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应对碳中和目标,鼓励能源国企全面低碳转型

  林伯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

  中国政府的碳中和目标为全世界各国提供了一个全面合作,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契机,具有重要发展意义。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大的化石能源系统,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结构的比例约85%。因此,2060年碳中和的宏伟目标意味着中国庞大的能源系统将迎来全面的低碳转型。四十年的转型期很短,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让中国经济在能源需求持续增长的趋势下摆脱对传统化石能源的依赖,需要经济发展方式、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等各方面的深刻转变,也将带来相应的社会转型成本。

  迈向碳中和的40年道路上充满机遇和挑战,国企应积极地尽早入局新能源及电动汽车产业,利用雄厚的国有资金和成熟的技术积累发挥后发优势,成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下的重要参与者和贡献者。

  目前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大的新能源电力市场和电动汽车市场。2019年新能源发电量超过两万亿千瓦时,电动汽车产销量也高居世界第一。但我们却并未在这些战略新兴产业中发现太多国有企业的身影,民营企业仍然在新能源发电及电动汽车产业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在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早期阶段,受益于国家强有力的财政补贴政策,由于民营企业在传统化石能源领域机会很少,纷纷在全国布局新能源,主要是风电、光伏发电等项目,掀起了一波新能源发电装机高潮,为中国新能源产业的爆发式、规模化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近年来电动汽车产销量快速增长的背后驱动力也主要来源于民营汽车企业。以满足消费者需求和盈利为核心目标的民营企业往往比国有企业更灵活和更有效率,因而在新能源和电动汽车等战略新兴产业中占据发展先机并快速扩大市场份额。能源国企在相关产业发展上则主要以大型示范项目为主,在产业系统性布局方面显得较为迟滞。

  能源国企作为目前中国化石能源的绝对主力供给者(估计82%以上),其全面低碳转型的程度和速度是中国2060年达到碳中和承诺的关键。相较于民营企业,国企具备着雄厚的资金实力和成熟的能源技术积累等优势。

  中国想要实现2060年碳中和的目标,传统能源国企必须做出承诺,尽快实现企业层面的碳中和。当然,企业全面低碳转型的过程会伴随着不小的成本和代价,能源国企会遇到强力锁定的大量化石能源资产如何处置,固有的成熟生产模式如何改变、传统业务板块如何重新布局、相关就业人口如何转移及安置等诸多棘手问题。所以,在碳中和目标的背景下,能源国企可能需要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和“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精神,从当下开始逐步降低化石能源生产比重,增加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等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向“净零排放”目标迈进。

  在政府的鼓励下,传统能源国企应该可以实现从化石能源企业向新能源企业的转型,提升在新能源市场和电动汽车的竞争力。国企的深度参与和积极布局将营造良好的产业外部发展环境,为去补贴后发展略显乏力的新能源和电动汽车产业提供更为广阔的增量空间。

  在新能源及电动汽车领域,能源国企起步较晚却存在后发优势。能源国企可以发挥自身资本、技术和成本优势,“集中力量干大事”,以行业领导者的姿态促进新能源发电、储能、电动汽车产业更快速、更深入的融入未来低碳能源系统。同时,具备丰厚资金实力的国企能够为相关产业的发展创造稳定的市场预期,从而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有助于加快推动供给侧储能、电池快充、电动汽车V2G等技术的创新和规模化应用。

  中国政府需要鼓励化石能源国企全面进行低碳战略转型,引导企业调整能源供给侧结构,逐步弱化或剥离化石能源生产业务,将投资重点聚焦于新能源发电、储能、电动汽车、绿氢等清洁能源领域。政府可以从法律法规制定和财税政策激励两方面推动企业低碳转型进程。一方面,制定相应法律法规,加强立法保障,督促国企尽快开展全面低碳转型,并将国企的清洁低碳转型列入国资委考核。另一方面,给予能源企业相应政策支持,采取市场化机制减少能源国企的转型成本。例如,对于国企大规模投资建设的新能源及电动汽车产业给予适当税收优惠,对国企积极研发示范的CCUS及绿氢等变革性低碳能源技术给予适度补贴,进一步提升和凸显技术低碳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