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25名顶级富豪实际税率公布 0-15%大大低于普通民众

  世界扁平而极化。拜登此前的“富人税”似乎也是雷声大雨点小。

  当地时间6月8日,调查权力滥用的非盈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据其获得的美国国税局(IRS)大量数据,一封“诉状”将全美顶级25名富豪钉在了“漏交税收榜”。媒体的表述称:世界首富贝佐斯(Jeff Bezos)在2007年未缴纳分毫联邦所得税,2011年又故技重施,成功避开税单;2018年,马斯克(Elon Musk)不仅紧随贝佐斯成为第二富豪,同样也复制了后者的避税逻辑;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与索罗斯(George Soros)也均有此操作。

  即便上述富豪通过使用完全合法之策略避开收税,此事的透明与公开远远超过是否合理且合法的讨论。而此前掷下一阵波澜的富人税,至少到目前看,也还只停留在来自拜登的口头表态。

  富豪财富爆炸式增长与真实税率

  对上述情况,白宫新闻发言人Jen Psaki表示联邦当局正在调查私人税务信息的披露,如成立,或将构成刑事犯罪。

  ProPublica官网称,其获得的机密税务信息显示,美国富人阶层正在支付比普通人更低的税,最为富有的25名美国人平均只缴纳了占调整后总收入的15.8%的税收。如索罗斯、扎克伯格、巴菲特等闻名于世的顶级富豪,更是能经由合法渠道将其联邦税单缩减到零或无限趋近于零。亿万富翁投资者伊坎(Carl Icahn)两次如此,而索罗斯已连续三年未曾缴纳联邦所得税。

  “税务信息是联邦政府保守得最严密的秘密之一,很少有关于个人的细节出现在公共场合”,ProPublica称,“但我们决定披露一些美国富豪的个人税务信息,因为只有看到具体数字,公众才能了解如今美国税收体系的现实。”

  涉及美国数千名最富有之人逾15年机密纳税申报单里,其中收入、税收、投资、股票交易、赌博所得,甚至是审计结果均涵盖其中。也正因如此,轻而易举得以窥见的是:贫富差距正在扩大,且是加速度的。

  ProPublica指出,美国的亿万富翁采用的避税策略远超普通人的能力所及。“前者的财富来自于股票与房地产等资产价值的飙升,然而,根据美国法律,除非他们出售资产,否则这些收益并不在纳税区间内。”

  因此,捕捉美国最富人群的财务状况,只需要将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每年缴纳税款与福布斯估测其财富增长相比较。

  2007年,贝佐斯联邦所得税记录为0,这一年,亚马逊股价上涨约一倍,贝佐斯个人身家跃升超38亿美元。“根据机密税单,贝佐斯与当时的夫人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共同申报纳税,前者申报的收入仅为区区4600万美元,主要为外部投资的利息及股息派利。而他足以从侧面投资和各种扣除额中损失的每一分钱来抵消他赚来的每一分钱,比如债务的利息支出和模糊笼统的其他支出类别。”ProPublica称。

  同样类似的是,时至2011年,福布斯全球财富榜显示,贝佐斯个人财富保持在180亿美元,但机密报告显示,贝佐斯却交了一份亏损纳税申报表,证明其当年投资损失超过收入。根据税法,因其所赚之少,贝佐斯甚至为自己的孩子申请并获得了4000美元的税收抵免。

  在ProPublica 2006年至2018年期间的完整数据中,贝佐斯个人财富增加了1270亿美元,但总收入却为65亿美元,而他所支付14亿美元的个人联邦税也仅仅相当于其财富增长的1.1%(实际税率)。

  可避税方面,25位富豪中,公开支持增设富人税的巴菲特,其“避税能力”却在贝佐斯之上。2014年至2018年,巴菲特个人财富增加约243亿美元,而他仅缴纳了2370万美元的税款,真实税率为0.1%,为富人最低。布隆伯格和马斯克缴税分别以1.3%和3.27%的实际税率位列其后。

