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新兴经济体开启加息周期 中国央行会加吗?

  受疫情影响,去年全球央行均保持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今年以来,随着疫情影响减弱,经济稳步恢复,通胀担忧随之出现。3月,巴西、土耳其、俄罗斯先后加息,成为疫情以来首先进入加息周期的经济体。

  4月23日,俄罗斯央行再次加息,将基准利率上调至5%,此前为4.5%,俄罗斯央行将在即将召开的会议上考虑进一步提高关键利率的必要性。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一季度经济持续好转,3月PPI同比上涨4.4%,市场也在关注中国央行的下一步操作。记者采访了解到,新兴市场掀起加息潮但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仍保持宽松,中国货币政策仍将“以我为主”,加息的可能性很小。

  新兴市场加息VS发达经济体依旧宽松

  3月土耳其、巴西、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央行先后采取加息举措,幅度分别为200BP、75BP和25BP,成为疫情以来率先加息的经济体。此外,市场对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亦存在较强的加息预期。

  4月23日,俄罗斯央行决定将关键利率提高50个基点,升至5%。原因是消费价格增长、通胀预期上行,以及需求的快速复苏。

  俄央行在声明中称,将在今后举行的会议上评估进一步提高关键利率的可行性。俄央行认为,提高关键利率将有助于增加存款对民众的吸引力,保障存款的购买力并确保贷款均衡增长。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新兴经济体预先加息,其政策目标各有侧重。对于巴西而言,其加息原因主要在于抗通胀及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土耳其的货币政策有可能出现反复。俄罗斯加息的主要考虑在于需求恢复和控通胀。

  不过,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仍保持宽松。

  在最新一次会议纪要中,美联储明确,将维持利率不变,调高通胀预期。为实现最大就业和价格稳定的双重目标,在利率方面,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保持在0~0.25%的水平不变,直到实现最大就业和通胀水平达到2%并在一段时间内略微超过2%的目标;将超额准备金利率维持在0.1%;将主要信贷利率维持在0.25%水平。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均表示维持利率不变。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得益于疫苗接种以及政策支持,美国经济正迎来拐点,经济前景大幅好转。不过,他亦称,即使经济复苏强劲,美联储今年加息的可能性也非常小。只有当通胀在一段时间内走上适度高于2%的轨道才会提高利率。

  通胀不足惧,中国加息可能性小

  谢亚轩表示,作为大型经济体,新兴国家的货币政策变化对我国影响有限。粮食或国际油价上涨所导致的短期通胀不会导致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加速,中国央行会保持“不急转弯”的战略定力。

  去年中国央行也推出多项举措应对疫情冲击。在价格型工具方面,中国央行先后下调了逆回购利率、MLF利率,合计30BP;在数量型工具方面,中国央行通过多次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释放流动性。不过,从去年5月以来,中国央行已无降准降息的操作,货币政策边际趋紧。

  “我国一直坚持正常货币政策,去年2月到4月,我们采取了力度较大的应对措施,5月以后货币政策操作回归正常,既有力支持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又没有搞‘大水漫灌’式的过度刺激,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国债收益率水平在那个时候回升之后一直保持平稳,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成为常态,发挥了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今年4月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

  今年4月20日,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最近LPR报价:1年期品种报3.85%,5年期以上品种报4.65%。两项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均连续12个月保持不变。背后是7天逆回购利率、一年期MLF等政策利率连续12个月保持稳定,目前7天逆回购、一年期MLF利率分别为2.2%、2.95%。

  “当前货币政策方向定位稳健中性,优先数量型调控,对逆回购、MLF等操作利率,大概率继续保持稳定。从宏观经济数据看,当前喜忧参半,短期内仍以防风险、结构调整和培育内生动能为主要目标,利率向上向下调整时机皆不成熟。”中信建投首席固收分析师黄文涛表示。

  对于市场关注的通胀因素,相关部门认为通胀可控,因此通胀不会影响到货币政策操作。

  4月19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在4月份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一段时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和全球通胀升温,引起各方面广泛关注。但大宗商品供需两端并没有出现整体性、趋势性变化,其价格不具备长期上涨的基础。

  “当前,我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全球经济,物价走势客观上会受到外部因素影响,但这种传导影响总体上是有限的、可控的。总体判断,今后一个时期物价将运行在合理区间。预计今年CPI同比涨幅总体呈温和上涨态势,能够保持在全年物价调控目标以内。”孟玮称。

  市场影响几何?

  去年由于全球经济体货币政策宽松力度加大,流动性源源不断注入市场,金融市场“股债双牛”。但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持续恢复,10年期美债收益率目前上行达到1.58%,一些股票出现回落。市场人士预期,虽然目前美联储还在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但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加息或缩表将会到来。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认为,全球股市的反弹领先于全球实体经济的恢复,风险资产价格和实体经济严重背离。当前,美国股市市盈率处于历史较高水平,之所以大家不认为它是泡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作为全球无风险资产的定价之锚——10年期美债收益率去年一直处于比较低的位置,如果它到了2%以上,那就意味着全球风险资产需要重新估值。

  “无论是去年美联储推出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还是未来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都是比较小的。事实上在近期全球金融市场特别是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大幅波动的情况下,我国金融市场运行平稳,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目前在3.2%附近,较前期还有所下降。我国实施正常货币政策的积极作用正在显现。”孙国峰表示,“乐见其它经济体寻求回到正常货币政策的努力,这将有助于促进全球经济长期健康发展。”

  孙国峰表示,下一步关键是把自己的事办好,货币政策要稳字当头,保持定力,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同时密切关注国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以我为主开展国际宏观政策的协调,保持好宏观政策的领先态势。

  “现在看PPI同比很吓人,但过去中国央行开始加息或上调公开市场逆回购利率时不仅仅盯着PPI,最重要的是看核心CPI,目前核心CPI仍在0附近。”敦和资管首席经济学家徐小庆称,“目前的通胀不足以引发中国货币政策上的收紧,短端利率大体上还是会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徐小庆综合分析认为,目前商品的需求比次贷危机时期稍弱一点,主要是中国没有搞强刺激。从供需格局来看,商品上涨周期并没有结束,但流动性对商品会有一个阶段性的负面影响。

  债市方面,他预计,随着PMI拐点的出现,即使PPI同比增速还没有见顶,但只要环比增速放缓,利率基本上就接近顶部位置,所以债券已经具有一定的安全边际。股市方面,A股从单边下跌进入震荡阶段,龙头股会出现阶段性反弹但中期趋势依然向下,低估值股票能提供正收益。

  (编辑:曾芳)

  (作者:杨志锦 编辑:曾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