则深耕新型模块化数据中心,在这个领域现已可排进前三,而目前的行业“老大”则是华为。德塔森特同样主编和参编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十余项。

  事实上,他们都是公布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不仅是单个企业,宁波还有产业园区集聚了数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比如,宁波北仑区产出了全国60%的压铸模,其以大碶高档模具及汽配产业园(简称“大碶模具园”)为主要平台,园区中中国压铸模具重点骨干企业就有11家,并且高度集聚了压铸模上下游产业链,这在全国是独一份。

  2019年至今,工信部已先后公示了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共4762家,这被视为科技型中小企业“国家队”。而专精特新企业往往是作为产业链上某一环节细分领域的示范和标杆。

  在城市拥有的国家级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数量的排行中,宁波以182家仅次于北京、上海,取得全国第三。

  为何宁波能生长出如此多的“专精特新”小巨人?

从综合走向专精

  或许是因为领域极其细分与专业化,在纬诚科技和德塔森特进入各自的领域时,国内这片市场还几乎是空白。两家企业的特点是,面对国内“空白”,敢大胆投入研发。

  实际上,这种独到的眼光并非突然瞄准,而来自于长期的产业浸泡。在宁波,许多专精特新企业都经历了从业务综合走向“专精”的过程。

  在纬诚科技,2006年成立时客户单一、产品多而杂,往往客户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纬诚科技产品总监戴闻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时公司大约七八成的生意来自外贸客户,最初在线下店里等客户上门下订单,然后再根据需求来生产。“来样定制”是最常见的外贸模式。

  纬诚科技做了两年后,在2008年开始重点聚焦信息通信用网格式电缆桥架,当时在国内还没有专门做网格桥架的企业,主要是依赖进口,彼时国际上做得最好的则是一家法国企业。

  “纬诚当时根据国际趋势,也预判未来网格桥架会成主流,于是开始专一在这个领域投入研发和市场推广。”戴闻杰表示,在2015年左右,纬诚科技成为了国内市场网格桥架占有率第一的公司。

  在技术支撑下,此前还有一家海外公司想收购纬诚科技。“我们想自己做,所以也婉拒了。”戴闻杰说,在大碶模具园中的企业,许多也经历了从业务综合到专精的过程。

  臻至机械模具起家时方向并不明确,后来在市场摸索中,才转向主攻汽车压铸件模具。从2014年到2018年下半年,经过4年研发,臻至机械模具开始为国内几大汽车厂家设计并制作结构件高压压铸模具,包括宝马X3汽车的减震塔、吉利新能源两个系列的电池盖等模具。

  新能源汽车的模式是把多个汽车零件集成在一个模具上,减少连接件等配件,达到减重、减成本的目的。“我们瞧准了这个势头,开始主攻汽车配件模具。”臻至机械模具负责人刘瑾表示。

  模具是规格越大,制造越难,造价越贵,四年间臻至进行设备的淘汰更替、与院校合作进行技术攻关。现在,臻至已是国际最顶端的电动车生产企业、国内一流电动车企业的供应商。

  实际上,整个北仑地区的模具企业大都经历了从其他类型模具转向压铸模尤其是汽配零件压铸模的过程。新世纪初,压铸模还比较“新鲜”,需要另请师傅研究工艺,但利润很不错,“一家成功之后就有带动作用,陆陆续续的企业都在转型,到目前为止,北仑80%以上的模具企业都以压铸模为主。”大碶模具园园区基地办负责人陈进元表示。

  综观这些走向“专精”的企业,正是在对市场风向的主动追逐中,发现细分领域创新机会,敢于“先吃螃蟹”,继而闯出一片天地。

迈入“标准”时代

  在全国,论压铸模具产业聚集度之高、产业链之完备,还没有第二个产业园可以与大碶模具园比肩。

  陈进元介绍,目前园区78家企业以高档模具、汽车零配件等为主导,主导产业聚集度达到96.5%。全国压铸模具企业前20强中,北仑企业占了11席。去年,园区先后荣获省级产业创新服务综合体、省级五星级小微企业园等称号。

  而这个以“专精特新”模具企业集聚度高而闻名的产业园,是一场有意识推动的建设。

  从宁波模具产业的起源说起,上世纪60年代宁波开始有手工制作的模具产业。到90年代末,慢慢形成了百家小作坊式的模具企业,散布在各村落中。陈进元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随后北仑地区想鼓励引导模具产业发展,2005年左右在城乡接合部划了一块小工业区,让一些胆子比较大的企业家搬进去。从农村搬到城镇,这有了初步的空间(集聚)特征。”这个发展阶段,北仑区政府也给了力度较大的产业政策——从1998年到2012年,相关企业缴纳的税收中属于地方税收的一部分,由地方进行返还。在这样的政策下,周边区县的模具企业也往北仑地区搬迁。

  新世纪后,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压铸模领域,尤其是汽车配件的压铸模领域,当时北仑区感到有必要针对性地办一个高端汽配压铸模的园区,把这个产业做出特色。于是,2012年在还是一片田地的大碶地区开辟了大碶模具园,并对迁入企业的技术含量做出了要求。“有企业说从90年代到现在,他们厂房搬了有6次。”陈进元表示,不断地搬其实是在不断地提升设备、改造技术。此前,陈进元曾担任北仑区发改局副局长,在大碶模具园的建设之初,则请缨担任了园区的主要负责人,也一路伴随了园区的成长。

  大约2015年左右,大碶模具园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当时,园区基础建设较为完备了,陈进元开始谋划新的事务。在与企业的交流中,他发现企业其实和外界交流接触还远远不够,一般都是在埋头苦干,专注于自己的业务,需要把产业地标的品牌打响,于是他开始接触全国模具行业协会、业内专家,把他们请到园区来考察。

  “通过专家评审才发现,北仑一些模具企业的技术非常好,甚至超过当时国家标准的技术水平,于是专家也表示我们可以去申报国家标准,把原本的标准淘汰。”陈进元回忆到,2015年,大碶模具园开始在标准申报上发力,“目前已有17家企业列入了国家相关标准中,所涉及的标准数量占到了总量的2/3”。

  行业中有一句话叫“三流行业做产品,二流行业做品牌,一流行业做标准”,从中也能看出宁波北仑在全国压铸模产业上举足轻重的位置。还值得注意的是,经过陈进元等人数年奔走,2020年3月全国模具标准化委员会压铸模分技术委员会在宁波北仑落地。

  作为组织机构,其中包括了中介机构、检测机构、研究院、模具生产企业等模具制造过程中每一个工艺环节的专家,并且这些专家来自全国各地。“拿下”全国模具标准化委员会的第一个分支机构,正是近五六年大碶模具园频繁与外界交往交流的一个成果,这也将在后续极大地支撑大碶模具园企业继续向“专精特新”的路线发展。

  在园区的协助下,近年臻至机械模具也开始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开展产学研合作。“在一个大型模具生产前,我们会进行设计和大量的数据模拟,比如某些地方会不会开裂,毕竟有模具一套就是上千万元。”刘瑾表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相关设备软件和计算能力是一流的,可以帮助我们提高数据精确度,从而提高后续模具生产的成功率。

  同样,在园区和分技术委员会的协助下,大碶模具园中有企业正与乌克兰院士合作,生产世界压铸模领域最前沿的镁合金压铸模。聚焦主业、瞄准趋势,并不断从技术创新要发展空间,这正是宁波专精特新企业的关键成长动力。

  (作者:朱玫洁 编辑:杜弘禹)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