  “许多美国民众靠薪水生活,积累很少的财富”,ProPublica称,“若他们赚得更多,就把收入的一部分支付于联邦政府。近年来,美国中等家庭年收入约为70000美元,缴纳了14%的联邦税。而在2021年,收入超过628300美元的夫妻所得税率最高,达至37%。”

  对比如此鲜明。按照福布斯榜单计算,2014年到2018年间,25位全美顶级富豪的身家累计增长4010亿美元,而美国国税局的数据显示,他们于这五年间共缴纳了136亿美元的联邦所得税,实际税率只有3.4%。

  “我们对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税收数据的分析,量化了如此不公平的税收体系”,ProPublica表示,“截至2018年底,25位的富豪联邦税单为9亿美元,对应的25家公司市值达1.1万亿美元。相比之下,若聚集等量财富,需要1430万普通美国工薪阶层的努力。但2014年到2018年,工薪家庭税后净资产平均增加约6.5万美元,而他们的税单几乎也一样多,接近6.2万美元。”

  面对ProPublica的质问,索罗斯发言人声称,2016年至2018年期间,索罗斯投资出现了亏损,因此没有缴纳联邦所得税。贝佐斯及公司代表拒绝接受询问,斯科特尚未回复,马斯克则是用一个“?”回应最初置评请求,而后再无任何表态。

  ProPublica声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将利用其获得数据,详细研究超级富豪如何逃税及逃避联邦审计机构的审查。

  拜登的“富人税”,从“口头”到“落地”的距离

  秘密税务数据的披露,正值疫情下财富收入不平等加剧的时期,由此更受关注。

  以美国为例,2020年福布斯美国富豪榜前20%富豪总身家达2万亿美元,占上榜人总财富63%。如此极化,以至于拜登政府,一改前任特朗普政府作风,对税率的态度硬了起来。

  当地时间4月28日,拜登发表国会演讲时表态称,将向美国收入前1%的富豪加税,为其大规模基建计划筹集资金。此计划下,高收入群体将大幅增税。

  上述口头性表态即刻引发涟漪。税收基金会测算,上述政策一旦落地,美国加州的资本利得税率将提升至56.7%,纽约州将提升至58.2%,美国资本利得税水平将成为全球最高。

  时间流逝,上述承诺至此似乎尚停留在口头上。

  “向富豪增税”是拜登参加竞选以来的口号,而经过如此长的时间,富豪群体自然有所准备。公开资料显示,从2020年末开始,就有大量美国富豪开始转移资产或进行重新配置,或填补税务漏洞,以应对拜登可能实施的加税政策。纽约威尔明顿信托基金首席财富策略师就曾声称,其客户正在越来越多出售资产和股票,甚至考虑增加慈善捐款。

  此外,税收基金会预测,若在“新税”制度下,美国长期GDP增速将减少0.8%,15.9万个工作岗位将受缩减,平均工资同时下降约0.7%。更为不公平的是,加税的成本最终还是由工人承担。“加税计划实施后,收入前1%的富豪税后收入将下降1.5%,低收入工人的税后收入将下滑0.5%,中等收入工人对应数值为0.4%。”

  富豪工资总是可以自由随性调节。巴菲特一直秉持着低收入习惯,微软(Microsoft)、甲骨文(Oracle)等公司也不支付股息,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特斯拉也从不参与分红。

  然而,根据美国国税局数据,2018年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的工资为1.58亿美元,仅为其在纳税申报表中申报总收入的1.1%,剩余大体量财富来自股息、股票、债券与其他投资,税率均低于工资。

  在一份长达23页详细的书面回复中,基于回避ProPublica的真实税率计算基础上,巴菲特为自己辩护称,“我仍然认为,税法应该进行实质性的改变,巨大的世袭财富体系不适合我们的社会。”

  (作者:胡天姣,家俊辉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