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疯狂押注“油价冲上100美元” 全球通胀令多国货币政策松紧两难

  WTI原油期货站上70美元整数关口,彻底点燃了华尔街对冲基金买涨油价的热情。

  Blue Creek Capital Management LLC首席投资官Adam Webb表示,几乎所有的华尔街金融机构都在关注2022年12月交割,执行价格在100美元/桶的WTI原油看涨期权。

  他直言,他所在的投资机构通过出售WTI原油期货看跌期权以收取权利金,用于购买上述WTI原油期货看涨期权。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通过期权策略疯狂押注WTI原油期货上涨突破100美元/桶的对冲基金正在迅速增加。

  “越来越多对冲基金认为美联储漠视通胀压力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想通过押注油价大幅上涨以惩罚美联储。”一位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对冲基金买涨行为也得到欧佩克(OPEC)的“力挺”。

  然而,不是所有机构都认可对冲基金的疯狂买涨原油期货行为。

  一位美国原油期货经纪商向记者透露,当WTI油价超过70美元/桶,美国页岩油开采量将随之增加,足以平衡原油市场供需关系令油价涨势趋缓。近日他们通过调研发现,随着美国经济回升与油价上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众多页岩油开采基地正在扩大产能。

  多位力挺油价站上100美元/桶的对冲基金则指出,基于对气候变化风险的日益重视,美国政府将持续收紧石化能源开采使用,令美国页岩油对全球油价的影响力趋降。

  “事实上,不少对冲基金之所以大举买涨WTI原油期货,主要是冲着美联储一再延续宽松货币政策而来。”上述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只要美联储收紧QE政策的时间越晚,这些对冲基金相信自己疯狂买涨油价的胜算就越高。

  对冲基金“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6月1日当周,以对冲基金为主的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WTI原油期货期权净多头头寸较前一周骤增16384000桶。

  这背后,是大量对冲基金纷纷买入明年底到期,执行价格达到100美元的WTI原油期货看涨期权,骤然推高了他们的净多头持仓量。

  前述华尔街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表示,这些对冲基金之所以相信油价会站上100美元/桶,得益于当前市场对油价持续上涨洋溢着极其乐观的情绪。一是6月8日美联储的隔夜逆回购操作量达到历史最高值4974.28亿美元,表明当前美元流动性极度宽裕,引发更强的美元下跌预期,有助于以美元计价的原油价格上涨;二是近期欧美国家纷纷解封社交限制措施,令民众出游热情高涨正带动原油需求进一步走高。

  面对对冲基金的疯狂买涨油价潮涌,不少投行则发出风险警告。

  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分析师娜塔莎·卡内娃(Natasha Kaneva)表示,油价要在今年达到100美元,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大量投资者涌入大宗商品市场,二是美元暴跌,三是石油需求在第四季度远远高于疫情爆发前水平;但很显然,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何况高油价会促使某些国家原油出口加大,制约油价涨幅。

  在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看来,众多对冲基金之所以押注油价上涨触及100美元/桶,很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真实的目的,是通过上述期权策略带动油价波动性大幅增加,并通过押注油价波动性加大获利。毕竟,看涨期权持仓增加与油价波动性扩大存在着紧密关联,只要前者推高油价,自然触发油价波动性加大。

  他透露,目前WTI原油期货市场也不支持对冲基金直接通过买涨期权“获利”——即2022年底到期的WTI原油期货交易价格徘徊在61美元/桶附近,离100美元/桶差距不小。

  记者多方了解到,此前执行价格在100美元/桶、已到期的不少布伦特原油看涨期权也未能交割,但部分对冲基金却通过上述期权策略放大了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波动性,并买入押注波动性加大的衍生品获取不菲的收益。

  多国货币政策被迫持续收紧

  作为“通胀之母”,趋于大幅上涨的原油正左右着众多国家的货币政策走向。

  6月8日,巴西央行行长内托明确表示,巴西央行下一个货币政策会议将研究通货膨胀问题。

  此前,针对当前俄罗斯通胀加速、建筑材料等商品价格涨幅超10%等状况,俄罗斯央行表示将收紧货币政策并开启加息周期。

  一位华尔街大型投行人士向记者直言,面对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趋于持续上涨,如今越来越多国家央行货币政策都将应对通胀压力列入优先处理事项,“支持经济增长”已被摆到次要位置。

  他表示,能否遏制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涨,很大程度得看美联储的动作——尽管美联储发布的最新褐皮书显示美国物价压力正在上升,但美联储迟迟没有对“提前收紧 QE货币政策”松口。尤其是美联储一再强调通胀压力可能是短期现象,令市场预期美联储仍会在相当长时间延续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令对冲基金敢于持续大举投机买涨原油等大宗商品。

  “这背后,是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存在着较大的经济结构差异性。”对冲基金MKS PAMP分析师Sam Laughlin分析说。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经济结构相对完整且企业经营效率较高,因此大宗商品价格在企业生产成本的占比日益减少,导致企业在生产过程能有效化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压力,令原材料成本上涨对物价压力上升的转嫁能力偏弱。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状况则恰恰相反,由于经济结构不够完整且企业经营效率偏低,新兴市场国家很多商品需要进口,因此他们对大宗商品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的敏感度更高,其结果是油价一旦快速上涨,他们就会遭遇极高的通胀压力,比如4月油价快速回升令俄罗斯通胀率达到5.5%,高于俄罗斯央行预计的4.7%-5.2%全年平均通胀率。

  在Sam Laughlin看来,要解决油价趋于大涨所带来的新一轮通胀压力,光靠新兴市场国家加大货币收紧力度是不够的。解铃还须系铃人,一是OPEC+国家需要扩大原油供应以扭转市场对原油供需关系趋紧的预期,令油价趋降;二是美联储需提前收紧货币政策,彻底击垮对冲基金借美联储延续宽松QE大举买涨油价的投机行为。

  “但是,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是否会兼顾其他国家通胀压力,仍是未知数。此外,部分OPEC国家更愿看到油价上涨以改善本国财政收支,而不是增加原油出口供应。”前述美国原油期货经纪商向记者指出。各国围绕自身经济利益的诉求,恰恰是对冲基金敢于押注油价站上100美元/桶的一大底气。

  (作者:陈植 编辑:包芳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