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品牌陷多起知识产权诉讼 格力博亮丽财报难解业绩疑问

  2021年5月21日,格力博招股书申报稿获得深交所正式受理,拟共计募资34.56亿元,是其2020年底9.70 亿元净资产的3.5倍。在上市审核的关键期,格力博自有品牌却被爆陷入知识产权纠纷,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宝时得集团等多个单位展开诉讼拉锯战,截至目前尚未有确定结果。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仅在2021年,格力博就先后与宝时得科技、国家知识产权局、北京世纪维邦、浙江恩加智能等单位发生20余起法律诉讼。

  2021年6月21日,格力博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宝时得科技的多项知识产权纠纷将再次开庭审理,主要涉及公司全力打造的自有品牌greenworks等。

  2020年,格力博自有品牌产品的销售收入占比达 54.05%,但关键品牌却陷入产权纠纷,是否会对公司上市产生重大影响,格力博登陆A股市场还有诸多问题待解。

  高度依赖北美洲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格力博主要从事新能源园林机械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产品按用途可分为割草机、打草机、清洗机、吹风机、修枝机、链锯等。

  2018年至2020年报告期,格力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1.12亿元、37.25亿元和42.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4亿元、1.54亿元和5.68亿元。按照最近两年利润不低于5000万元标准,格力博符合创业板股票发行上市的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剖析其经营数据不难发现,格力博的营收背后却面临着巨大的市场隐患。

  报告期内,格力博主营业务收入几乎全部来自欧美境外市场,境外收入占比分别高达99.14%、98.55%和99.06%,其中公司对北美洲市场的依存度连续攀升,已由2018年的73.73%攀升至2020年的83.13%,欧洲市场收入占比则在报告期内连续下滑,2020年仅为14.45%。

  格力博营收的快速增长越来越依赖北美洲单一市场。

  不仅如此,公司的客户构成同样集中,报告期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达73.31%、74.04%和77.51%,其中对第一大客户Lowe’s和第二大客户Amazon的销售收入占比合计分别达57.65%、63.23%和63.26%。

  对此,格力博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称,公司产品聚集北美洲、欧洲等成熟市场,上述地区园林工具行业整体发展前景向好,不存在市场萎缩风险。

  而在招股书中,格力博提示客户集中风险称,如果公司的产品竞争力下降或遭遇市场竞争,影响公司与主要客户合作关系,则会对公司的收入、利润等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同时,如果境外经营环境发生变化,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改变对园林机械的进口贸易政策和产品认证制度等,公司境外经营将面临风险。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已在中美贸易中制造了大量摩擦,如果未来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加剧,出口导向型的公司将面临较大的关税壁垒压力。

  格力博认为,如果美国取消对公司部分产品免税或者进一步加征公司部分产品关税,将会影响到公司的业绩增长。

  自有品牌深陷知识产权纠纷

  回归经营层面,对单一市场和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的企业多数缺乏市场主导权,往往给企业带来高负债、高应收、高存货等多方面的经营压力。格力博同样出现类似的经营困境。

  报告期各期末,格力博合并口径下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05.88%、99.93%和73.68%。2018年和2019年甚至均是在全负债状态下运营,直至目前公司依然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

  2018年和2019年格力博两年连续盈利,但截至2020 年末,公司合并报表下累计未弥补亏损仍达1.82亿元,母公司报表未分配利润达3.85亿元。此次募资计划,公司34.56亿元募资中15亿元将计划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目前,格力博各期末的存货和应收账款双双高企,再度侵蚀了公司的流动性。

  报告期内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9.03亿元、8.89亿元和13.59亿元,分别占公司流动资产的47.47%、41.44%和44.27%;应收账款及应收款项融资的账面价值合计分别为6.68亿元、8.35亿元和8.27亿元。

  格力博对此提示风险称,产品销售未及市场预测,可能导致库存商品滞销、原材料积压等情形,如库存商品配置或性能竞争力下降,或存货长期未及时销售,或导致存货减值损失,此外,若市场环境以及客户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动,则可能导致公司计提坏账金额增加。

