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洪灏:通胀之争没有正确答案 逐险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

  今年上半年以来,全球通胀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美国PPI与CPI数据一再“爆表”。中国PPI与CPI的“剪刀差”也接近2016年供给侧改革期间的历史峰值。全球通胀风险日益加剧。

  面对不断攀升的通胀压力,作为全球主要央行的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坚持按兵不动,并反复强调通胀仍是短期问题。一些华尔街经济学家则认为,美国通胀存在长期风险,恐将成为全球经济一大隐患。

  市场方面,美股上半年表现强劲,三大指数齐创历史新高。A股上半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以红盘收官,创业板指数创下近6年来新高。

  在全球经济持续恢复的背景下,通胀风险之争延续。下半年美联储政策何去何从?中国面临的通胀压力有多大?投资者又该如何调整投资策略?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洪灏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就上述问题进行一一解答。

  通胀将成为美联储加息的决定性因素

  《21世纪》:从5月的经济数据可以看出,美国通胀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是6月的议息会议美联储仍按兵不动,这是为什么?

  洪灏:美联储宁愿在货币政策上更偏宽松而不是偏紧缩的政策,是因为如果紧缩会再次导致经济下滑,那么美联储要承担的责任可能会更大,大于通胀高于预期的风险。目前美国经济数据仍在继续改善,6月的经济数据很可能比5月还要强劲,可能通胀率很快就会达到5%、失业率继续下降、工业产出继续增长等。这是美国的疫苗推广和其他政策相互配合的结果。我们觉得在8月Jackson Hole央行会议之前,市场仍会在犹豫不决之中前进。

  《21世纪》:你认为什么因素会成为美联储最终加息的动力?

  洪灏:肯定是通胀。在经济充分复苏之后,通胀在一段时间内持续处于美联储的目标之上,大概是3%左右。这样美联储可能会先缩表,然后加息。

  从历史上来说,如果以市场的反应去评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运行是否成功,那么是非常不成功的。如今,资产价格上涨、估值处于高位,融资的余额、GDP的比例、市值的比例都很高,没有人见过当前的局面。种种迹象表明,如果用这些市场的指标去评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运行,我相信大部分人觉得是非常失败的。

  如果从美国社会的结构来看,贫富分化越来越严重。整个社会分化非常严重,社会事件也很多,这些社会风潮表明其实美联储是不成功的。

  如果从资本市场来看,作为一个股票投资者可能就很开心,反正美股大涨没有亏损。如果市场稍微有一点动荡,美联储又出来干预。

  因此,这要看我们从哪一个角度来衡量。我相信有的人会觉得美联储特别的伟大,有的人会觉得可能非常的不成功。

  《21世纪》:面对美国的通胀风险,美联储不仅没有收紧货币政策,也在向财政部“踢皮球”。目前拜登正在推进数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在你看来,美国这套组合拳是不是过于激进?

  洪灏:拜登的4万亿美元计划是历时10年的规划。一般来说,在两党互相讨价还价的时候,预算肯定是从高往低走。拜登的4万亿美元计划打包了奥巴马的医保计划、给社会底层人民的资助、学生助学贷款的减免。但是,目前仍有两个问题:第一,两党要讨价还价;第二,计划出来后5000亿美元基建投资怎么投放以及怎么执行。比如,在地区执行计划的时候会涉及到就业、种族、生态和噪音等种种问题,各种代表不同利益群体的人都会企图左右计划的进程。

  通胀之争没有正确答案

  《21世纪》:最近关于通胀的讨论十分热烈。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发出警告称,美国通胀可能会是一个长期问题。您怎么看?

