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年内首家被取消审核 欣巴科技上会前夜发生了什么?

  三轮问询均已完成,就差临门一脚,上会前夜,筹划大半年时间的欣巴科技上市申请突遇变数。据深交所披露,原定于6月9日上会审议的欣巴科技,在创业板上市委审议会议公告发布后突然出现重大事项,其发行上市申请于6月8日被取消审议。

  欣巴科技因此成为创业板2021年首家在上会前被取消审议的拟上市公司。公开资料中,欣巴科技并没有披露重大事项相关事宜,其此次上市申请是否会因此被彻底终止尚不确定。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欣巴科技上会公告发布后,公司出现第二次重大变故。

  6月2日,创业板上市委发布欣巴科技审议会议公告,将有包景轩、杨雄、张涛、黄迎淮、舒萍等创业板上市委委员参与审议公司上市申请。6月3日,包景轩委员突然申请回避参加欣巴科技审议会议,上市委紧急更换为史博委员出席审议会议。

  创业板上市委临时更换审议会议委员同样是今年以来创业板首例,不过包景轩为何申请回避,其与欣巴科技有着怎样的关联关系,创业板上市委和欣巴科技均未对此进行说明。

  两次突发变故后,欣巴科技是否还能正常登陆创业板市场,其背后还有多少疑问等待公示?

  五年实现上市

  欣巴科技从事自动化物流系统的研发、设计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交叉带分拣系统、自动化输送系统、自动化仓储系统及其他物流设备。

  综观欣巴科技的创业发展之路,可谓顺风顺水。欣巴科技成立于2015年,当年客户主要为服装行业客户及自动化物流系统承包商。成立第二年,欣巴科技快速切入快递行业自动化物流系统市场,成为快递巨头韵达股份的供应商。

  据其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欣巴科技营收分别为4.8亿元、8.12亿元和10.36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407.08万元、4675.09万元和1.03亿元。

  2020年11月4日公司创业板IPO申请获得受理,同年12月1日进入问询阶段。截至2021年4月28日,欣巴科技顺利完成三轮问询,坐等创业板上市委放行。

  如不是此次出现重大事项,欣巴科技将带着4.81亿元募资计划登陆资本市场,正式建立自己的自动化物流装备生产基地、研发中心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从成立到上市,欣巴科技仅用五年时间就实现飞跃式发展,速度碾压创业板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更是远超其服务的快递行业所有上市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五年时间内,欣巴科技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生产体系,一直采用“轻人力”运营模式,公司既无生产场地,又无专门生产加工人员,相比同行业上市公司,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和销售人员数量同样较少。

  欣巴科技披露称,公司报告期各期末员工分别为84人、134人、229人,人均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716.39万元、744.85万元、571.06万元。

  这意味着,仅依靠为客户提供自动化分拣输送为核心的综合解决方案,欣巴科技就快速比肩快递服务同行业上市公司。

  2000年成立,2016年登陆创业板的今天国际,同样是自动化物流系统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2019年-2020年,今天国际业绩双增,营收分别为7.12亿元和9.3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751.48万元和6049.31万元。

  1995年成立,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的东杰智能主要从事智能物流成套装备的设计、制造、安装调试与销售,产品包括智能分拣输送系统、智能物流仓储系统、智能立体停车系统、智能涂装生产系统等。2019年和2020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7.36亿元、10.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052.01万元和1.04亿元。

  欣巴科技表示,现阶段公司主要集中于交叉带分拣系统及自动化输送系统等产品,产品品类相对单一。凭借不能自己生产的单一产品解决方案,欣巴科技无论人均业务收入,还是盈利能力均完胜同行业上市公司。

  独立性受质疑

  成立短短五年时间,欣巴科技如何实现逆袭市场?创业板上市委三轮问询,连发51问,其中重点关注公司实控人的历史变革、关联方和关联交易、客户来源情况、营收真实性等问题。

  事实上,欣巴科技能够实现业绩快速增长,其背后难以摆脱之前实控人的影响。

  2015年3月,欣巴科技刚成立时,是由朱玲燕、金卫平、李海星等三名自然人以现金出资方式设立有限公司,分别持股65%、30%、5%;2015年7月,朱玲燕将其持有的欣巴有限全部股份转让给金卫平。

  2015年8月,上市公司永利股份以2249万元的价格对欣巴有限进行增资并持有欣巴有限51%股份。实际控股两年后,2017年12月,永利股份将其持有的欣巴有限26%的股权以15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金卫平。

