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断臂转型遇阻 中天国富股权遭冻结

  证券时报记者 谭楚丹

  民营券商股权被冻结又添新例。

  近期,证券时报记者从天眼查获悉,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冻结中天金融持有的中天国富证券股权,中天金融所持股份为94.92%,涉及金额31.14亿元。对此,中天国富证券相关人士给予回应,“该事项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

  据了解,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同期还冻结中天金融持有的贵阳金控股权、中天城投股权。

  在地产行业下行期,中天金融经营状况、转型思路一直受到各方关注。1月6日,该公司公告出售中天城投的最新进展,称收到受让方15.58亿元的定金已转为第一期股权转让价款,第二期转让价款29.59亿元尚未收到。

  中天国富股权被冻结

  天眼查信息显示,中天金融持有的中天国富证券股权在1月初被冻结,执行法院为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从执行通知书文号来看,此次股权冻结缘于申请人提出的财产保全。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控股股东,中天金融持有中天国富证券94.92%股权,认缴出资额为31.14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年末,中天金融持有中天国富证券31.14亿股。中天国富证券的其余股权则由上海证券持有,持股比例为5.08%。

  回顾中天国富证券的历史沿革,自贵阳金控收购海际证券(中天国富证券前身)以后,公司在2016年12月进行增资扩股,注册资本达到32.80亿元,贵阳金控持股94.92%。2017年,中天金融受让贵阳金控持有的全部股权。至今五年,中天国富证券注册资本规模未发生变化,中天金融在资本金方面未对旗下券商提供有力支持。

  资本金补充是券商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动力,而根据历年年报数据,2017~2020年期间中天国富证券净资本依次为43.87亿元、41.39亿元、44.73亿元、44.73亿元,变化不大,在业内的排名保持在第70~75名之间。

  上述冻结事项是否会对中天国富证券经营带来影响?对此,中天国富证券相关人士回应证券时报记者时表示,从法律上来说,公司不会受到大股东股权冻结的影响,该人士还提示,截至11日中天国富证券也没有收到集团的相关公告。

  券商股权被冻结在证券业中并不多见,上一次案例发生在2021年7月。彼时,民生证券35亿股被冻结,冻结股份均为泛海控股持有,乃因烟台山高弘灏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就合同纠纷将泛海控股及其控股子公司沈阳泛海诉至济南中院所致。

  出售地产筹谋转型

  证券时报记者从天眼查信息中注意到,中天金融在2022年1月初被冻结的不只是旗下券商股权,其持有的贵阳金控股权也被冻结,涉及金额151亿元。另外,中天金融持有的中天城投股权同样被冻结。

  中天金融涉诉较多,去年三季度至今,该公司已被贵阳观山湖区人民法院和云岩区人民法院合计执行32.09万元。

  根据2021年三季报,中天金融前三季度收入为58.74亿元,同比下滑2.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0.03亿元,出现亏损。具体来看,中天金融扣非净利润在第二季度已出现负值,彼时亏损9454.34万元,到了第三季度亏损额扩大至9.08亿元。

  中天金融在解释前三季度业绩变动原因时称,“主要因为计入损益的借款费用较上年同期增加;本期结转的房地产销售收入结构与上年同期结转销售收入的结构差异等,导致当期房地产销售毛利下降。”

  2021年9月,中天金融开始出售旗下重要资产——中天城投10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3个月后作价由原来的180亿元大幅缩水至89亿元。2022年1月6日,公司公告称,已收到受让方支付的15.8亿元定金,佳源创盛和上海杰忠向公司出具了书面确认函,该部分定金价款已转为本次交易的第一期股权转让价款。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收到受让方应按协议约定支付的第二期股权转让价款29.59亿元。

  中天金融此次出售重大资产,是为了向金融转型,还是拯救资金链?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中天金融的总负债为1386亿元,同比增长约19%。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公司表示,地产股权交易完成后,公司业务主要包括保险、证券、基金等金融业务和会议、会展、酒店、教育、体育等现代服务业。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