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全球合作,扩大中国创新的影响力

  马克·苏斯曼 (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我们目前仍身处新冠肺炎这个百年一遇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之中。就在一年以前,人类还没有任何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或药物。而如今,全球已有几种疫苗正在推广,这是有史以来从病毒识别到疫苗接种速度最快的一次。能实现这样的奇迹,离不开全球科学家展开的史无前例的科学合作。他们共享基因数据、携手开展临床试验,给世界带来了终结疫情的工具与希望。

  去年成立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旨在加快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并确保疫苗的公平可及。这一创新的全球合作伙伴关系管理着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最复杂的疫苗接种计划。在过去的四个月里,COVAX已经向120多个国家和经济体提供了疫苗。

  世界仍需要更多的疫苗。因此,当看到近期中国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使用批准时,我倍感振奋。其实,早在新冠肺炎疫苗之前,中国研发并生产的高质量、可负担的卫生产品就已经为应对全球健康挑战作出了贡献。这些产品包括诊断工具、疫苗、蚊帐和药品等。

  在过去十多年的时间里,盖茨基金会与中国众多创新工作者和机构都建立了长期伙伴关系。同样的伙伴关系在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和生产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我们相信,凭借这种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中国将成为更加重要的全球公共卫生产品的提供者。

  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在抗击疟疾方面发挥的全球性影响。自屠呦呦带领团队在五十年前发现青蒿素这一抗疟关键药物以来,中国境内的疟疾病例已从每年3000万例降为“零”。这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彰显了中国在这一领域的丰富经验。

  在抗疟产品领域,中国是全球抗疟药物的主要供应国之一。通过开展国际合作,我们相信中国的创新能力和影响力将会继续提升。基金会正在资助中国伙伴的若干创新研究,其中包括生物合成青蒿素。该技术一旦取得成功,将有望保障这一关键成分的持续供应,帮助降低抗疟药物的成本。消除疟疾需要对抗传播疟疾的蚊子,因此我们还在协助中国向全球市场供应更多高质量、可负担的蚊帐,并依托中国强大的研发能力,探索从天然化合物中提取新型杀虫剂的可能。

  在抗疟模式方面,我们正在将中国业经验证的“1-3-7”疟疾监测和响应模式因地制宜地推广到非洲国家。2015年,我们与坦桑尼亚的伙伴一起,在当地成功推出了这一模式的试点项目。经过几年的探索实践,项目已初见成效。令人欣慰的是,世界卫生组织目前正在牵头将这一模式应用到更多疟疾高负担国家。

  在抗疟监测方面,我们还支持中国疾控中心协助非洲疾控中心建立分子流行病学实验室网络和疾病监测系统。此举不仅有助于防治疟疾,也有助于未来非洲大陆预防其他疾病的暴发。实际上,许多抗疟干预措施对于预防下一次全球性疫情也将发挥关键作用。

  通过上述这些项目和其他领域的诸多合作,基金会致力于携手中国为有需要的人带来更多拯救生命的创新。实际上,将药品、疫苗或模式作为公共产品向全球提供、切实抵达需要保护的人群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在研究开发、临床试验、监管审批、生产供应、分配的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紧密、高效的国际合作。

  一个强有力的、获得国际认可的医药产品监管体系对于以上种种创新的实现与落地至关重要。令人振奋的是,中国政府在加强药品监管能力方面有着坚定的承诺。在过去几年的时间里,我们很荣幸地与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在加强监管体系建设和国际化方面展开了卓有成效的合作。与此同时,我们还和其他政府部门、研究机构、私营企业和全球卫生伙伴进行合作,共同推动健康创新。

  我们相信,扩大中国创新影响力的最佳途径是建立广泛而多样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样的关系能有效应对创新价值链中每个环节的挑战,无论是早期研发、开拓市场,还是扩大生产规模、获得监管批准,或是将创新成果引入那些有迫切需求的公共卫生项目中。

  全球合作伙伴关系可以帮助加快这一进程中的每个环节,而我们致力于为此提供支持,因为中国强大的创新实力和人才储备能够、也必将改善世界人民的福祉。无论是新冠肺炎、疟疾,还是我们面临的其他任何全球性挑战,携手合作始终是我们前行的最佳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