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海德曼:工业母机小巨人站上大舞台 助力打造大国重器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玉环市是浙江省东南沿海的一座小县城,三面临海,藏龙卧虎。国内知名的高端数控机床生产企业——浙海德曼(688577)就坐落于此。

  海德曼,来自于英文“Headman”的音译,本意是“领头人”。自成立以来,浙海德曼一直专注于数控车床领域,经过近30年的发展,公司攻克了多项高端数控机床的卡脖子技术,在高端数控车床的精度、精度稳定性等技术水平方面,已经达到国际高端数控车床的技术水平,产品不仅实现了国产替代,还远销德国等机床强国。

  今年8月,国务院国资委强调,要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动中央企业主动融入国家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创新体系,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会议中将工业母机直接放到首位,排序甚至在高端芯片、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之前,足以体现其重要地位。

  浙海德曼跨越式发展的原因是什么?新形势下对公司及行业带来怎样的变化?为此,近日,证券时报采访团前往浙海德曼,与公司多位高管进行了一场深度对话。

  跨越式发展

  浙海德曼,位于玉环的临港北侧,依山面海。走进车间,伴随着机器轰鸣声,经过开槽切角、打磨抛光、组装测试等一道道工艺后,一台台白色机身,黑色底座的智能车床,在成品车间一字排开。而发货区的工人们,则正在为整装待发的机床装车忙碌着。

  近年来,频频发生的贸易摩擦,使得国人对大国重器尤为看中。这也与浙海德曼的发展和命运息息相关。“振兴民族工业,产业报国”,浙海德曼的使命,被高高的悬挂在公司行政办公楼的大堂。

  “对标德日,进口替代”是浙海德曼的高端数控机床定位,极具性价比竞争优势,使得公司产品非常受欢迎,不仅实现了进口替代,还远销德国等机床强国。

  回溯发展征程,浙海德曼经历了多个重要节点。公司发端于仪表车床,起步于经济型数控车床,发展于高端数控车床。

  铸造大国重器,需要把工业母机做到极致。30年前,浙海德曼创始人、董事长高长泉,带着“做好一件事,当个好工匠,做出好机床”的初衷,从三尺讲台下来投身于制造实业。

  创业初期的往事,高长泉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浙海德曼的前身华丰机床厂,从作坊式工厂起步。大家吃在华丰、睡在华丰,只为设计制造仪表车床”。

  说到企业文化,创二代的高兆春深有体会。他说,“父亲在华丰创业的时候,他还是小学生,无数次从梦中醒来,总有父亲与师傅们在车间熬夜的身影。”

  “从创业初期的做仪表机床,到现在做高端数控机床,在这种巨大的跨越中,还经历了普通数控机床的发展阶段,这一步对于后来公司进入高端数控机床非常重要。”浙海德曼总经理白生文称。

  据了解,20世纪初,国内数控机床的需求进入高速增长期,海德曼抓住市场机遇,不断创新,终于在2001年成功地推出了普及型数控车床,实现了由仪表车床向数控车床的转型。2006年,海德曼陆续推出直线导轨普及型数控车床,其中的HCL300/HCL360为代表机型,深入玉环乃至温台企业千家万户。

  “现在,在玉环的一些整体搬迁的山村,华丰的仪表车床还有像文物一样,证明着屋主人的创业经历。从当年华丰的一二千元车床,到现在供不应求的一、两百万元机床,这不仅仅是产品的迭代,更是技术进步的成果,经济发展的成果。想到这些,我为自己扎根玉环而庆幸。”白生文感慨地说。

  目前,浙海德曼有高端数控车床、自动化生产线和普及型数控车床三大品类、二十余种产品型号,且均为数字化控制产品。产品主要应用于汽车制造、工程机械、通用设备、军事工业等行业领域。

  攻克三大核心技术

  打破外企垄断

  机床,是将金属毛坯加工成机器零部件的机器,是制造机器的机器,所以又称“工业母机”。机床工业的现代化水平,是一个国家工业发达程度的重要标志。

  “回顾浙海德曼的成长历程,可以简单的看成是中国机床行业发展的一个缩影。”白生文称,过去20年,浙海德曼赶上了行业的快速发展期,在经历过低迷期,好在公司走对了一条适合在中国机床行业发展的道路。

