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紧了?超千只债券上调票面利率 有债券一次上调400BP

  窥一斑而知全豹。今年3月以来已经有超过1100只债券上调了票面利率,数量大幅超过向下调整票面利率的债券,有三只债券甚至一次性上调400BP以上,而上次类似的情形出现在两年以前。

  有分析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融资环境开始整体趋紧。

  地产行业债券利率上调情况普遍

  今年3月发行人上调票面利率的债券数量重新多于下调数量,上一次这种情形还发生在2019年。

  根据中泰证券统计,从调整票面利率的幅度来看,调整幅度相对集中在50BP-200BP之间。上调幅度在此区间的有1186只,上调幅度最大的债券为“15必康债”“16惠誉01”“16淮水03”,上调幅度在400BP以上。

  由于今年针对地产行业的调控政策频出,地产行业求资若渴,上调票面利率的情况较为多见。

  比如,重庆龙湖企业拓展有限公司开年发布公告披露,公司将调整“16龙湖04”票面利率由3.75%上调至4.40%。根据公告,“16龙湖04”债券在存续期内前5年(2016年3月4日至2021年3月3日)票面年利率为3.75%,在债券存续期内前5年固定不变;在存续期的第5年末,重庆龙湖决定上调该期债券票面利率,即在存续期后5年(2021年3月4日至2026年3月3日)、票面利率为4.40%。

  广州天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今年3月末也将“16天建02”的票面利率调整至6.6%,相比此前的4.8%,上调180个BP。

  除了上调之外,还有超过500只债券出现下调,下调幅度在50BP-200BP的有518只,下调幅度最大的债券为“18美的01”,降幅达770BP,下调前票面利率为7.8%,2020年5月票面下调至0.1%,债券已全额回售,票面利率下调幅度最小的有“18万向01”“15甘电投MTN002”“16北大荒MTN002”“16中铁03”“16重汽01”,下调不足5BP。

  从下调票面利率的企业类型来看,本身资质较好的中大型企业居多。如,中山公用下调“18中山01”票面利率,从5.3%下调票面利率140BP,至3.9%。深圳能源将“18深能01”的票面利率下调380个BP,从4.8%直接降至1%。

  资金面已经发生变化

  “其实不是从今年开始才出现上调利率的,从2020年的四季度这种情况就已经开始出现,只是今年越发明显而已。从企业的角度来看,上调票面利率意味着成本上升,当然不想发生这种情况,但是回售期在即,不上调可能意味着‘失血’,特别是对于资金要求较高的房地产企业。更为重要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流动性拐点已经若隐若现,继续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不少企业为了‘过冬’也要早些准备。”华南一家基金公司的债券基金经理表示。

  对于债券调整票面利率的原因,中泰证券分析师周岳认为,债券市场融资环境整体向好,一级市场进行发债再融资的成本下降,发行人出于降低融资成本考虑下调票面利率;债券市场融资环境整体趋紧,债券发行时票面利率低于当时同类型债券融资利率,发行人为降低回售率选择上调票面利率的居多。从上调和下调票面利率的债券数量及占比的时间分布可以看出,发行人选择上调/下调票面利率的整体趋势与当时的融资环境具有极大的相关性。在2020年,债券市场融资环境向好,信用债净融资额达到历史峰值,发行利率屡创新低,债券收益率亦有大幅下行,而进入回售期的债券多在2017、2018年发行,当时债券收益率处于高位,融资成本相对较高,因此出现大量债券在进入回售期时选择下调票面利率的情况。

  调整票面利率对债券回售率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周岳表示,投资人是否选择回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调整后票面利率与参考利率的差值。对于调整后的票面利率大于参考利率的债券,实际回售率仅为27.26%,而调整后的票面利率小于参考利率债券的实际回售率达到73.26%。部分发行人甚至会选择大幅降低票面利率至极低的区间以促使投资人行使回售权,如“18美的01”票面下调至0.1%,“17中材01”“17长隆01”“17谷财01”“18华发01”“18徐矿01”等债券票面下调至1%,投资人均选择了全额回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