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大反弹 加剧人民币双向波动态势 新兴市场资本外流再遇“大考”

  美联储再度成为搅动金融市场的“主角”。

  受逾半数美联储官员预计2023年前将加息两次影响,美元指数骤然大涨至91.80,创下过去两个月以来最高值。

  “几乎所有的华尔街对冲基金都在对美元进行空头回补。因为对冲基金都意识到美联储正向通胀压力低头,很可能提前收紧QE货币政策。”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与此对应的是,人民币汇率应声下跌。

  截至北京时间6月17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4371,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了391个基点,境内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H)则跌至6.4419附近。

  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6月17日境内外人民币汇率双双下跌,主要是受到当前汇率中间价大幅回落的影响。17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在6.4298,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调220个基点,表明在中间价集合竞价阶段,美联储鹰派信号与美元上涨对人民币汇率下跌已产生足够大的影响力。

  在他看来,相比此前升值期间,如今人民币汇率正呈现两大新变化,一是以往升值预期上涨阶段,收盘价往往高于当天中间价,如今收盘价则低于当天中间价;二是以往人民币升值期间,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总是强于在岸人民币,如今这种状况也出现逆转。

  “这都表明未来一段时间内,人民币将大概率处于弱势调整走势,令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保持双向波动的态势。”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金融市场正密切关注美联储鹰派信号是否会触发新兴市场资本大举外流。

  早在2013年美联储突然宣布收紧QE政策时,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均遭遇资本外流,导致货币汇率一度大跌与经济增长承压。

  “相比8年前,如今新兴市场国家应对美联储收紧QE与资本外流压力的经验更加丰富。” 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经济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指出,比如中国通过扩大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吸引大量资本增持人民币资产,加之经济增长基本面持续领跑全球,足以抵御这轮资本流出压力。

  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表示,即便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多数全球大型资管机构增持人民币资产的步伐不会放缓。事实上,这些大型资管机构非常担心美联储鹰派信号将给美股等风险资产带来更剧烈的波动,转而会将更多资产配置到人民币资产(与全球金融市场关联性不高)避险,足以令中国有底气应对美联储鹰派信号所带来的资本流出压力。

  市场判断非美货币将企稳反弹

  “在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后,华尔街对冲基金骤然意识到,继续押注美元贬值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6月17日,对美元的空头回补主导了整个外汇市场,尤其是对冲基金开始大举对美元空头平仓,比如执行价格在87-88,期限在1-2个月的美元看跌期权遭遇大幅度的止损平仓,助推美元指数迅速上涨创下过去两个月以来的最高点。

  美元指数的快速反弹,也驱动量化投资基金与银行纷纷压低人民币汇率。

  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17日多头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目送”境内在岸人民币汇率从6.4187一路跌至6.4371附近。究其原因,当前汇率中间价大幅下跌220个基点,表明多数报价银行已感受到美联储鹰派信号与美元快速反弹对人民币构成的新下跌压力。

  一位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主管则告诉记者,随着人民币汇率回调,企业结汇意愿也趋于降温——不少外贸企业正等待人民币汇率进一步下跌再择机结汇,此举无形间加大了人民币汇率跌幅。

  但是,外汇市场并未因美元快速走强而掀起人民币投机沽空潮涌。

  记者多方了解到,6月17日只有个别对冲基金按日借入离岸人民币进行沽空套利,但这些对冲基金的沽空规模均在数百万美元,几乎不会对人民币汇率波动构成实质性的影响。且他们之所以采取按日借入离岸人民币沽空,也表明他们不认为人民币汇率会大幅回调,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这背后,是外汇市场普遍认为一旦美元空头回补潮降温,非美货币将很快企稳反弹。” Boris Schlossberg指出。尤其是海外大型资管机构会趁着人民币汇率回调之际(相应的汇率风险对冲风险更低)加快加仓人民币资产步伐,令人民币汇率较其他非美货币更具抗跌特性。

  新兴市场国家再遇资本外流挑战

  值得注意的是,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正令金融市场担心新兴市场将遭遇新一轮资本外流冲击。

  随着美元快速上涨,资本外流压力已悄然显现。比如6月17日菲律宾比索、印尼盾、泰铢兑美元汇率均下跌逾0.5%,若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持续下跌,将触发更大规模的资本外流。

  究其原因,美联储鹰派信号将触发美元与美债收益率双双走高,压低了利差交易(套取新兴市场高收益债与美债的利差)的无风险投资回报,触发后者纷纷离场。

  一位外汇经纪商表示,6月17日已有数亿美元利差交易资本从新兴市场离场,且美元空头回补潮越激烈,利差交易撤离潮也会越高涨。

  为了抵御高通胀与资本流出压力,近日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先后采取加息举措,但此举在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面前显得“收效甚微”。当前不少对冲基金期权交易员鉴于这些高通胀国家更容易出现资本大举外流,正在加码对巴西比索、俄罗斯卢布的看跌押注。

  “相比8年前,新兴市场国家应对美联储收紧QE政策与资本外流的能力已明显提升。”前述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直言。比如中国通过推进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放宽外商投资门槛,有效控制疫情促进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吸引越来越多全球长期投资机构加仓人民币资产,促进跨境资本持续保持自主平衡态势,有效对冲了美联储收紧QE政策所带来的资本流出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面对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多数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不会放缓加仓人民币的步伐,因为他们认为美联储此举将给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剧烈动荡,更需增持人民币资产对冲潜在的投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