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疫情加剧抗疫医疗物资短缺 全球原料药供应格局或重塑?

  “印度疫情更严重了,虽然我目前还算安全,但氧气机等医疗物资极度短缺,也没有疫苗可接种,什么都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感染上,所以近期我会一直在家进行自我隔离。”4月26日,一位目前居住在印度印多尔的中国企业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据印度卫生部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4月25日8时,过去24小时新增349691例确诊病例,连续4天刷新印度疫情暴发以来的单日最高新增纪录,也刷新了全球单日单个国家新增病例的最高纪录。

  从4月22日至4月25日,印度已连续四天单日新增确诊人数超30万例,新增病例的“爆炸式”增长让印度的医疗体系不堪重负。但这仍远远未达终点。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解读此次印度疫情时称,更大的暴发还在后面。

  印度疫情再度升温的同时,中国原料药也成为关注的焦点,4月26日当天,相关上市公司纷纷走出涨停行情。中国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商会分会副秘书长朱仁宗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此波疫情实际与去年印度疫情严重时封城的时候可能比较类似。“因为疫情,印度港口效率、回款速度、订单下降,对出口印度的原料药企来说并不是利好;而疫情导致印度出口受限,其订单转移至中国,这部分将对中国原料药形成利好。”

  但朱仁宗表示,中国原料药不可能长久替代印度原料药的国际市场份额,目前只是因为印度疫情严重带来的短暂机遇。“实际上,中国原料药一直以来都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从2019年开始又有所凸显,但受益于去年疫情刺激,出口业务并未受到太大影响,2020年原料药出口也取得了6%左右的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产能过剩的问题只是被掩盖,而不会消失,其对市场的影响会延后。原料药企业不能因眼下的利好而盲目扩大产能,因为从原料药建厂到投产,再到注册并进入市场需要很长的周期,一旦疫情缓解甚至消失,企业将得不偿失。目前不少国家和地区都在纷纷推动原料药本土生产,未来全球产能将进一步过剩,中国原料药企要有危机意识。”

  印度医疗物资全面短缺

  4月25日,印度中央政府召集疫情严重各邦的首席部长商讨对策时,负责人维诺德·保罗指出,到本月底北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和新德里地区将成为病例新增最快的地区,预计到5月中旬本轮疫情达到峰值时,印度每天新增确诊病例将高达50万例。

  医院人满为患、氧气瓶等医疗设备短缺、医院伤亡事故频发……甚至连遗体都要“排队等待火化”,这是目前印度疫情的现状。

  据印度政府预计,新德里每天将“缺口”16061张配备有氧气设备的病床、约2877张重症监护病床和1450台呼吸机;北方邦每天将“缺口”约16752张配备有氧气设备的病床、约3061张重症监护病床和1538台呼吸机。

  病床同样“一张难求”。印度交通部部长Vijay Singh Kumar就曾在社交媒体上恳求:“请帮帮我们,我兄弟需要一张床治疗新冠。”

  由于感染者太多,如今印度医疗资源不够,除氧气、医院床位供应不足外,印度政府还表示,疫苗供应也出现短缺。

  仅在数月前,印度对新冠疫苗产量信心满满。然而,面对新一轮疫情,印度仍出现了“疫苗荒”。据报道,3月份起,印度取消了疫苗出口。4月中旬开始,大量接种中心因疫苗短缺而关闭,其中东部的奥迪沙邦一周之内关闭了约700家。

  与此同时,印度流行病毒株还出现了双突变。

  据了解,印度B.1.617的双突变株自2020年10月在印度被检出,因含有S蛋白上E484Q和L452R的突变,被称为“双突变”病毒株,是首个被发现同时携带两个突变的毒株。截至4月20日,B.1.617的双突变株已在20多个国家被检出,但其他国家并未发生类似印度的疫情大暴发。据基因组数据提示的流行趋势,B.1.617(印度突变株)的传播性和B.1.17(英国突变株)相当,高于B.1.351(南非株)。

  不过,张文宏指出,病毒突变不是此次疫情完全失控的原因,印度死亡率快速上升主要的原因还是医疗挤兑,“氧气供给都跟不上时很多年轻的病人都可能会死去,原本他们只要有一口氧气吸就能活下来的。印度目前最需要的是氧气,氧气胜过任何药物,可有效降低年轻病人死亡率。”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主管玛丽亚·范·科霍夫认为,印度病例激增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包括过早取消公共卫生管控措施,一些人没有听从指示,没有能够将疫苗覆盖到医疗工作者和老年人群等最需要的人群,以及病毒的变异。“当这些因素同时发生的时候,类似印度的暴发绝对可能发生,而且可能发生在其他国家。”

  上述企业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印度疫情控制确实不容乐观,医疗资源全面缺乏,企业的人都在家网上办公,很多都主动自我隔离。

  我国原料药企业迎来机遇?

