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业务增能量 投管人“爱了爱了”

  证券时报记者 刘敬元

  养老金投资运营规模逐步增加,投资管理机构因此获益,这在过去一年的管理费收入中已有明显体现。

  随着养老金的市场化投资规模进一步增大,以及养老金增值问题越发受到关注,资管机构对于这一块业务也都非常重视。有业务资质的机构想进一步做好,没有业务资质的机构则期待通过管理人准入,参与到养老金管理业务中去。

  养老金管理费收入大增

  目前,我国养老金共包括全国社会保障基金、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企业年金基金、职业年金基金等四类,投资运营规模约7万亿元。

  其中,第一支柱中,全国社保基金资产2019年末总额为2.63万亿元;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方面,人社部在1月26日举行的2020年第四季度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所有省份均启动实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工作,合同规模1.24万亿元,到账金额1.05万亿元。第二支柱中,职业年金市场化投资运营已在全国32个统筹区启动,规模突破1万亿元;企业年金基金2020年末积累规模2.25万亿元,同比增长25%。

  由于基本养老保险委托投资,以及职业年金起步后快速增长,养老金的投资管理人迎来了管理费收入的重要增量。在几家养老险公司2020年年报中,可以看到相关数据。

  例如,长江养老披露,2020年实现职业年金管理费收入1.07亿元,相较2019年的1766万元大幅增长504%;同时,该公司企业年金管理费收入4.33亿元,增长60%。另外,国寿养老、平安养老的2020年企业年金管理费收入分别为8.42亿元、9.8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约35%、61%。而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的人保养老,2020年年金管理费收入为4.66亿元,同比增长达330%。

  一家养老险公司内部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去年该公司管理的年金管理规模增长,一部分源自管理资金规模增加,同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投资实现了增值。这也是养老金管理人的管理费收入增加的原因,即管理规模增加与投资业绩向好双重推动。

  呼吁养老金投管人扩容

  上述四类养老金资产规模相较中国的人口和体量来说,还是非常不够的,业界预计其今后发展空间非常大,未来还会有更多养老金进入投资运营状态。

  因此,资管机构对于养老金业务的机遇都看在眼里,记于心里。比如,泰康资产CEO段国圣就将养老金视作中国资管机构的三大机遇领域之一,其他两大领域则是高净值人群、商业银行资金业务。

  一家养老金投管机构的高管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公司对养老金业务非常重视。他举例,职业年金自2019年启动以来,公司投入不少,把32个统筹区全部拜访了两遍以上,所有受托机构也都拜访了多次,就是想从源头上多方面地了解职业年金的诉求和标准。他表示,在这一业务的初始阶段,各方都需要相互熟悉,公司特别希望在初期把业绩基础打好。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养老金投资规模越来越大、投资保值增值越来越重要,多位业界相关人士已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的管理提出建议,包括扩容和统一监管等。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就专门提交提案,建议对养老金投资管理人数量进行扩容。

  目前,全国社保基金有18家投资管理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有22家,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有21家,但绝大部分是重合的,实际上养老金投资管理人只有27家,包括基金公司16家、券商2家、保险机构8家、养老金公司1家。

  郑秉文认为,我国养老基金的投资管理人数量相对过少,且投资管理人已有十多年未再继续选聘,但基金规模和潜在投资管理人数量早已发生很大变化,投资管理人数量亟待扩容。他认为,扩容有利于提高养老金投资业绩。

  根据中国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2020年底公布的研究成果,最近5年基金管理人业绩排名中,股票和债券长期投资能力排名前20位的公募基金管理人中有超过一半不具有养老金投资管理资质,而在已获得资质的公司中,有些基金管理公司的股票和债券投资能力排名位居行业的后1/2。

  此外,去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总经理谢卫也建议,充分发挥公募基金作用,提升年金基金投资增值能力。

  对于外界呼吁投管人扩容一事,上述养老金投管机构高管坦言,增加投资管理人肯定会加大竞争压力,但他也表示,即便目前情况下,也并不轻松,可以说年金管理人始终都面临排名压力,“既然想做这个业务,又要做好这个业务,竞争是一定的,我们想的是一定要在竞争中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