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释放“鹰派”信号:或提前在2023年加息

  美国东部时间6月16日,美联储宣布维持利率不变,符合市场预期。不过,美联储在会后声明中表示将今年美国通胀率增长预期大幅上调至3.4%,并提前了下次加息的时间框架,引起市场恐慌。

  穆迪分析首席经济学家Mark Zandi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美联储维持货币政策不变,但强烈暗示将尽快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并将在2023年开始加息。“这早于美联储在3月做出的预测,同时也表明美国当前疫情逐渐消退、经济逐步繁荣、通胀水平高于预期。”

  与此同时,美联储发布了最新的经济展望。美联储预计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失业率将降至4.5%。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夏末秋初就业市场将会出现强劲增长。

  三大股指应声而落

  当日议息会议结束之后,美联储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在0至0.25%之间,符合市场预期。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18名成员一致认为,2021年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将维持在0至0.25%的超低水平。11名官员预计,这一利率区间将保持至2022年不变。

  此外,美联储没有暗示何时退出量化宽松。这意味着美联储继续以每月至少800亿美元的速度增持美国国债,并以每月不低于400亿美元的速度购买机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

  美联储在声明中强调,在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两大目标之前,将会继续保持当前的购债规模。“这些资产购买有助于促进市场平稳运行和宽松的金融环境,从而支持信贷流向家庭和企业。”

  不过,鲍威尔在会后的记者会上承认,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委员们在会议上讨论了削减购债计划,但削减购债的时机尚不确定。

  虽然此次没有调整货币政策,但是美联储同时发布的点阵图暗示,美联储或将提前加息。在参与点阵图预测的18名成员中,13名成员预计在2023年开始加息。中位数预期到2023年年底,基准利率将升至0.6%,也就是两次加息。此前3月的点阵图中位数预测值暗示至少要到2024年才会加息。

  鲍威尔强调,市场不要过分解读点阵图,因为点阵图“不能很好地预测未来利率走势”。

  Zandi对记者表示,美联储的下一步行动将是让金融市场为缩减债券购买或退出量化宽松做好准备,预计美联储官员将在8月的杰克逊霍尔会议上采取这一举措。

  他补充称,“我预计美联储将在2022年1月开始缩减购债规模,并在2023年1月首次加息。”

  美国资本市场对美联储“鹰派”信号作出了反应。6月16日,美国三大股指下跌,其中道指收跌逾260点,而美债收益率上升。投资者预计,美联储将收紧政策,包括最早在今年缩减购债规模。

  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副首席经济学家James McCann表示,这不是市场预期的情况。美联储释放的信号意味着需要更快地加息,这意味着2023年将加息两次。“这种立场的改变与美联储最近声称近期通胀飙升是暂时的说法有些不一致。”

  通胀之争继续

  美东时间6月16日,美联储还发布最新一期美国经济前景预期。据美联储预计,2021年美国经济将增长7%,较今年3月份预测上调0.5%;预计2022年美国经济有望增长3.3%。

  失业率方面,预计今年美国失业率将降至4.5%,2022年失业率将降至3.8%。

  物价方面,预计今年美国通胀率或升至3.4%,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后的核心通胀率为3%,分别较此前预期上调1%和0.8%,远高于2%通胀目标。

  尽管美联储将整体通胀预期上调至3.4%,比3月的预期高了整整一个百分点,但美联储在会后声明继续强调,通胀压力是“暂时的”。即使对今年的预测有所提高,FOMC仍然认为从长远来看,通胀率仍将向2%的目标发展。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通胀目前看来是基数问题,但是总体的中期通胀率提升可能是有分歧的。

  鲍威尔称,经济快速增长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经济活动从低迷水平继续反弹,但推高通胀的具体因素“似乎将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定的通胀驱动因素似乎会逐渐消失。但具体时间难以确定。

  不过,他也承认,与经济重新开放有关的一些动态因素“增加了通胀比我们预期的更高、更持久的可能性”。

  Zandi向记者表示,美国当前通胀的飙升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随着疫情逐渐平息,经济迅速重新开放。“需求激增,但制造商、房屋建筑商和以服务为基础的企业在扩大业务方面却有所放缓。更强劲的需求和更有限的供应意味着更高的价格。”

  Zandi强调,“这只是暂时的,因为未来几个月企业活动将增加,工人将重返工作岗位。话虽如此,通胀将以比新冠病毒大流行前更高的速度稳定下来。但这是设计好的,因为美联储对大流行前的低通胀感到不安,并希望看到未来通胀有所上升。”

  但是,邵宇认为,“我们觉得整体通胀率可能会告别2%的稳健水平,将升至3%、或者更高的位置。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供应链出现中断的情况,二是民主党推行的最低工薪制将导致美国薪酬水平上升。”

  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尽管美联储依旧在坚持通胀是暂时的,但是美联储态度已发生变化。“如果通货膨胀可能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居高不下,然后才会有所缓和。如果看到通胀预期上升,与基本情况相反,将采取行动降低通胀。这表明通胀是否是暂时的实际上大概率是一个未知数。”

  失业救济金停发将提升就业意愿

  事实上,尽管美国通胀指标屡屡“爆表”,但是美联储一直坚称需要看到就业市场强劲复苏。

  目前,美国就业市场仍表现不佳。根据美国5月非农就业报告,美国5月季调后非农就业人口增加55.9万人,高于前值的增加26.6万人,但低于预期的增加65万人。不过,美国5月失业率为5.8%,创去年3月以来新低。

  鲍威尔强调,美国经济和就业指标持续走强,但经济增长风险仍然存在,经济复苏并不均衡。劳动力市场出现改善,但整体就业仍远低于疫情前水平。

  根据美联储预计,未来几个月就业市场的供需将会达到平衡,夏末秋初就业机会将继续增多。

  明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鲍威尔的观点是基于劳动力供应不足的基础。“按照鲍威尔的讲话,与疫情大流行相关的因素,如护理需求、对病毒的持续恐惧和失业保险支付,似乎正在拖累就业增长。”

  此外,明明指出,此前失业救济金的发放以及学校不开学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就业的意愿。“未来几个月,随着时间推移,疫苗接种数量的增加、失业救济金停发、学校开学等,拖累就业的因素会有所减弱,人们就业意愿将提升。”

  鲍威尔也表示,“影响就业增长的因素在未来几个月应该会减弱,我们正在走向一个非常强劲的劳动力市场。”他认为,2022年将是“非常好的一年”,经济增长将创造大量就业机会。

  Zandi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至少在未来两三年里,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强劲。Zandi预计,“美国经济最迟将在2023年初恢复充分就业。通胀将加剧、利率将上升,但是这是一个特性而不是一个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