  在国内机床市场低迷的环境背景之下,浙海德曼克服困难,成长为行业小巨人,是多重因素的综合结果,但不得不提及公司对核心技术的掌控。

  “现在回头再看,在制造体系的路径上,浙海德曼的核心技术自主化发展道路,比较符合中国机床行业发展现状,因为中国的机床行业配套还比较弱。”白生文表示,机床行业的发展主要有两大路线,其一是欧美路线,社会化协作,以配套为主;其二是日系路线,核心技术全部自主。基于对中国机床行业的了解,浙海德曼选择日系路线,自主发展掌握核心技术。

  目前,浙海德曼所生产的车床,均为数控车床类产品。决定数控车床发展水平的根本出路,是核心技术和基础技术自主化。而数控车床的核心部件包括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尾座部件、数控系统、导轨、丝杆和轴承等。其中,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和尾座部件,最为业界看中。

  据介绍,经过近10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发展,公司掌握了高端数控车床的核心技术,实现了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尾座部件的自主化生产。

  白生文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公司也是通过持续的研发投入,才在这些核心技术方面取得重要突破。这其中的多项技术水平,在行业内都处于前沿,打破了海外企业长期以来垄断局面,改善国内机床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困境,推动行业共同发展。

  比如说刀塔部件。伺服刀塔是高端数控车床核心部件之一,伺服刀塔直接参与车床的实际切削,其可靠性、精度对主机的影响具有决定意义。随着智能制造和互联网+在制造业的展开,切屑的自动化处理成为高端数控车床能否应对自动化工况的重要环节,其中伺服刀塔的高压耐受能力就成为能否实现切屑(断屑)自动化处理的关键。

  目前,国内大部分数控车床企业都是通过外协采购伺服刀塔部件,但高精度的高端伺服刀塔均依赖进口,能否采购到高精度高端伺服刀塔成为影响车床精度高低的一大重要因素。

  不过,浙海德曼高端数控车床装配的伺服刀塔,由公司自主研发、设计和生产,并已经获得国家专利。该伺服刀塔具有精度高、分度速度快、刚性好的特点。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可达到相邻刀具换刀时间控制在 0.15s;换刀时刀塔不用抬升,有效避免了冷却水、切屑等的侵入,同时保证了刀塔的高压断削和可靠性。

  “在国内机床企业中,同时掌握高端数控车床主轴(同步电主轴)、刀塔和尾座三大核心技术的企业,目前国内同行中只有浙海德曼一家。”对于公司掌握的核心技术,白生文颇为自信。

  把创新主战场定位在客户

  目前,世界排名前列的数控机床制造商哈挺、马扎克和中村留等外企机床企业,他们在机床领域有近百年的沉淀积累,占据着高端机床的主导。而在高端数控机床,浙海德曼虽已涉足,但只是新兵。

  与国际知名数控机床制造企业相比,不论是整体产品的技术水平,还是综合生产管理能力,或是在市场上的品牌声誉,均有一定差距。特别是在世界先进高端数控机床产品研发、制造的综合能力和经验上,浙海德曼与世界知名数控机床制造企业,仍存在比较明显的实力差距。

  如何与这些巨头海外企业同台竞技,实现国产替代?浙海德曼采取的策略——创新实用。

  “把创新的主战场定位在客户实用上,基于市场的个性化需求,把自动化作为标准,满足需求定制化要求,与客户联合开发。”白生文称,浙海德曼进入到高端数控机床领域才几年的时间,必须得承认与海外巨头企业的差距。只有通过持续的创新,找对适合公司发展的发展道路,也能不断缩小差距,实现进口替代。

  据介绍,随着下游产业升级的需求,机床行业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方面呈现新变化,主要包括四点:发展更为高效、复杂、精密的加工技术;与智能化进一步融合;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转变;整合上下游供应链。

  “跟海外知名企业相比,浙海德曼的短板还很明显,所以在创新方面,必须从客户实用作为突破口。”白生文指出,国际品牌竞争对手,多以产品多样性为主要特点,面向全球市场,客户面广,以标准化产品销售为主,尤其没有精力为中国众多的中小企业提供个性化的定制服务。浙海德曼以核心技术自主化和基础技术平台为支撑,瞄准具体行业、客户、零件开展深度个性化服务,取得细分领域竞争优势。

  据悉,浙海德曼的研发中心,是公司项目开发和技术革新的主要部门,专门负责产品、基础技术、新项目及新工艺的开发。该研发中心在广泛收集产品的市场定位和需求情况下,根据公司产品和生产能力形成可行性报告,组织评审团评审,评审通过后予以立项。新产品研制完成后,会对设计和开发的产品进行确认,以确保产品能够满足规定的使用要求。达到研发和生产双重标准后进入量产阶段。

