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园美谷“医美生态”百亿狂奔:故事美 业绩难

  千亿房企中国奥园(03883.HK)在A股的另一触角,奥园美谷(000615.SZ)正大力开拓“美丽新事业”。

  5月21日晚间,奥园美谷发布公告称,总裁胡冉,执行总裁范时杰,执行总裁徐巍,董事会秘书蒋南,财务总监林斌5人抛出了一则增持计划,计划未来6个月内增持股份,合计金额不低于7200万元。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原控股股东筹划的减持离场。

  5月19日,奥园美谷的原控股股东京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京汉控股”)的一致行动人建水泰融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合力万通信息咨询中心(有限合伙)、段亚娟计划在2021年6月10日至2021年11月13日,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约156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

  该股份对应的公允价值超过4个亿。

  增减持背后,核心是上市公司实控权的变更。

  随着2020年5月以来,奥园集团(广东)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奥园科星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奥园科星”)通过股权受让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其转型布局医美业务,聚焦美丽健康产业。

  奥园美谷称,将持续深化“美丽健康产业的科技商、材料商、服务商”的战略定位,布局“医美服务”“医美科技”“医美原材料”“美丽综合体”四大发展方向。

  百亿,故事?

  A股市场,从来最不缺乏故事。

  奥园美谷先是在4月22日以来的7个交易日迎来4个涨停。

  此后,又分别在5月10日、5月12日收下两个涨停。

  5月10日,嘉实基金、汇添富、中欧基金、中信证券、平安证券等240家机构454人调研,更是推高了奥园美谷的关注度。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计算,奥园美谷从4月下旬算起,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市值从80亿元上下,迅速蹿升至220亿元。仅从A股市场而言,这不可谓不是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故事恰是来自一个“美”字。

  按照奥园美谷的资产重组设计,原有房地产业务被考虑剥离上市公司体系。

  昔日最赚钱的板块,似乎在与新的“赚钱王”,默契的交接。

  然而仅从数据来看,这项交易的核心,触发点,来自一项不足7个亿的资产并购。

  4月29日,奥园美谷发布《筹划重大资产出售的提示性公告》,为了解决与控股股东存在的同业竞争问题,拟出售持有的地产业务板块的全部或部分股权。

  更早的3月18日,奥园美谷发布了一则收购公告,拟以现金收购广州盛妆医疗美容投资有限公司(简称“盛妆医美”)持有的浙江连天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连天美”)55%股权。

  这项收购,最终交易价格为6.97亿元。

  截至目前,连天美拥有的会员数量超过30万人。

  连天美称,已建立起一支由13名高级职称专家领衔的专业医师团队。

  下属医院拥有主任医师5名,副主任医师8名,专业医护人员173名,另有特聘外院专家16名。

  从业绩来看,连天美2019年实现净利润1766万元,2020年实现净利润8055万元,同比增长356%。

  5月28日,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于建林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医美产业链中,中游的医疗服务机构行业竞争是相对最激烈的”。

  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同时市场上还充斥着很多不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从机构结构来看,行业集中度很低,大体量的医美机构占市场容量不到10%,更多的是一些中小型机构甚至是微型诊所。

  这也意味着,市场对于这项并购的预期,更多在于行业规范度提升及洗牌。

  于建林预计,如果行业集中度逐步提高,净利率将会超过当下的5%-10%区间。

  前述交易于4月13日完成工商变更登记,连天美成为奥园美谷控股子公司。对此,连天美给出了2021年、2022年两年累计净利润(指合并财务报表中扣非净利润数)不低于1.57亿元的业绩承诺。

  尽管如此,6.97亿元,编织140亿元的“热点”,似乎牵强。

  当然,这背后还有其它故事。

  落霞、孤鹜

  2020年年报中,奥园美谷提到,将持续深化“美丽健康产业的科技商、材料商、服务商”的战略定位。

  “我们希望成为一个医美生态的集成商,对奥园美谷来说,无论通过医美产业的中游切入,还是在医美产业链的上游进行立足,或者通过医美的下游进行卡位,希望通过上中下游整体的布局来为消费者提供医美生态集成。”在5月10日和17日的投资者交流活动中,奥园美谷也提到。

  “生态”,似乎才是足以支撑一个资本故事的核心要义。

  如果从战略来看,“医美材料”和“医美科技”,恰似落霞与孤鹜齐飞,构成了其生态故事的两翼。

  不过按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跟踪,除了6.97亿元真金白银进行的资产并购,目前奥园美谷抛出了海量的“合同”,牵手一众伙伴。

  其合作标的涉及大学、医美产品供应商等;合同内容包括自主研发、联合研发、合作生产、代理产品等等。

  其中案例十分多元,譬如,3月31日,奥园美谷全资子公司广州奥美产业研究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奥美产业研究”)与广州暨南大学医药生物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有限公司、广州市暨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到了4月6日,广州奥美产业研究又牵手医疗美容产品供应商与服务商——大连肌源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肌源科技”)。公告显示,肌源医药旗下拥有“富勒烯”品牌相关系列产品,双方称合作方向包括:共同成立股权基金;基于肌源科技拥有丰富的产品资源,奥美产业研究未来将利用自身已有或合作线上渠道资源推动其产品发展;互相为对方推荐项目等。

