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数字资产大跌调查

  “现在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开始讨论加密数字资产牛市行情是否已走到尽头。”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

  过去一周,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接连遭遇一系列监管政策打击——土耳其央行以可能存在“无法弥补的”损害与交易风险为由,禁止民众使用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进行购买;随后市场传闻美国财政部可能会指控金融机构正利用加密数字资产洗钱;上周美国政府打算将资本利得税税率从20%提高至39.6%,令加密数字资产投资收益“骤降”。

  “面对接二连三的监管打击,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开始选择获利离场。”一位加密数字资产交易所人士感慨说,目前这些离场的投资机构,也是掀起这轮加密数字资产牛市行情的主要助推者。

  受此影响,过去两个交易日众多加密数字资产遭遇大跌,仅在4月23日当天,比特币一度跌至最低48000美元附近,跌幅约10%,其他加密数字资产同样跌幅不小,当天狗狗币跌幅超过9%,以太币(ETH)下跌9.4%,莱特币(LTC)与柚子币(EOS)则分别下跌15.2%与19.02%。

  “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一是此前比特币涨幅过大令这些机构获利丰厚同时,也让他们变得谨小慎微——对政策风险所带来的加密数字资产价格剧烈回调风险越来越敏感,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选择落袋为安;二是他们也发现当前加密数字资产高成长故事已经差不多都讲完了,整个加密数字资产已缺乏令人振奋的大事件大题材,市场也已进入击鼓传花式的博弈阶段,不如早早离场锁定收益。”他分析说。

  随着加密数字资产大跌,众多散户投资者不幸成为爆仓者。仅在23日比特币跌破5万美元当天,约有497932人遭遇爆仓,爆仓金额高达237.82亿元。

  “这再次印证了加密数字资产是具有高投资风险与高价格波动性的新兴资产,任何高杠杆的追涨杀跌行为都是极其危险的。”加密数字资产分析师AlexKrüger表示。但是,爆仓人数骤然增加未能阻止新的抄底资金蜂拥入场——今年以来,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一直在剧烈动荡中迭创新高,令不少散户笃定每次大跌都是绝佳的高杠杆抄底赚大钱机会。

  “事实上,当前加密数字资产投资环境与一个月前截然不同,随着上周多国出台一系列监管重拳,华尔街投资机构已意识到,一是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离成为支付工具已渐行渐远,未来应用前景与民众使用需求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制约;二是加密数字资产即便作为投资工具,也可能因越来越多国家采取加税政策遭遇越来越大的投资风险,足以令加密数字资产这轮牛市行情加速终结。”AlexKrüger强调说。

  成也机构 败也机构

  随着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大幅回调,令规模高达350亿美元的Grayscale比特币信托(GBTC)也未能幸免。

  过去一周,这只比特币信托交易价格跌幅超过20%,也创下有史以来的最大净值折价幅度。

  FRNT Financial的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Stephane Ouellette坦言,作为投资比特币的主要替代资产,GBTC从未遭遇过如此大的折价幅度。这背后,是不少机构投资者正在压缩比特币的风险敞口,若按照绝对值计算,过去一周GBTC遭遇了去年秋季以来的最大规模抛售。

  这背后,是去年10月开始入场掀起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牛市行情的机构,正在集体获利离场。究其原因,美国政府计划调高资本利得税举措,正在大幅改变机构投资加密数字资产的风险收益比。以往,在承受50%本金损失的情况下博取100%收益,在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眼里是“可行的”,但在拜登政府将资本利得税税率从20%提高至39.6%(令联邦税率可能高达43.4%)后,这些投资机构突然意识到在承受50%本金损失的情况下,投资加密数字资产的收益骤降至60%,令整个风险收益比“不可接受”。

  何况,按照美国政府的新税收政策,美国投资机构及其富豪出资人在持仓超过一年后出售加密数字资产都需缴纳更高的资本利得税,令去年10月入场的投资机构纷纷担心——再过6个月,自己的加密数字资产套现行为将被征收更高税负,纷纷选择尽早出货“避税”,成为抛售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的急先锋。

  “若这些机构悉数离场,将造成加密数字资产更剧烈地下跌。”这位对冲基金经理坦言。数据显示,去年10月入场的投资机构与富豪累计持有的比特币占其供应量的约5%,新入场的抄底资金未必能承接如此大的抛盘。