  2017年12月29日之后,欣巴有限的控股股东、实控人变更为金卫平。经过历次股权转让和增资后,截至招股书签署日,金卫平直接持有欣巴科技43.50%的股权,并通过上海欣阔、上海欣珩间接控制公司合计4.02%的股份。因此,金卫平为欣巴科技的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永利股份仍持有欣巴科技12.96%股权,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历经三次实控人变更,截至2018年公司报告期开始,欣巴科技的实控人才变更为金卫平。

  值得注意的是,欣巴科技三次实控人变更中,金卫平的出资方式非常少见。2015年7月,朱玲燕转让欣巴有限1300万元出资额(实缴520万元)给金卫平,双方约定金卫平可以在5年内完成股权转让款支付,并且按照10%年利率支付占用费。

  2017年,永利股份向金卫平以1560万元的对价转让欣巴有限26%股权时,金卫平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中1500万元来源于上海活炻投资的借款,剩余资金来源于其自有资金。

  金卫平的上述借款和利息直至2019年8月才全部清偿完毕,其还款来源多是欣巴科技的后续分红和股权转让获得。

  换句话说,欣巴科技的现有实控人几乎没有真金白银的投入,就获得了拟上市公司的实控权。前期的投资人、永利股份等与金卫平和欣巴科技背后有着多深的关系,才能如此鼎力支持?

  欣巴科技的实控人变更因此受到市场和深交所的多次质疑。深交所问询,要求欣巴科技重点说明历次变更涉及的背景、原因,程序是否合法合规,定价是否公允,资金来源是否合法合规等。

  深交所甚至直接质疑,欣巴科技相关股权变动是否真实,是否存在与公司共同生产、共用采购、销售渠道、共用原材料、为公司提供外协的情形,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等情形。

  欣巴科技认为, 2017年12月,永利股份转让控股权后,欣巴科技的经营战略、组织结构以及中高层管理人员均未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公司的经营具有独立性。但是其与前实控人和现在股东之间的业务交集难以让投资者信服。

  公开资料显示,永利股份是国内轻型输送带行业的龙头企业,专业从事各类轻型输送带的研发、生产及销售。永利股份的客户市场与欣巴科技有着共同的交集。

  2015年开始,永利股份就持续关注下游行业应用市场,彼时入主欣巴科技就是为了布局下游市场。奇怪的是,2016年,欣巴科技通过参与韵达股份招投标快速切入了快递行业自动化物流系统市场,业绩开始大幅提升,永利股份却选择把控股权拱手相让,其背后的逻辑难以让投资者琢磨。

  在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函中,欣巴科技称,报告期内,永利股份及其实控人等不存在与公司主业相同或相似情形,不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等情形,不存在通过不认定永利股份实控人为公司实控人来规避同业竞争、股份锁定的情形。

  成长性疑问

  实控人变更后的欣巴科技在报告期内快速实现了业绩飞升,满足了上市要求,但是独立经营下,其成长性是否能够长久?

  招股书中,欣巴科技提示经营风险称,公司面临着客户集中、行业集中的经营风险。报告期内,公司最终客户属于快递物流行业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达97.24%、99.08%、99.45%。

  按同一实控人合并口径计算,欣巴科技来源于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分别达89.25%、95.42%和85.56%,其中来自于韵达股份的收入占比分别达68.47%、65.05%和46.85%。

  欣巴科技认为,短时间内,公司来自快递物流行业的收入占比仍将相对较高。如果未来国内快递物流行业对自动化物流系统投资需求发生重大不利变化,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公司的客户集中度相对较高,如公司不能持续获取新的大客户,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因此公司存在因客户集中度相对较高可能导致的经营风险。

  事实上,客户集中度高也是欣巴科技所处行业的普遍现象,如2019年同行业公司中,德马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达29.12%,兰剑智能达70.87%,今天国际达68.55%,东杰智能达39.43%,天奇股份达29.47%,音飞储存达28.09%,中科微至达93.40%,欣巴科技达95.42%。

  业界人士指出,快递行业市场格局已基本形成,三通一达、顺丰快递、菜鸟网络、京东物流等巨头的上下游供应商基本已处于稳定状态,相关产业链公司难以再实现市场突破,成长性或将受到掣肘。

  相比同行业上市公司,欣巴科技的经营现状难言优势明显,公司依靠租赁经营场所,轻资产、轻人工模式运营,没有自己的生产团队,可谓是依托提供解决方案的集成服务商,公司的利润被上游供应商和第三方安装公司等中间渠道分食。

  毛利率是公司获利能力、产品定价能力、成本控制能力的综合体现。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欣巴科技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2.51%、21.13%、20.50%,大幅低于行业平均30%左右的毛利率水平。

  欣巴科技已因重大事项,上市申请被取消审核,其实控权、成长性、关联交易等诸多问题有待说明,公司是否还会卷土重来仍然未知。不过,其被质疑的问题或许可给正在冲刺科创板的中科微至提供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