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公司爆雷 上海电气涉嫌信披违规遭立案调查

  证券时报记者 毛可馨

  上海电气(601727)雷声响起之后,证监会立案调查接踵而至。7月5日晚间,上海电气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此前,上海电气在5月底向外界披露,因控股子公司上海电气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应收账款86.72亿元普遍逾期,而可能遭受83亿元的损失。

  除了信息披露合规性有待调查,具有国资背景的客户集中逾期的原因及事件前后人事变动的关联等问题均受到市场关注,相关疑点仍待解答。

  巨额应收账款逾期

  上海电气称,在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此次立案调查与不久前上海电气的财务爆雷有关。5月30日晚间,上海电气披露重大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自2021年4月末起,陆续发现控股子公司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经催讨,其客户均发生不同程度的欠款行为,回款停滞。截至公告日,通讯公司应收账款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亿元,公司为通讯公司提供的股东借款总额为77.66亿元,上述情况已对公司构成重大风险。

  经上海电气测算,在极端情况下逾期账款最终可能对公司归母净利润造成83亿元的损失,包括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损失和股东借款损失。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上海电气对通讯公司的股东权益账面值为5.26亿元,若通讯公司出现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存货无法变现等重大损失,将导致母公司权益投资全额损失,从而减少公司归母净利润5.26亿元;另外,通讯公司可能无法偿还公司向其提供的股东借款77.66亿元。

  上述情况下可能造成的83亿元损失超过上海电气2020年净利润两倍。根据2020年财报,当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72.85亿元和37.58亿元。

  上海电气表示,上述风险可能导致通讯公司大幅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可能导致通讯公司经营困难,亦可能导致公司对通讯公司的股东借款形成重大损失,导致公司净利润大幅减少,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将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受此风波影响,5月31日,上海电气A股开盘即跌停,截至收盘,6.3亿元的封单仍牢牢封于跌停板上;H股开盘则一度跌逾20%,收盘跌幅略收窄至17.79%。此后公司股价一路走低,截至最新收盘,上海电气A股报收4.17元,H股报收2.02港元,较事件发生前均跌去约20%。

  财务爆雷引质疑

  公司在5月30日公告中表示,“自2021年4月末起,公司陆续发现通讯公司应收账款普遍逾期”,而风险披露却延迟到5月底,这成为市场对此事件质疑的重点。

  在5月30日当晚,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中,监管方要求公司就此次风险事项的调查及处置进展,按规定及时、持续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保证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充分保障投资者的知情权。

  除涉嫌信披违规之外,上海电气仍有诸多问题待解,拥有国资背景的客户为何集中逾期成为一大迷雾。公开资料显示,为减少损失,通讯公司已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院已于5月27日立案受理。

  通讯公司请求判令,被告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以下分别简称“首创集团”“首创贸易”)、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工投资”)、富申实业公司和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长江”)向其合计支付货款44.63亿元及违约金。

  公开资料显示,上述四家公司均为有国资背景的企业。首创集团是北京市政府所属的国有大型企业,哈工投资的实际控制人为哈尔滨市国资委,富申实业公司是一家上海企业,类型为全民所有制,南京长江则是由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控股的国有大型电子信息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电气爆雷之前曾出现一次人事变动。2021年4月7日,中共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上海市监察委员会官网发布消息,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吕亚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而吕亚臣在通讯公司担任的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务在2021年1月变更由陈干锦和沈欣担任。目前人事变动和财务爆雷的关联仍然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