  在他看来,不少留守的华尔街投资机构也意识到加密数字资产将遭遇持续抛售潮风险,纷纷在比特币期货市场加码空头头寸以对冲自身持仓风险,避免加密数字资产价格持续大跌令丰厚收益付之东流,但此举反而给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造成更大下跌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还在迅速加仓4月中旬面世的全球首只反向比特币ETF——BITI,因为它允许投资者无需使用保证金账户或做空期货就能沽空比特币。

  然而,机构的抛盘,正吸引众多散户的抄底热情。

  数据显示,截至4月26日中午,GBTC相比标的资产的净值折价幅度已明显收窄,表明机构富豪抛售压力似乎已告一段落,且Grayscale所发行的以太币信托ETHE已出现净值溢价交易,表明抄底资金正占据上风。

  “这些抄底资金主要来自散户投资者,未必能阻止比特币继续回落态势。”前述加密数字资产交易所人士透露。

  欧易OKEx研究院研究发现,监管不确定性等风险令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在持续上涨过程,多次遭遇大幅回调风险——2021年1月以来,尽管比特币价格累计涨幅达到200%,但其中日内最大跌幅超过5000美元的至少有7天,尤其是2月22-23日连续两天日内最大跌幅均超过1万美元。这背后,是此前比特币飙涨所积累的丰厚获利,令早期入场的投资机构很容易在监管风声鹤唳时迅速落袋为安,加剧价格回调幅度。相比而言,不少抄底散户却因比特币价格剧烈波动,反而遭遇爆仓风险。

  “支付工具”憧憬旁落促资本加速离场

  在业内人士看来,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大跌背后,是近日多国出台监管政策,令越来越多投资机构与富豪意识到不受监管的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离“支付工具”渐行渐远。

  “如今多国政府部门对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作为支付工具的监管,正采取两种方式,一是一刀切式的封杀,即不允许民众采取加密数字资产进行交易支付,甚至对持有或交易加密数字资产的个人采取罚款惩戒措施,二是加密数字资产若要跻身支付工具,需接受银行或类银行机构的从严金融监管措施,无形间大幅抬高了加密数字资产作为支付工具的准入门槛。”多位数字加密资产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此外,由于比特币存在支付结算效率低下且无法解决高并发量等问题,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意识到这些不受监管的加密数字资产很难满足多国政府对支付工具的使用要求。

  在他们看来,这正大幅削弱加密数字资产延续牛市行情的“底气”——去年10月以来众多投资机构之所以入场追捧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很大程度是看好其应用场景日益广阔且有望成为新型支付工具,尤其是今年初特斯拉将数字加密资产纳入付款工具,进一步点燃市场乐观情绪。

  与此同时,在遭遇高通胀的新兴市场国家里,越来越多民众正使用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开展消费付款,正进一步推升加密数字资产作为支付工具的需求,让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看到其价格持续飙涨的空间。

  “随着多国采取从严监管措施,这些投资机构转而大幅调低加密数字资产成为支付工具的可能性,迫使他们削减比特币头寸获利离场。”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即便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有望成为投资工具,但在拜登计划调高资本利得税、美联储可能提前收紧QE政策(令加密数字资产抗通胀属性削减)的情况下,没人愿意在支付更高交易成本与承担更高投资风险的情况下,博取更低的加密数字资产投资回报。

  记者获悉,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开始担心加密数字资产将在价格持续大幅回调期间,遭遇更严峻的流动性风险。

  “上周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大跌期间,流动性风险已经悄然出现——当投资机构与富豪争相抛售比特币资产避险时,散户的抄底买盘根本无力接盘,且部分加密数字资产交易所无力发挥做市商制度缓解比特币跌势,造成17日比特币价格在短短一小时内大跌约9000美元,触发众多散户投资者爆仓出局。”前述加密数字资产交易所人士坦言。这令众多投资机构开始密切关注加密数字资产市场暗藏的流动性风险,趁着抄底资金入场,进一步加大抛售力度落袋为安。

  这背后,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正在押注比特币价格还将继续回调逾20%。毕竟,各国政府正在加快研发央行数字货币(CBDC),旨在替代比特币等加密数字资产的支付职能,无形间大幅压缩了比特币未来的应用前景与发展空间,进而触发比特币更大幅度的获利回吐潮。

  (编辑:曾芳)

  (作者:陈植 编辑:曾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