  洪灏:我觉得正确的答案应该是没有人知道。如果我是一个信仰通缩学派的通缩者,我会说现在失业率还有6%,仍有很多剩余产能,人口结构也在变化。一般人口结构的变化产生了一个二维的社会。第一是整个社会平均年龄老化,人的消费能力和生产能力越来越弱,这样的社会必然是一个通缩的社会。第二是社会产生贫富分化现象,财富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以美国社会为例,10%的人赚了50%的钱,剩下90%的人赚剩下的50%的钱,但10%的人必然不能消费整个社会50%的产出,因此这样的社会必然是一个过剩的社会。一个社会产出100%,10%的人消费20%的产出,剩下的90%的人消费50%的产出,实际的消费只有70%~80%。因此,总体来说,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通胀率是一直在走低的。

  目前通胀本身的计算也没有考虑到服务性的通胀,比如教育、房子、医疗保健。随着人口的老化,这些在消费篮子里的比重会越来越重要。但是在官方的数据计算中,它的权重并没有反映到整个社会实际生活情况。所以更有可能的是,目前人们看到的是被低估的通胀水平,但是即便在如此低估的通胀水平上来讲,整体的价格水平依然是上行。

  这其实就是一个关于通胀的论证:所有东西变两套,效率降低。我认为诚实的答案应该就是没有人知道通胀是短期还是长期问题。

  《21世纪》:如果美国经济继续强势复苏的话,那么美国通胀对全球经济会有哪些溢出效应?

  洪灏:是的,尤其是对中国,因为他们一直需要中国的出口,以前是口罩,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产品,譬如汽车。毕竟美国占据了全球接近20%的经济体量,经济恢复向好其实对于全球都是一个正面拉动作用。

  同时如果美国的刺激计划真的能够执行,也会产生很强的需求拉动。其实美国经济复苏的话,我们的经济也会变得更好,而且美国更需要我们。现状是中国的产品生产出来运不出去,因为集装箱不够。而美国商业渠道存货,无论是原材料还是成品存货,均处于25年新低且不断地创新低。总体而言,目前的国际环境就是病毒、经济衰退、史无前例的放水、复苏、大宗商品强势,中国有效控制住疫情再次成为全球的中心。我相信我们这代人也没有见过当前的局面。

  中国整体消费水平尚未完全恢复

  《21世纪》:其实目前中国跟美国处于两个不同的经济周期,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去防范输入性通胀的风险?

  洪灏:说实话,输入性通胀很难防,因为定价权不在我们手里。作为最主要的顾客,我们在谈合约、购买迫切性订单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讨价还价的力量,但是其实我们的定价能力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

  所以说要去防范输入性通胀,我国现在做的包括释放国家储备,限制期货交易的杠杆,通过从上至下的政策性宣传,譬如要管理预期等等,还有货币政策上的收缩。

  我认为,针对外来的通胀压力,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已经在做了。但是现在大家更需要注意的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上游的通胀没有传导到下游。对于决策者来说,如果上游的价格压力没有传导到下游其实也不是一个坏消息。譬如说猪肉价格下跌很多,目前的CPI也相对很低,上游的上涨没有影响下游,这可能也是一种防范输入性通胀的成果。

  但是我认为,更大的问题反而是较低的CPI是否反映了需求不足,这更需要大家去分析。

  《21世纪》:弱CPI是不是PPI与CPI剪刀差扩大的一个原因?

  洪灏:上游价格上涨很厉害,但是下游价格没有动,所以上下游的价差就达到了历史新高。就是说上游的定价能力也没有传导到下游,下游不买账。这说明目前消费修复仍在进行,总体的消费水平还是没有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21世纪》:但其实中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是非常高的。

  洪灏:是的,但是它正在往下走。

  《21世纪》:为什么?