  另一方面,对单一市场和客户集中的依赖也造成公司品牌建设环节依然薄弱。格力博销售模式主要为自有品牌、商超品牌和ODM业务,其中商超品牌业务是公司为商超自营品牌进行贴牌生产,ODM业务是公司为园林机械行业知名品牌商进行代工生产。

  2020年,公司的商超品牌和ODM业务收入占比依然高达45.95%,即格力博近一半的营收依然依赖贴牌、代工贡献,其从2009年就开始全力培育的greenworks、POWERWORKS等自有品牌则面临着多项商标知识产权纠纷。

  据格力博披露,从2016年4月开始,宝时得科技就对格力博持有的 “GREENWORKS” 等商标使用申请提出无效宣告诉讼请求。此后,宝时得集团对格力博持有的“greenworks TOOLS PRO及图”等商标的使用申请提出无效宣告诉讼请求。

  2020年10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格力博持有的“GREENWORKS”商标部分使用申请予以驳回;当年1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公司“DURAMAXX”商标的部分使用申请予以驳回;12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公司“POWERWORKS”商标使用注册申请予以驳回。

  据了解,目前格力博涉及的商标案件已多达14起,上述自有品牌涉及的相关商标申请注册工作仍处于争议阶段,如果不能顺利注册,格力博贡献54.05%收入的自有品牌在中国大陆或面临无法使用的窘境,公司的品牌建设或受到阻碍。

  业绩迅速大增的疑问

  另一方面,报告期内,格力博业绩从净亏损快速实现数亿元规模的盈利,其背后的操作手段也广受市场关注。

  格力博在三年报告期内的营收平均增长率约为30%,但净利润却从2018年净亏损1.44亿元转为2020年大幅盈利5.68亿元。

  公司综合毛利率连续三年提升,2018年至2020年分别为30.35%、34.49%和35.10%,同期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则分别为29.11%、30.94%、29.40%,格力博盈利水平明显高于同行业平均水平,并在报告期内大幅攀升,其背后是否有真实经营业绩支撑?

  格力博认为,公司的毛利率增长主要是受汇率的有利变动、原材料成本整体下降、规模化及精益化生产等方面因素影响。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其招股书发现,与主营业务营收连年增长不一致的是,报告期内,公司期间费用率分别为31.38%、25.59%和22.25%,营收连年大幅增长,期间费用率也在持续大幅下降,尤其是公司的销售费用从2018年的4.12亿元,大幅降为2020年的3.24亿元,仅此一项,公司的利润就增厚高达1亿元。

  按照常理,营收的大幅增长会与销售费用增高保持同步,格力博却实现了销售费用大幅缩减、营收飙升的经营奇迹。

  对此,格力博表示,报告期内,公司在保持较高业绩增速的同时执行全面的全球预算管理制度,不断提高费用的投入产出效率,期间费用率逐年降低。2020年,根据新收入准则相关要求,公司将原计入销售费用中核算的运输费用列入营业成本核算,使得期间费用率进一步下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报告期内,格力博的境内外产品销售价格同样出现较大的反差,公司的产品价格在国内经历大幅降价,在境外销售价格却大幅提升。

  报告期内,公司的新能源园林机械产品均价在境内由694.96元大幅下降到354.56元,而在境外的销售均价却从712.04元调整为753.17元;交流电园林机械产品均价在境内从2018年的226.76元调整为2020年的279.24元,境外均价从2018年的381.74元暴涨至2020年的522.96元。

  格力博称,公司境内外产品销售均价存在一定差异,主要是因境内外产品的具体型号、销售渠道不同。公司境内业务规模较小,销售产品的具体型号较为有限,主要面向境内中小客户销售,因此价格与境外存在差异,具备合理性。

  对于境内外销售产品均价变动的不一致现象,格力博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称,公司持续对主力产品进行迭代升级,不断推出更具市场竞争力的新产品,部分产品的价格上涨与新产品销售增加、人民币汇率贬值等因素有关。

  (作者:韩永先 编辑:张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