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A股公司开展外汇套保 谨防投机不成酿巨亏

  证券时报记者 许孝如

  今年以来,由于大宗商品大面积涨价,下游企业的成本因此大幅攀升。随着原材料价格步入历史高位,波动明显加大,不少上市公司纷纷发布期货套保公告,以防止价格波动侵蚀企业利润。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近一个月时间,有近30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与期货套期保值相关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人民币汇率的大幅升值,一批上市公司开始进军外汇套期保值业务,6月以来多达16家公司发布相关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利用期货套保自然有盈亏,同时套保量的大小决定着盈亏的幅度,在套保过程中应理性看待盈亏,谨防套保变“投机”。

  大宗商品上蹿下跳

  多家公司期货套保

  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有所缓解,全球经济不断复苏,需求明显增加,大宗商品迎来了一轮涨价潮,不少品种创下历史新高。部分品种步入历史高位后,波动开始加大。

  以铜价为例,年初铜价由5.8万元左右攀升至5月初的7.8万元高位,期间价格最高涨了近3万元/吨。紧接着,铜价又从7.8万元高位,回落至最低6.6万元。

  大宗商品的领头羊原油价格今年更是出现大幅攀升,WTI原油价格从年初的48美元攀升至目前75美元的高位,区间涨幅超过50%,国内沥青、塑料、PTA、PVC等一众化工品也迎来涨价潮,并且波动明显加大。

  平安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思然表示,去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加剧,很多生产制造企业本身利润率就不高,原材料价格波动对其利润造成了很大冲击,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视保值。从上游、中游到终端的企业都比较多。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近一个月时间,有近30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了与期货套期保值相关的公告。

  7月5日,嘉元科技发布公告称,鉴于铜材占公司产品成本比重较大,其采购价格受市场价格波动影响明显,为降低大宗原材料价格波动对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司拟开展套期保值业务,套期保值合约价值不超过5亿元,保证金最高余额不超过1亿元。

  6月30日,安洁科技表示,为降低原料市场价格波动对公司生产经营成本的影响,拟开展商品期货套期保值业务,主要套保与公司生产经营有直接关系的原料期货品种,包括铜、铝等品种。

  6月29日,飞鹿股份表示,拟开展沥青期货套期保值业务;宜安科技也在当天表示,在12个月内,拟对不超过4600吨铝合金期货套期保值,总计投入保证金不超过138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连家电龙头海尔智家也警惕铜等原材料价格大涨给公司生产经营带来的风险。

  6月26日,海尔智家发布了《大宗原材料套期保值业务管理办法》。海尔智家在公告中指出,“公司开展套期保值业务须严格遵守套期保值原则,稳健操作,不得进行投机。”

  由于疫情影响导致市场波动加剧,2020年有近600家A股上市公司开展了套期保值,这也使得去年商品市场的保证金和交易量大幅攀升,期货市场的避险功能得到了有效发挥。

  人民币汇率多波动

  上市公司外汇套保

  除了在商品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随着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近期在外汇期货市场开展套期保值的上市公司密集增加。

  据证券时报记者统计,自6月以来,耐普矿机、秦安股份、广晟有色、同益股份、久日新材、多氟多、万孚生物、天泽信息、中石科技、联创光电、硕贝德、容百科技、奇德新材、三利谱、伊戈尔、万马股份等16家上市公司表示,拟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业务。

  7月5日,耐普矿机公告称,随着公司进出口业务不断地发展,外币结算需求增加,汇率波动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的影响。为有效规避外汇市场的风险,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拟开展外汇套期保值业务,拟使用自有资金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展总额不超过2000万美元的外汇套期保值业务。

  有着“期货大神”之称的秦安股份,在7月2日也发布公告称,公司因研发、生产需要,预计2021~2022年度期间将采购金额较大的进口设备,主要采用日元、欧元等外币进行结算,拟开展资金额度不超过350万欧元、40亿日元的外汇套期保值业务。

  2021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累计升值超过1.2%,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最高升至6.3572,为6月1日报价;最低降至6.5713,为3月31日报价。由于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不少有进出口业务的企业遭遇较大挑战。

  中信证券预计,人民币在未来三个月左右仍有小幅升值可能;而在8月前后,预计美联储将开始逐步释放政策正常化的路线图预期,从而带动美元阶段性走强,人民币汇率在年末预计将回至6.5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业内多位分析人士则预测美元汇率和利率走强,将推动人民币汇率结束趋势性升值行情,进入宽幅震荡。为了规避外汇市场的风险,上市公司进行外汇期货套保锁住企业成本或者经营利润,显然不失为一个明智之举。

  理性看待操作盈亏

  谨防套保变成投机

  利用期货套保自然有盈亏,同时套保量的大小决定着盈亏的幅度。从过往上市公司参与期货套保来看,过程中不乏出现大幅盈利和亏损的案例,因此应理性看待期货套保的盈亏。

  例如,今年一季度,生猪养殖企业金新农在期货盘面进行了期货套保。据初步测算,截至2021年3月31日,金新农开展的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亏损累计1.31亿元,其中浮动亏损3083.87万元,平仓亏损1亿元。

  不过,6月25日,金新农发布公告表示,已将全部生猪期货合约进行了主动性平仓。经初步测算,自2021年一季度后,期货套保业务实现盈利1.09亿元,所开展的生猪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的累计亏损缩减至2206.71万元。此外,金龙鱼、道道全等公司在期货套保中均有亏损。

  王思然指出,一个基本理念是期货的盈利或者亏损丝毫不能说明企业保值的好坏。套期保值的核算需要把期货和现货的盈亏一起考虑。一般来说,对于上游原料生产企业和下游制造企业,保值核算是把期货和现货的总体盈亏跟当年均价来对比;对于加工和贸易企业,则是把期货和现货的总体盈亏跟加工费或者正常贸易价差来对比。保值的核算标准跟企业自身的保值战略有很大关系。

  但同时,要谨防套保变“投机”。今年5月,上市公司金麒麟期货平仓亏损8725.56万元,占公司2020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53.50%,投资损失的原因则是上市公司操作不当将套保变成了投机,最终导致巨额亏损。

  王思然认为,套期保值分成三个层次,首先是制度层,其次是执行层,最后是策略层。制度层是要建立一个符合企业战略的、科学合理的一系列管理制度,执行层则有严谨的流程设计让期货和现货有效衔接,互相融合,策略层应有好的交易方法和交易策略,以取得好的交易成绩,以上三个部分缺一不可。

  “从我们实际经验来看,只要企业有一套完善的制度和严格的流程,不管交易策略如何,都不会发生大的风险。制度和执行是基本保障,策略是进阶。对于刚开始从事套期保值的企业来说,应该重视制度和流程,淡化策略;等保值经验丰富,人才梯队完善后,再逐渐优化策略,找到符合自身特点的保值交易体系。”王思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