  洪灏:虽然疫情没有在我国导致大规模失业,而且中国人有很多存款,有家庭安全网,家庭成员之间互相帮助,这和外国人的习惯很不同,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系统不太一样,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房价很贵,工作存在焦虑感。我认为本来高涨的消费者信心指数还是会向下走。

  一般来说,如果把房地产公司的估值,和中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做比较,会发现二者是高度相关。而且在2015年之后,中国的消费者信心指数的水平和2015年之前是完全不一样。我假设认为,Gen-Z,就是95后开始有了自己的新生活方法,比如做网红、做B站的Up主等。他们有了自己的生活方法和不同的赚钱方式,因此整个社会的消费者信心指数高了很多,对应的房地产估值也高了很多。但是最近随着房地产放缓,经济复苏速度开始放缓,消费者信心指数也慢慢地往下走。

  下半年美股避险事件难以避免

  《21世纪》:那么你认为市场是否已经完全消化掉美联储提前加息的预期?

  洪灏: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市场永远都不可能提前消化,否则就不会出现我们最近看到的情况。

  美联储自己说得很清楚,2024年才加息,明年开始缩减购买规模,但是大家也知道,如果他们的计划执行出现了失误,他们一定会回来救市场的,这是根深蒂固的。因此,市场并不是在预期美联储什么时候加息,什么时候调整购买的规模。市场预期在于,经过了这么多次反反复复的“狼来了”的训练之后,大家都知道美联储会做什么,所以尽管6月第三周创下了去年10月迄今最大的周跌幅,6月最后一周又开始上涨,纳指还创了新高。

  我不觉得市场能够消化预期。你的问题是市场是否正确price in(价格反映)预期,我认为没有;但市场在迅速地反映预期的变化,这是肯定的。

  《21世纪》:怎么看待下半年的美股?

  洪灏:现在来看,避险事件肯定是要发生的,但是我们不知道它的出发点是什么。当前最重要的一个变量是美债收益率。美债收益率上行预示着联储的货币政策收紧比预期要早,那这肯定要给市场造成困难;如果美债收益率下行,那说明市场资金可能出于避险的需求去购买美债。无论收益率上行或下行都是不利的,因为下行是经济由强转弱的一个转折点,在转折点上风险表现一般都不会太好。

  此时我认为想要精准地找到市场出现避险时刻是非常不现实的。尽管市场天天在高呼回调,其实仍没有如期地回调,模型也都已经被推到了非常极端的位置。我们只能说以当前的利率水平,下半年出现避险事件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在弦绷得如此之紧的时刻,任何一个触发点都会刺破目前市场的泡沫心态。

  逐险的最佳时机已经过去

  《21世纪》:你在半年报里面提到说现在已经不是逐险的最佳时机,这是为什么?

  洪灏:刚才我讲了一些指标,比如通胀预期,国债收益率水平,股票估值变化,上游价格压力,行政命令干扰等等,这些都在说明最容易赚的钱已经被赚走了。从去年到现在,一些股票涨了十几倍还不止,现在已经不太可能再涨十几倍了,选股难度非常大。

  《21世纪》:近期A股也出现了反弹,您觉得这一波反弹的推力是什么?是外资的进入吗?

  洪灏:现在的点位比年初的时候还要低。像传统抱团的板块,白酒板块杀跌杀得非常厉害,周期股的板块出现疲软,可能是因为赚了很多大家就清仓离场了。接力的都是一些中小型盘的股票,整个市场依靠小权重股去涨,是不太可能的,于是就出现了现在这种盘面。

  在大行情出现的时候,其实我们也看到很多非常明显的结构性的机会,像我们之前反复推荐的周期性板块以及价值板块。

  所以我觉得更需要回答的是,我们怎么样在如此平淡无奇波澜不惊的的市场里取得收益,这可能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觉得自己没有选股的能力,但其实从去年到现在也赚到了,那目前观望一下可能反而更好。我觉得当前整体系统性的机会缺失,但是细分板块还是有很多机会的。

  《21世纪》: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需要怎么去配置?

  洪灏:打新。当然今年打新不像去年那么好。去年打新,在港股基本每一次都是成功。今年港股打新,尤其是科技股打新,就非常惨烈。内地这边还可以。作为散户还是注重我们推荐的能源、公用事业、医疗保健板块的机会。

  (作者:施诗 编辑:李莹亮)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