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赶考“十四五” 双区引领多点布局解决“卡脖子”难题

  作为连续霸榜32年的经济优等生,广东称得上是全国经济的“领头羊”。广东尽管成为“十三五”期间全国唯一破11万亿级规模的大省,但依然面临不少问题与挑战。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带来的影响,国际经贸方面的挑战,经济结构性周期性问题依然存在,创新链、产业链与供应链存在明显薄弱环节……广东发展面临的国内外局势、自身条件都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重大变化。这也意味着,广东依然需要在“十四五”期间积极筹谋。

  4月25日,广东省对外发布了《广东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规划纲要》),提出了10个“新”的表述。其中,经济发展迈上新台阶,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5%左右,到2025年预计达14万亿元。

  另外,《规划纲要》还提出,要抓紧制定广东省碳排放碳达峰行动方案,积极推动形成粤港澳大湾区碳市场,高标准建设广州期货交易所,打造完整期货产业链等一系列亮点内容。

  广东省委党校原副校长、教授陈鸿宇分析称,广东将GDP年均目标增速设定在5%左右,既是压力,也留有余力,是为充分保证下一阶段更具战略性、总体性、长远性的高质量发展目标的实现。“下一步,广东在创新驱动、产业转型、深化改革、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等多个方面都进入到了关键期,必须保证在‘十四五’期间有比较充分的资源供给。”

  “双区”引领贯穿各领域全过程

  对广东而言,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下称“双区”)无疑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工作的重中之重,《规划纲要》对此着墨颇多。

  广东明确了“十四五”期间“双区”建设主攻方向和主要目标,也阐明了“双区”带动全省发展的核心路径,聚焦了五大维度:支撑引领全省有效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加快建设现代产业体系、高效畅通经济循环、打造更高水平的改革开放高地、深度参与国内国际双循环。

  广东省发展改革委主任葛长伟表示,“双区”建设具体内容贯穿于广东“十四五”时期创新强省、现代产业体系等各项重点任务中。

  葛长伟还透露,针对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的“将粤港澳大湾区加快打造成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第一梯队”这一重大使命任务,广东将“双区”引领摆在了省“十四五”《规划纲要》总体要求部分,与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并列。同时,“双区”引领还贯穿了广东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经济社会发展的各领域全过程。

  以科创为例,《规划纲要》提出以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为重点,强化对国家战略科技力量的支撑;强化与港澳资源协同配合,发挥企业创新主体作用,加快科技成果转化应用,聚力推进关键核心技术自主化。

  而在开放方面,《规划纲要》提出以规则衔接为重点推进粤港澳合作,大力实施“湾区通”工程,破除制约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跨境要素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推进重大平台制度集成创新,以重大合作平台为依托,推进大湾区规则衔接试点示范。

  解决“卡脖子”难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规划纲要》针对创新驱动提出了明确的方法路径。例如,广东提出要增强基础研究能力,构建高水平多层次实验室体系等。

  在加大基础研究投入方面,《规划纲要》提出了解决方案,到2025年,广东争取全社会基础研究经费投入占研发经费比重达到10%,财政科学技术支出中用于基础研究的支出比重超过10%。而这比全国提出的目标还要高出两个百分点。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直言,基础研究是经济增长的最终源泉,决定了高质量发展的最终方向。广东“十四五”期间要解决的核心问题,还是要与港澳携手。“港澳有一流的大学,港澳的国际化、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等,很多优势实际上是广东不具备的,对广东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但他认为,加大基础研究只是第一步,广东还是要在关键核心技术实现重大突破,这是国家的当务之急。

  陈鸿宇也认为,广东一直在创新驱动上下了很大力气,但前一个阶段主要是与港澳在创新上形成共识,在打通创新要素流动、科技成果转化与体制机制衔接上做了很多工作。

  “当前国内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特别是‘卡脖子’现象时有发生,中央明确赋予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使命。此时,广东必须急国家之所急,积极解决缺芯少核、关键零部件供给不足的问题。”他说。

  广东省科学技术厅党组成员、副厅长郑海涛也表示,“十四五”期间,广东将对标全球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推动建设大湾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重点解决卡脖子基础研究和颠覆性研究,实现从0到1的重大原始创新突破。

  优化布局重点产业及产业集群

  对广东而言,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仍然是“十四五”时期的一道“必答题”。《规划纲要》提出,广东要推动广东制造向广东智造转型,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

  具体而言,“十四五”期间广东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营业收入年均增长10%以上,而十大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营业收入年均增速则要与全省经济增速基本同步。

  这意味着,“十四五”期间,广东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面临着更高的速度要求,几乎是战略性支柱产业的2倍。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广东十大战略性支柱产业规模已达15万亿,而十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规模约1.5万亿。

  为实现上述目标,《规划纲要》提出统筹谋划重点产业及产业集群布局。将珠三角核心区打造成为世界领先的先进制造业发展基地,支持沿海经济带东西两翼地区做大做强绿色石化、新能源、轻工纺织等战略性产业。

  这与国家对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布局思路一致。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国家队”名单中,新一代信息通信集群(深圳)、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广佛惠)、高端医疗器械集群(广深)、智能装备集群(广佛深莞)等,均布局于珠三角核心区。

  在受访专家看来,在地缘相近的城市群中布局产业集群,有利于发挥专业化分工、产业关联和协作效应,可以有效降低创新和交易成本,加快技术扩散。

  例如,广佛惠三地通过跨区组建的集群,三地已形成全国乃至全球规模最大、品类最齐全的显示家电配件产业链。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产业规模居全国之首,三地辐射带动全省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产业产值超万亿元。

  立足新发展格局发力消费

  值得注意的是,《规划纲要》针对“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设专章论述,提出充分发挥广东优势,强化在国内国际双循环中的支撑功能、联通功能、撬动功能,更好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了提出推动对外贸易高质量发展外,该章节还提出要建设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支持广州、深圳等基础条件好、消费潜力大、国际化水平较高的城市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培育形成具有国际水准和全球影响力的消费中心城市群。

  此举被受访专家解读为立足“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上的“内外通吃”。在张燕生看来,当前消费可能会是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最重要的引擎和动力。

  “在当前情况下,整个国家都尝试着从重视出口、投资转向重视消费,而且促进高质量消费,广东自然要充分利用原有优势,走在全国前列。”张燕生说。

  但广深两城在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方面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短板。作为千年商都的广州,产业基础强,但也面临不小的转型的压力,不少传统的专业市场受到新模式冲击。而深圳高房价高房租的支出结构,制约了居民消费能力的提升。

  “广东支持深圳、广州创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主要考虑的还是示范作用。”张燕生认为,目前打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需要大力发展免税购物、离境退税等,但这需要政府提供政策支持。(编辑:林虹)

  (作者:李振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