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面趋紧 DR001创四个月新高 6月流动性生变?

  Wind 数据显示,6月7日隔夜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DR001在2.3%左右徘徊,相比上一交易日上涨12BP,创2月份以来新高;DR007在2.28%左右徘徊,且与隔夜继续倒挂。

  DR001、DR007是判断流动性松紧的重要指标。DR001创2月以来新高,显示流动性趋紧。那么,为何资金面趋紧,后续有何影响?

  流动性为何趋紧?

  货币市场及债券市场较为关注的利率指标包括R(质押式回购利率)、DR(存款类金融机构间的债券回购利率)、GC(交易所回购交易利率)、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四大类,前三者是以交易回购形成的利率。

  其中,DR出现最晚,交易中心从2014年12月开始发布,交易机构为存款类机构,质押品为利率债。因此DR可降低交易对手信用风险和抵押品质量对利率定价的扰动,能够更好地反映银行体系流动性松紧状况。因此,在上述诸多市场利率指标体系中,DR是焦点中的焦点,尤其DR001、DR007是判断流动性松紧的重要指标。

  由于地方债发行缓慢,今年来银行间流行性一直保持宽松态势:DR001经常低于2%,DR007经常低于7天逆回购政策利率(2.2%)。

  但6月7日银行间资金骤然收紧,主要回购利率普遍上行,隔夜回购利率上行逾12BP报在2.31%附近,创四个月新高,七天期上行逾10BP报在2.28%附近。

  江苏地区某城商行交易员表示,今日资金面整体平衡偏收敛,各期限价格走高。早盘,大行股份行融出量少,利率债隔夜加权位置成交部分后转为加10-15BP成交。

  临近午盘资金面稍有好转,各大机构需求陆续得到满足。午盘后,资金面继续走松,减点隔夜需求较多。

  “央行逆回购维持百亿元仍坚守不投放态度,但银行超储率下降。随着6月年中时点将近,地方债也将放量发行,累加效应下资金面吃紧局面加剧。”沪上某国有大行债券交易员表示。

  6月7日上午,央行公告称,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21年6月7日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00亿元逆回购操作,期限为7天期,利率2.2%持平于上次。当日逆回购到期100亿,意味着央行当日零投放。

  地方债发行方面,Wind数据显示,本周(6月7日-6月11日)地方债计划发行规模为2972亿,处于较高的水平。

  江海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屈庆表示,4-5月份央行没有额外多放流动性,但是资金宽松,那是因为外汇占款多。但由于4-5月份财政上缴规模依然很大,所以到最近银行超储率已经较低,一旦央行不额外放钱,资金就会变紧张。

  刘郁预计称,6月纳税申报截止日在18日,月内国债发行也多在18日及之前,再加上“618”支付机构备付金暂时性冻结、地方债发行缴款等因素,6月中旬流动性压力较大,关注央行是否增加逆回购和MLF投放。流动性缓解,可能要等到6月末财政支出资金到位(6月是财政支出大月),不过考虑到跨半年因素,6月末资金也难以明显转松。

  市场影响几何?

  “年初以来,经济基本面维持较强的修复动能,工业生产和出口均维持高景气度,通胀压力逐步凸显,但是债券市场对众多利空因素反应钝化,反而在资金面维持平稳的背景下逐步走强。”前述沪上国有大行债券交易员表示。

  Wind数据显示,今年初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15%左右,此后趋势性上行,至2月18日上行至3.3%左右,债市走熊。2月18日-3月15日,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3.25%-3.3%之间徘徊,债市呈现震荡走势。

  3月15日以来,10年期国债收益率趋势性下行。5月20日,10年期国开活跃券210205收益率下行2.3BP报3.4950%,跌破3.50%重要关口;10年期国债活跃券200016收益率下行2.75BP报3.0875%,年内首次跌破3.10%关口,近期10年期国债收益率有所反弹。

  受资金面紧张影响,6月7日现券期货延续弱势。国债期货全线收跌,10年期主力合约跌0.23%,创4月30日以来新低;银行间主要利率债收益率普遍上行2-4BP,短券上行幅度较大:10年期国债活跃券上行至3.14%。

  屈庆认为,短期内资金仍有压力,关键看央行的态度。如果央行持续不放钱,债券市场有压力,宏观经济也面临压力。因此,短期内债券市场虽然仍有压力,但利率下行趋势并没有结束,如果单日利率上行较大,则是难得的加仓机会。此外,也需要关注市场情绪的变化,目前机构依然欠配,同时止盈盘也在不断释放,一旦充分换手,利率也会企稳。

  刘郁表示,现阶段基本面仍然胶着,没有明确指向的情况下,长端的调整更多由短端利率抬升带动。因而这一轮调整的幅度,关键由短端资金利率稳定的位置决定。如果这一轮调整隔夜利率稳定在2.20%左右,对应1年国债从当前2.39%抬升至2.60%-2.70%,参考前两轮,10年国债高点在3.30%左右。

  华创固收团队认为,通胀和资金面的边际变化持续累积中,前期驱动交易窗口的“钱多”逻辑逐渐松动,基本面恐难以接力成为交易窗口维持的驱动,交易情绪短期或倾向于调整;但“钱多”逻辑逆转前,预计收益率连续大幅上行概率较低,风险点明确暴露或在地方债明确放量和6月末资金波动窗口之后。

  (作者:杨志锦 编辑:李伊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