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绍兴模式:排污权抵押“贷”动绿色转型

  证券时报记者 贺觉渊

  推动重污染行业绿色化改造是我国实现绿色发展的必经之路,而如何解决部分重污染企业长期存在的“融资难”问题,以及如何调动企业在绿色转型升级上的积极性尤为关键。近日,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走访全国第一批开展排污权交易试点的浙江绍兴市,了解当地排污权抵押贷款促进印染行业绿色化改造情况。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浙江绍兴通过排污权抵押贷款实现了印染行业的绿色发展。当地银行提供的排污权抵押贷款服务有力解决了当地印染企业“融资难”问题,并在排污权的有偿使用和交易机制下实现了企业扩大产能与绿色转型升级“两不误”。不过,专家认为,“绍兴模式”对印染行业的成效在全国推广还存在一定困难,要建设出活跃的排污权交易市场需要当地做好产业集聚工作,而排污权难以界定的问题也有待进一步改善。

  绍兴模式推动

  印染行业绿色转型

  作为绍兴“三大缸”(指绍兴的酒、酱制品和印染三大行业)中的“染缸”,绍兴印染是当地的支柱产业,拥有国内最大的纺织行业集群。据中国印染行业协会数据,绍兴占据了全球30%以上的纺织印染制造能力。但是,印染企业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废水、废气严重影响到了早年绍兴生态环境。为改善绍兴环境质量,近年来,绍兴将大多数印染企业集聚到柯桥区滨海工业区。

  其中,作为当地印染行业龙头企业之一的浙江爱利斯染整有限公司也在有关部门的推动下,于2017年在滨海工业区建设新厂。爱利斯染整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种织物染整的企业,公司董事长陈建钢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此前绍兴印染企业的发展确实是“脏乱差”。而目前的工业区实现了污水集中进管网,废气整合处理,当地环保部门能做到实时监控,一旦排污量超标就能即刻关停管道,强制企业停产。“有时到月底,我们还会主动减产来防止排污量超标。”陈建钢说。

  在国家和当地政府愈加严格的排污管控以及排污指标总量控制要求下,绍兴印染企业一边要满足发展过程中扩大产能的需求,一边还要投入资金引进环保排污设备来满足排污要求。但印染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长期存在,阻碍了企业的发展与转型。

  四川大学商学院教授毛道维对记者表示,高污染企业的货款风险在于,高额的治污成本削弱了企业的盈利能力,进而削弱了还本付息能力。同时,高污染企业不大力治污就会面临着勒令停产或减产的风险,导致现金流断裂不能还本付息。因此就出现了许多银行“不待见”高污染企业的情况。

  不过,恒丰银行绍兴支行负责人唐之伟告诉记者,在了解到爱利斯染整想要进行转型升级的需求后,2019年8月,恒丰银行绍兴支行对浙江爱利斯染整进行充分评估之后,以其名下9844.1吨的日排污权作抵押,给予授信1.47亿元,有力支持了企业转型升级和扩大产能。

  唐之伟表示,恒丰银行推动此次授信基于三点考虑。一是在排污权总量控制下,企业的排污指标不会扩大,只会愈加减少,而排污容量越小,其价值就越大。二是在集聚和整治过程中,许多印染企业有增加排污指标的需求,说明排污指标在市场上是有价值的。三是在政府搭建的排污权交易平台可登记可资源流转,为银行进行登记、流转提供了支撑。“而且根据我们对印染行业的了解,排污指标是印染企业必备的生产要素,印染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排污的需求一直存在。”唐之伟说。

  推广排污权抵押

  仍在路上

  4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要求到2025年,生态产品“难度量、难抵押、难交易、难变现”等问题得到有效解决。《意见》还提出,要推动生态资源权益交易。健全排污权有偿使用制度,拓展排污权交易的污染物交易种类和交易地区。要加大绿色金融支持力度。探索“生态资产权益抵押+项目贷”模式,支持区域内生态环境提升及绿色产业发展。

  在探索发展排污权交易和推动生态资产权益抵押上,“绍兴模式”推动印染行业整体绿色化改造无疑是走在发展前列。绍兴早在2008年就率先建立了排污权交易制度,实行总量控制型的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并在2009年率先开展了排污权抵押贷款的使用。浙江省生态环境低碳发展中心指出,目前,浙江省已基本构建完成一套较为完善、覆盖省市县三级的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体系,并且多项工作领跑全国。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2021年1月,柯桥区完成了147笔排污权抵押,抵押金额达72.15亿元。

  随着排污权金融的不断发展推进,早年受印染行业排放物污染的绍兴市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从2015年全市空气质量优良率79.5%上升到2019年的86%,并不再出现早年的重度污染天气。

  尽管浙江省内以印染行业为主的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体系已日趋完善,配合排污权抵押贷款的使用取得了明显成效,但专家认为,“绍兴模式”暂难借鉴在其他行业,我国生态资源的价值界定和生态资源权益交易,仍需要进一步发展完善。

  唐之伟告诉记者,“绍兴模式”的成功在于,浙江省拥有全球印染行业里60%印染企业,而绍兴又占到了40%。在大量印染企业集聚在绍兴,而当地排污权有限且只会越少的情况下,绍兴排污指标只会越来越紧张,排污权交易价格也是逐年走高。“因此,其他行业、其他地区能否做成浙江这样活跃的排污权交易市场还不好说。”

  有银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企业环境信息披露制度刚刚起步,绿色金融面临信息不足、信息不对称的难题。目前我国大部分企业环境信息披露不足,不能满足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的需求,也无法促进污染性项目的绿色转型意愿。

  在毛道维看来,排污权抵押贷款能否在全国推广,主要取决于对排污权利的界定能否实现。环境污染具有很强的外部性,即是说,一家企业向河流排污,节约了成本,会给下游所有的企业和居民带来成本。当前的解决办法有两个:一个是向排污企业征税,另一个就是界定排污权进行交易。而排污权界定的难点在于,一条河流的所有地方政府必须达成共识,共同行动,确定排污总额,合理分配排污配额。而各地区要达成共识并一致行动,比较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