  经过持续的投入,目前浙海德曼已拥有8项发明专利,诸多项实用新型专利、软件著作权等。此外,公司的科研实力、技术水平和技术应用获得了多方的认可,先后被认定为“高端机床与智能制造工程中心”、“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数控机床动态误差分析关键技术与应用)、“浙江省级企业技术中心”、“浙江省级企业研究院”等。

  值得一提的是,浙海德曼的HTC550、T65、VZ7000三款高端数控车床,分别于2016年、2019年、2020年获得浙江省装备制造业重点领域省内首台(套)产品的称号。该项荣誉由浙江省经信厅组织开展全省首台(套)产品的申报、认定和监督管理,旨在鼓励浙江省企业积极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技术含量高、经济效益好的装备工业产品,提升浙江省装备制造业的整体水平。

  高端数控机床前景可期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浙海德曼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27亿元、3.8亿元和4.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766.26万元、4559.82万元、5323.47万元。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为2.71亿元;净利润为3932.74万元。

  纵向比较来看,在2018年-2020年,浙海德曼的业绩其实变化不大。对此,高兆春向记者表示,如果单单从数据来看,确实没有太大变化。但是,拆分来看,产品的收入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

  “现在年报数据的含金量,与以往年份大不一样。”高兆春解释称,2012年以来,普通数控机床一直是公司的业绩的主要来源,每年都能维持在2亿元左右。公司2012年转型升级到高端数控机床领域后,一直对普通数控机床做减法。原本,该项目业务的收入为零,但这些年来,通过不断的产品结构升级,高端数控机床的销售取得了快速增长。到目前,高端数控机床的业绩贡献,已经占到了公司总营业收入的八成左右。

  同时,高兆春还补充说,而机床行业,又是一个资金、技术、人才密集型的产业,投入与产出都需要一个过程,不能短期内出现爆发式增长的情况。

  “浙海德曼走的路线是替代进口,竞争对手是德国、日本,或者韩国的知名海外企业,与他们直面竞争,抢订单。”高兆春称,目前,国内机床行业竞争结构,呈现“高端失守、中端争夺、低端内战”局面。

  浙海德曼竞争底气有据可依,根据对公司主流机型T55的实测,在定位精度和重复定位精度上,高于国内精密数控车床。与国外精密数控车床相比较,其精度相近,或某些参数高于。同时,公司采用高性价比的定价策略,以低于国际品牌竞争对手同类产品的价格抢占国内市场,让客户以较低的开支获得国际品牌产品的类似品质。另外,由于浙海德曼实现了主轴部件、刀塔部件、尾座部件的自主化生产,对应的备件费用相比进口品牌大幅度降低,从根本上降低客户的后期维修使用成本。

  高兆春称,从这些年的观察来看,进口替代这块市场空间非常大。原来,浙海德曼的规模,知名度也不高,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但就是在这种情况,浙海德曼还是通过纯粹的市场行为,一个山头一个山头攻,一点一点的市场抢,都慢慢做起来了。通过这次上市,公司不仅增强了资金实力,也提升了知名度,这对于开拓市场,将会起到极大的提升作用。

  据悉,在中美贸易摩擦下,包括高端数控车床细分行业在内的高端数控机床技术受制于发达国家,在高端禁售、技术限制的背景下,突破核心技术,生产高精度、高可靠、高稳定性的高端机床不仅是机床产业的使命,更是突破技术瓶颈、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国家使命。这对掌握核心技术、核心部件自主、产品精度高、智能化程度高、实现“替代进口”的机床企业是一个良好的机遇。

  “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增速明显,比前几年明显放量,其中收入同比增34.97%、净利润同比增长26.77%。这都是因为公司产品结构调整、大家辛勤付出换来的。今年9月底,公司募投项目正式投产了,这是高端数控机床生产基地,公司未来的增速,可以期待。”高兆春如是说。

  践行创新理念,才能找到突破口,发现创新价值所在。突破技术瓶颈,掌握核心技术,实现“替代进口”,为企业,为行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发展机遇。随着浙海德曼滨港智能制造工厂的正式投产,高端个性化服务将在“替代进口”中进一步发挥作用。浙海德曼已经站到了铸大国重器的高度,眼前是波澜壮阔的无限憧憬。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