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多管齐下强化关键产品供应链 专家建言中国保持全产业链 加强中高端产业创新力度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8日,美国白宫公布了一份对半导体、药品、关键矿物质、大容量电池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风险的评估报告(以下简称“评估报告”),要求美国联邦政府采取措施解决这些关键产品的供应链脆弱性问题。

  这份评估报告详细阐述了拜登政府对建立具韧性的供应链的政策构想,指出新冠疫情及其导致的经济混乱进一步暴露出美国供应链长期存在的脆弱性,建立更加安全和具有韧性的供应链对美国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和技术领导力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美国参议院也审议通过了《2021美国创新和竞争法案》,旨在增加美国技术、科学和研究领域的投资。针对该法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强调,美国怎么发展、怎么提升美国的竞争力,这是美国自己的事。但我们坚决反对美国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假想敌。美国最大的威胁是美国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比什么都重要。

  多位中美关系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应该继续保持核心竞争力,并扩大对外投资的规模。

  何为供应链评估报告

  作为拜登政府今年2月开展的百日美国供应链风险评估计划的阶段性成果,这份长达250页的供应链评估报告指出了新冠病毒疫情下暴露的美国供应链中存在的长期问题,详细阐释了目前四大关键领域中存在的挑战和机遇,并强调了安全而具有韧性的供应链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经济安全和科技领导地位的重要意义。

  今年2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总统行政令,要求对半导体芯片、电动汽车大容量电池、稀土矿产和药品这四类产品的供应链展开为期100天的审查。该行政令还表示,美国政府将在一年内完成对美国国防、公共卫生、通讯科技、交通、能源和食品等六大部门的生产供应链进行风险评估,并提出改善措施。

  经过审查之后,美国政府于6月8日公布对半导体、药品、关键矿物质、大容量电池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风险的评估报告。报告指出,目前美国政府及分支机构已开始落实报告中所涉及的具体举措建议,同时相关政府部门也启动了第二阶段的风险评估计划,将在明年2月底前就国防、公共卫生、信息及通信技术、能源、交通运输和农产品及食品等六大基础关键领域的供应链及工业基础方面做出评估。

  白宫表示,为解决上述四类关键产品供应链脆弱性问题,拜登政府将采取措施支持关键药品的国内生产,确保建立先进电池的国内供应链,加强对关键矿物质可持续生产和加工的投资,并与产业界、盟友及伙伴合作解决半导体供应短缺问题。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政府提出这个计划主要基于两个因素:第一,过去30年里,美国制造业逐步往外移,这导致了美国在供应链方面容易受制于其他国家;第二,美国担心受到中国的威胁,想借此机会减少对中国制造产品的依赖。

  王勇认为,美国这一做法是想缩短供应链的长度,以确保供应链的安全。

  在半导体领域,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占据全球半导体领域近一半的市场份额,但其本土半导体生产能力占全球总产量的比重已从20年前的37%下降到目前的约12%。与此同时,亚洲在半导体供应链领域的地位日益凸显。相关行业报告显示,亚洲占据了全球近80%的半导体产能,其中美国芯片设计企业几乎完全依赖亚洲晶圆厂进行7纳米等先进制程芯片生产。

  与此同时,多重因素下的芯片短缺对大量行业产生了冲击。分析指出,过去十年来的市场发展叠加新冠疫情下的激增需求、高度集中化的晶圆生产导致的供应瓶颈以及电动汽车行业的发展等多重因素,共同导致了持续至今的芯片短缺。据咨询公司AlixPartners预计,芯片短缺会导致全球汽车企业损失近110亿美元的营收。

  评估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应当在半导体生产加工方面加强政府投资支持,鼓励发展本土芯片加工生态,支持中小企业在相关领域的发展,通过政策措施保护美国在先进制程封装等方面的领先优势。

  在关键矿产资源领域,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2015年的报告,美国在铟、钪等金属矿物上几乎完全依赖中国进口,在稀土资源等方面对华依赖度超过50%。白宫发表的文件显示,中国在矿产精炼产能方面也占据全球较大份额。白宫承认,中国在精炼加工方面的优势使美国即使拓展矿物来源或增加美国本土开采,美国仍将依赖中国的加工,然后再用于终端产品制造。

  评估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在相关领域拓展与其盟友和伙伴合作,使供应链多样化,同时在国内投资于可持续的生产、精炼和回收能力,并投资可持续发展,鼓励建设“对环境和社会负责”的生产标准。

  在大容量电池方面,白宫表示先进大容量电池对清洁能源转型和国家安全能力发展至关重要,但目前美国严重依赖国外进口。分析机构彭博新能源财经公司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中国在大容量电池生产方面占据绝对领先优势。截至2020年,中国在锂电池方面控制着世界上80%的矿物原料提炼,77%的电池产能和60%的组件制造。

  评估报告要求美国政府立即加强相关领域投入,投资和采购电池生产环节中使用的关键矿物,拓展本土生产供应链,发展报废电池收集回收等环节。

  除此之外,评估报告显示,新冠疫情暴露了美国基本药品供应链的脆弱。美国的一系列关键药品和非专利药的主要成分仍然严重依赖进口,这些产品占所有处方药的90%,同时,大约87%的非专利药品的原料药设施位于美国之外,供应链的不确定性导致美国本土医药供应十分脆弱。

