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富润:弘扬枫桥经验 《六十条》基本法护航创新发展

  证券时报记者 李小平

  随着时代变迁,诞生于半个多世纪前的“枫桥经验”,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如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孕育了新时代“枫桥经验”,“枫桥经验”实现了新的飞跃。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根本遵循。而今的“枫桥经验”,已成为全国政法战线的一面旗帜。

  作为“枫桥经验”发源地的上市企业,浙江富润(600070)董事长赵林中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的15年时间里,先后12次向全国两会提交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的建议,建议政府工作报告或“两高”报告中写入“发展创新‘枫桥经验’”。公司多年的实践和经验认为,“枫桥经验”是个宝,企业治理不能少。

  基层经验写进

  治国理政纲要

  位于浙江省诸暨市东部的枫桥,是一个经济、文化名镇。镇上马路两侧楼房林立,井然有序。穿城而过的枫溪,流水潺潺,为宁静小镇增添了灵气。

  依水而建的“枫桥经验”陈列馆,外观设计古朴典雅。走进陈列馆,橱窗和墙壁,“枫桥经验”的诞生、演进历史资料,也将记者的思绪拉回到“枫桥经验”岁月变迁。

  20世纪60年代初,诸暨县枫桥镇的干部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1963年11月,毛泽东同志亲笔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枫桥经验”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枫桥经验”的陈列馆中,就陈列着为“枫桥经验”发展和推广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代表人物。在这些代表人物中,就包括富润控股集团党委书记、浙江富润董事长赵林中。

  赵林中,诸暨人,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先天的地缘因素,使得赵林中较早接触和了解到“枫桥经验”。在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赵林中回忆称,“我知道‘枫桥经验’的时候,还只有十来岁。当时,根本没有想过‘枫桥经验’就出在我们身边。”

  那时,赵林中还在诸暨的一个合作社工作,看到墙壁上“枫桥经验”的标语,他很自然地联想到,墙壁上的“枫桥”是古诗《枫桥夜泊》中的“枫桥”。而年长的同事告诉赵林中,“枫桥经验”的枫桥,就是诸暨县的枫桥镇。

  “毛泽东同志对我们小小诸暨县的一个镇的做法亲笔批示,还要推广,这是什么概念啊!我简直感到不可想象,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讲就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赵林中如此感慨。

  自此,“枫桥经验”就在赵林中的脑海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在后来的工作中,他自觉坚持实践和推广“枫桥经验”。

  据了解,1998年至2013年,赵林中在担任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的15年里,先后12次提交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建议、意见;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代表团会议时,还作了《建议把创新发展“枫桥经验”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发言。

  新时代赋予了“枫桥经验”新内涵,经过诸如赵林中等一批人的努力,新时代的“枫桥经验”成为了国家治理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2019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推广促进社会和谐的“枫桥经验”,构建城乡社区治理新格局。“枫桥经验”终于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要求,正确处理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

  党建引领公司发展

  枫桥镇与诸暨市区相距约半小时车程。赵林中麾下的富润控股集团,就坐落在诸暨市陶朱路。这家靠县工业局拔款10万元和港胞捐赠针织旧设备起家的小厂,经过近40年发展,已成长为多元化的企业集团。其中,旗下上市公司平台浙江富润经过转型升级,如今正集中资源发展互联网服务等新兴业务。

  “作为‘枫桥经验’发源地的企业,我们对‘枫桥经验’始终怀有深厚的感情。”赵林中表示,企业的指导思想非常明确,就是要把“枫桥经验”运用到企业治理中,融会贯通坚持好、创新好、发展好。

  据了解,浙江富润的前身是国营诸暨针织厂,创建于1982年。1992年至2003年间,在国有企业改革解困的特殊背景下,按照诸暨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连续合并了国营诸暨酒厂、国营诸暨毛纺织厂、诸暨纺织总厂、国营诸暨绢纺织厂、国营诸暨化肥厂、诸暨市商业集团(诸暨市商业局系统)及下属16家国营商业公司,累计接收21家困难国有企业和1家二轻大集体企业,接收安置职工9400多人。

  “22家被并购的企业,五花八门,有的甚至是解放前就有的,每一家都有自己的文化。”谈起当时企业的状况,赵林中至今记忆犹新。

  赵林中说,如何“发挥政治优势,相信依靠群众,加强管理基础,就地解决问题,减少消极因素,实现和谐平安”,加速融合,靠的就是“枫桥经验”。经过盘整、调理,富润控股集团从一家困难的国有针织小厂,逐步发展成为以纺织、印染、商贸、无缝钢管为主业的大型企业集团,并培育了诸暨市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浙江富润。

  这些年来,不管牌子怎么换,体制怎么改,内部机制怎么变,赵林中坚信,党建是企业生命线,党建也是生产力,企业党组织的战斗力不能削弱,执行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不能放松,思想政治工作不能弱化。

  在企业治理中,浙江富润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旗帜鲜明抓党建,理直气壮抓党建,坚定不移抓党建,把提高企业效益、增强企业竞争力、实现资产保值增值作为党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富润纺织公司纺纱厂细纱工段长王鸽,勤学苦练,刻苦钻研,创新了细纱巡回、接头、换粗纱等先进操作方法,提高了生产效率。她所在班组每年为公司创造效益近200万元,她个人被评为“中国纺织大工匠”、浙江省劳动模范。

  去年春节疫情期间,为复工复产赶订单,在外地员工不能上岗、操作工严重不足的情况下,王鸽等一大批已经退休的普通操作工人,放弃休息,披挂上阵重回一线。企业把职工当主人,职工把企业当家,自觉参与企业管理,每年数千条建议、意见,是促进改革发展的“金点子”。