  印度疫情再度升温的同时,中国原料药也成为关注的焦点,近期相关上市公司也纷纷走出涨停行情。

  截至4月26日,美诺华(603538)已经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4月26日当天,其他原料药概念股也全线大涨,创业板股同和药业大涨16%,共同药业涨逾15%,东亚药业、奥锐特等个股均涨停。

  业内有分析称,印度疫情或将波及到全球原料药行业,在一定程度上或利好中国原料药企业。

  随着世界化学原料药生产中心向亚洲转移,中国和印度已经成为化学原料药的主要生产国和出口国。尤其是大宗抗生素的生产,两国基本能左右国际市场行情。同时,中国和印度也都是世界上仿制药的主要生产者。

  东方证券研报指出,除美国外,印度和中国是全球原料药供应的两个最大市场,二者合计约占全球产业链的21%,如果考虑非规范市场,二者的市场份额占比预计更高。

  我国原料药产品结构本身与印度较为类似,印度原料药品类主要为抗感染、心血管、中枢神经、呼吸领域,其中抗感染和心血管占比超过50%,而我国原料药在抗感染及心脑血管领域已经有较强的积累。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原料药出口量已迈入千万吨级门槛,达到1011.85万吨,同比增长8.83%;出口额达到336.83亿美元,同比增长12.1%。我国原料药共出口到189个国家和地区,主要出口集中于亚洲、欧洲、北美洲三大市场,合计占据我国原料药出口总额的89%。

  对于此次印度疫情影响,资本市场反应“热烈”,如上所述,相关概念股出现大幅上涨。相关企业也表示看好这波机会。

  仙琚药业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与印度是全球原料药主要供应来源地,随着国内工艺质量水平不断提升,替代效应强烈。受疫情带来的影响,中国原料药企有望在特色原料药方面产生正面影响。

  美诺华也向媒体表示,印度的原料药产能比中国大,开工不足,肯定要转移,转移过后,欧美企业本来从印度采购,有可能变成从中国药企采购,中国药企会变成第二供应商,供应商锁定后不会轻易变,这会改变整个原料药市场占比的划分。重新洗牌过后,原料药全球市场占比会发生变化。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我国都是以大宗原料药出口为主,印度主要是做高端仿制药原料药,不存在替代的问题,而且印度虽然疫情严重,印度很多都不进口,所以对中国原料药的利好或有限,更多的可能是利好一些其他防疫物资。“但因疫情影响导致的原料药供应紧张,也将传导至药品方面。”

  朱仁宗也表达了史立臣类似的观点,并且特别强调,中国绝对不可能替代印度原料药市场。

  朱仁宗预判,今年情形与去年的情况很类似。“去年3月份开始印度因为疫情封国,原料药的生产和出口都受到影响,后续虽然逐步解封,但产能也没能完全释放。印度主要从中国进口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用于仿制药和原料药的生产和出口。疫情暴发将使印度的药品生产受阻,进而减少从中国的原料药进口,加之疫情带来的港口提货慢、回款效率等风险,也使我国企业对印出口更加慎重。但同时,因为疫情印度本身供货能力受限,会出现订单转移的现象,这利好中国原料药企。”

  但朱仁宗强调,出现订单转移是短暂的由疫情带来的影响,实际上早在2019年我国就出现原料药产能过剩危机,只是因为疫情出现延缓了,出现了订单转移,增加了对其他国家的出口。但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即使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原料药的出口均价仍下降了1.5%。

  与此同时,朱仁宗也表示,中国不可能替代印度的原料药市场份额。印度政府对扩大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生产的支持力度很大,印度药企既有积极性,也有技术能力扩大生产;从目前的国际政治环境看,印度也更容易得到西方国家扶持,未来我国部分原料药国际市场份额可能会面临来自印度的挑战;此外,美国、欧洲甚至巴西、伊朗等都在采取措施加大本国原料药的生产供应力度,中国企业一定不能盲目进行扩产,要有危机意识以及未雨绸缪的想法。(编辑:林虹)

  (作者:朱萍,魏笑 编辑:林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