  评估报告要求美国政府扩大相关投资拓展美国本土生产、建立应急产能以确保美国医药供应链的韧性。

  美国各部门积极“撒钱”

  针对该评估报告,在美国东部时间8日下午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副主任Sameera Fazili表示,为实现具有韧性供应链这一目标,美国政府将从扩大关键领域投资和支持美国制造等方面开展行动。Fazili强调,美国将就矿产资源供应等问题与盟友展开合作以减少对地缘政治竞争对手的依赖。

  Fazili表示,美国政府已经组织了一个由商务部部长、交通部部长和农业部部长领导的工作组,针对半导体、住建部门、交通运输及农业食品领域的供应链问题开展行动。

  同时,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国际经济和竞争力事务的高级主管Peter Harrell称,美国政府正在组建一支由美国贸易代表戴琪领导的“突击工作组”以识别并打击竞争对手国家“破坏美国供应链的不公平贸易行为”。

  Harrell还表示,拜登政府已经呼吁国会拨款至少500亿美元,以加强美国的半导体制造业,包括尖端半导体以及目前汽车制造业短缺的相关产品,同时美国也在鼓励其他国家芯片制造企业拓展在美投资。Harrell举例称,英特尔、三星、GlobalFoundries等公司已经宣布在美扩大产能。白宫文件显示,美国商务部已经投入约750亿美元用于本土半导体私有企业的研发生产。

  针对药物供应链的问题,根据白宫公开文件显示,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将根据美国《国防生产法》相关条例做出约6000万美元的初步投资承诺以拓展美国本土生产非专利药的主要成分的能力。

  据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官网信息,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FDA将与私营部门、国会共同设定发展策略,旨在创建一个功能强大的、弹性的制药和原料药(API)生产的供应链,如促进采用新方法生产商业药品和生物制品。

  此外,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正在开发一条可持续的公共卫生供应链,确保其有能力应对美国未来可能发生的流行病和生物的威胁。FDA指出,一条坚韧的药品供应链需具备至少以下三个关键特征:为美国市场生产高质量的产品的能力;多样化的药物供应链,如生产商所在地多样化;多点开花的供应链,如每个产品拥有多个生产商。

  “这份评估报告指出药品供应链是复杂的、全球性的,容易受到干扰和深受某些市场因素影响。这导致美国公众服务越来越依赖外国制造的药品、原料药(API)及其关键的起始原料。”

  一位熟悉美国药品领域的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美国药品产业链几乎已经没有原料药生产商,主要依靠中国和印度的进口。“如果要重塑这一供应链,难度或较大。”

  在大容量电池问题方面,美国能源部将于6月晚些时候举行相关行业会议讨论大容量电池供应链问题。美国能源部贷款计划办公室(LPO)将利用先进技术汽车制造贷款计划(ATVM)中约170亿美元的贷款授权来支持美国本土电池供应链。同时,美国能源部的联邦能源管理计划(FEMP)将向满足要求的能源项目提供必要的技术援助和资金支持。

  在关键金属矿物方面,白宫文件显示,美国内政部将成立一个由美国农业部和环境保护署等机构的联合工作组考察美国国内矿物生产加工能力。美国政府将成立一个跨部门工作组,协调内政部、农业部和环境保护署等部门及相关专业机构以调查现有的法规制度中的不足。美国开发金融公司也将拓展相关领域国际投资。

  根据美国国防部2020年的公开文件显示,美国国防部已经与多家稀土元素生产商签订合同以拓展美国本土及非中国的稀土开采生产能力。

  中国需加大对外投资和创新能力

  就美国重振制造业和供应链的努力,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中国贸促会专家王义桅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制造业的衰落是伴随着金融霸权发展而产生的必然结果。

  王义桅称,逆全球化的努力在部分层面上可能可以实现,但是全面逆全球化从经济发展规律的角度来说是不现实的,美国盟友之间的矛盾和美国国内的矛盾也制约了相关努力的效果。

  对于中国来说,王义桅教授认为,虽然美国在具体实践中存在挑战性,中国也应当对美国这方面的计划有所警惕,同时要积极在全球环保和劳动等领域的规则和体系建设上争取自己的发言权。

  尽管这份评估报告被认为剑指中国,但是王勇表示,拜登的雄心壮志或将难以实现。

  王勇认为,这一计划面临不少挑战,一个障碍就是市场的因素。“一些产业已经转移到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如果想再转回美国是较难的事情。”他还指出,美国当前是以服务型为主的经济,想要扭转这一经济结构也非易事。

  王勇建议,第一,中国不应该恐慌,需要维持自身的竞争力和优势——保持全产业链;第二,中国应加强与其他国家的产业合作、加强对外国家的投资;第三,中国需要在中高端产业的创新力度,以提高中国的竞争力。

  (作者:施诗,王梓涵 编辑:陈庆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