  以“枫桥经验”加强企业治理,以改革、发展为中心的富润控股集团,在实践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其中,旗下浙江富润自1997年上市以来总资产从1.7亿元到62亿元,增长26倍;净资产从1.4亿元到28亿元,增长19倍;市值从5亿元到50多亿元,增长10倍;累计现金分红5.5亿元,累计上交税收11.6亿元。

  建立机制创新发展

  富润控股集团实践和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重要载体,是制定了《经常性思想政治工作条例》。

  据悉,1996年,富润控股集团把多年来企业法人治理和思想政治工作的制度、做法,进行系统的总结、归纳和提升,形成了《经常性思想政治工作条例》,《条例》把“枫桥经验”贯穿到企业治理、企业文化的全过程,成为企业的基本法。

  上述《条例》共八章六十一条,富润的员工们亲切地称它为《六十条》。内容涉及:职工生活管理、家访慰问、生产经营、劳动管理、劳动争议和劳动安全、民主管理、表彰先进颂扬新风、党建群团工作、职工离退休管理、孝德文化等方方面面与企业相关的工作。

  记者注意到,围绕职工关心的问题,《六十条》有十分明确的访问、帮助、祝贺、奖惩、扶困等措施。每项条款的实施也都明确了操作方法,每项操作方法都明确了提示人和责任人。不仅规定做什么,而且规定了怎么做,什么时候完成。建立了标准化、规范化的实施流程、操作指南。

  比如,为建立帮扶助困的长效机制,富润控股集团于1996年就成立了困难职工基金会,迄今累计捐款13万余人次,救助困难职工1.8万余人次,救助金额2000多万元,这也成为职工抵御困难的坚强后盾。同时,富润人还连续30年在每年春节期间组织60多个慰问组,对3000多名离退休职工、军人家属上门慰问,不留“被遗忘的角落”。

  施行25年来,富润人的《六十条》与时俱进,先后作了九次修订,修改达150多处,保持与党和政府治国理政、社会综合治理同向同步。如2018年第九次修订时,增加了破除陈规陋习、倡导文明新风和弘扬传统孝德文化等内容。

  如今,富润人制定的《六十条》,已从最初促进企业稳定和谐的基本制度,逐步提升为涵盖党建、文化、思想、公益等的综合治理模式,成为构建和谐企业的重要载体,做到“小事不出车间分厂和子公司,大事不出集团,矛盾尽可能不上交政府”。

  据了解,富润人制定的《六十条》于2014年通过质量管理体系认证,2006年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向全国纺织行业进行推介,获得新华社《半月谈》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奖,入选中国政研会思想政治工作年度创新榜。富润控股集团也被命名为“枫桥经验”创新发展实践基地、全国文明单位、全国创建和谐劳动关系模范企业。

  在三十多年坚持传承和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实践中,赵林中真切地感受到:“‘枫桥经验’是个传家宝,企业治理不能少!”

  探索新时代枫桥经验企业版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枫桥经验”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提供了根本遵循。

  2019年,富润控股集团成立了“枫桥经验”与企业治理研究所,把探索新时代“枫桥经验”与企业治理标准作为进一步的研究方向,致力打造“枫桥经验”企业版。起草工作引起了相关政府部门的重视,列入了诸暨市坚持发展“枫桥经验”化解信访矛盾“七大行动”任务分解清单,列为浙江省委督查工作内容。

  今年4月,浙江富润以上市公司公告形式,发布“枫桥经验”与企业治理规范,规范涉及组织建设、民主治理、平安企业、思想政治教育、履行社会责任、现代治理体系等方面。该规范已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自2021年5月1日起试行,在实践中与时俱进不断完善提升。

  赵林中称,这次把“枫桥经验”引入上市公司并通过公告形式发布,既是向投资者传递公司坚持发展“枫桥经验”的决心,也是向其他上市公司进行推荐,这也是企业的一种社会责任。上市公司不能只讲利润收入,只关心股价市值,也要讲责任讲情怀。

  作为“枫桥经验”的践行者,在赵林中看来,新时期“枫桥经验”已超越了综治、调解、信访等内容,可以涵盖基层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覆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方面、各个领域。

  比如企业治理,2016年,浙江富润通过并购重组,进入互联网大数据新兴产业,从原来的印染纺织传统产业变为双主业,2020年又把传统产业剥离,集中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产业。“浙江富润这些年来的转身动作,‘枫桥经验’发挥了不少作用。”

  不过,不是每一起并购都能给收购方带来好运,很多企业的并购结果,往往事与愿违,甚至会因一次失败的并购陷入泥潭。

  公开资料显示,并购已成为A股市场事故多发地,特别是跨界并购,成功率较低。近年来,不少上市公司的并购案出现业绩承诺违约,业绩对赌期一到就变脸,上市公司和重组交易对方难以融入,闹到对薄公堂的也不在少数。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浙江富润的做法是,在对赌期快结束时,和交易对方友好协商追加业绩承诺,当时得到了监管部门的肯定。现在又实施股权激励,进一步让大家一起走下去、走得远。”赵林中称,互联网企业大多创业时间短、员工年龄小,不大注重党建方面工作。通过输入《六十条》、输入“枫桥经验”与企业治理规范,对加强融合发挥了一定作用。

  赵林中表示,面对严峻复杂的形势和环境,面对种种不确定性,要不断增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的政治担当、事业担当和使命担当,进一步提高运用“枫桥经验”的底气信心和能力水平。集团将利用股份公司数字科技的优势,运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5G等技术,对“枫桥经验”进行深化创新,以实际行动当好“枫桥经验”的坚定维护者、积极建设者和全面展示者,让“枫桥经验”在富润的实践有更坚实的基础和创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