  而在海外资源一端,4月21日,广州奥美产业研究宣布与韩国KD Medical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KD Medical公司2016年成立于韩国首尔,专注于医疗美容用医疗器械制造销售,医疗美容用活性原料开发与研究,主营溶脂针,动能素,PDRN,注射用透明质酸钠等产品。

  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奥园美谷进一步表示,“KD Medical目前拥有自有品牌的玻尿酸,溶脂针和婴儿针”。

  其资本反响,正式起源于“玻尿酸概念”的加身。

  4月22日,也是其主要行情启动的时刻。

  金融,往往是热点不可或缺的情节。

  4月20日,奥园美谷还与西部优势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西部资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合作内容包括目标规模8亿并购基金以及目标规模不低于3亿的美丽健康产业股权投资基金。

  而在上游医美原材料板块,奥园美谷称将加快推进旗下绿色纤维产业转型升级为医美材料供应商,瞄准载药面膜新材料定位,全速推进绿纤医美衍生产品。

  2020年年报显示,奥园美谷的新材料业务现有年产1.6万吨粘胶长丝、7000吨玻璃纸、3.5万吨化纤浆粕生产能力,以及日供水20万吨、发电2.4万千瓦时、每小时供汽325吨的自备公用工程。

  奥园美谷称,年产10万吨绿色生物基纤维素纤维(Lyocell)项目将成为公司未来的利润增长点。

  最新进度是,2021年4月23日,一期产能4万吨面膜新材料绿纤生产线正式投产。预计2022年底完成共10万吨生产线建设和试运营。

  截至2020年年报,奥园美谷的医美业务尚未产生收入。

  业绩,难题!

  于建林认为,“医美机构需要建立精细化运营能力,最关键还是三个能力:品牌力,制定企业的品牌战略,从营销场景化、服务精细化、方案个性化、价格标准化等维度建立客户品牌认知。转化力,建立从获客、客户需求识别、信任度建立、提高医美解决方案到影响客户最终决策的全闭环流程。留存力,对老客户进行分层分类管理,进行全生命周期管理,提高客户复购率,提高老带新率。”

  生态故事,并不易。奥园美谷的“生态”故事,也总会带给投资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果追溯其在医美领域的大刀阔斧,则源于上市公司实控人的变更。

  在实控人转让之前,奥园美谷(彼时为京汉股份)市值仅30余亿元。

  2020年5月15日,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京汉控股、实控人田汉与奥园科星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京汉控股将其所持有的2.2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302%)股份转让给奥园科星,交易价格11.60亿元。

  至此,奥园科星持股上升至29.302%,京汉控股持股从37.04%下降至7.734%。公司控股股东由京汉控股变更为奥园科星,实控人由田汉变更为中国奥园(03883.HK)董事长郭梓文。

  2020年6月24 日,上述股权转让完成过户手续。

  到了2020年11月19日,“京汉股份”正式更名为“奥园美谷”。

  事实上,早在2020年12月23日,奥园美谷公告称,依托控股股东中国奥园集团在上海东方美谷(国内医美、化妆、健康产业基地之一)的战略布局,上海奥园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奥园”)、广州奥盈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州奥盈”)委托本公司为上海奉贤区东方美谷项目持续提供专业的医美产业咨询顾问服务,合作期限为3年,上海奥园、广州奥盈每年分别向公司支付咨询服务费900万元,咨询服务费合计为1800万元/年。

  目前市场担忧的是,其剥离地产业务,是否会动摇其利润基础。

  2020年,其房地产及相关业务收入占比70.58%,化纤新材料业务收入占比20.05%,医美业务未产生收入。如地产业务板块全部置出,2021年度公司预计主要收入来源为化纤新材料业务和医美业务。

  奥园美谷2020年年报显示,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87亿元,其中,房地产开发业务实现营收14.03亿元,占比70.58%;化纤业务实现营收3.98亿元,占比20.05%,其他业务实现营收1.86亿元,占比9.37%。

  此外,2019年-2020年,奥园美谷扣非净利润均为亏损,分别为-1.207亿元和-2.010亿元。

  截至5月17日,奥园美谷称,仍在积极推动地产业务出售所涉及的尽职调查、审计、评估等各项工作。

  关注医美行业市场人士分析指出,二级市场上,朗姿股份、奥园美谷、国际医学这几家“医美”概念股累计涨幅均在4倍以上。其认为,大涨能否持续,需要奥园美谷拿出靠谱的业绩增长逻辑。

  根据咨询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Sullivan)数据,2019年我国医疗美容服务市场收入规模达到1436亿元,2015-2019年期间我国医美市场复合年均增长率达到 22.5%,高于同期全球医美市场规模增速。与此同时,从渗透率的角度看,2019 年中国医美市场渗透率为3.6%,不足日本的1/3,美国的1/4,韩国的1/5。

  与国际成熟医美市场相比,我国医美市场尚未达到渗透率天花板。

  5月27日,一位关注医美的二级市场投资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爱美客、华熙生物等上游原料商涨得好,中游医美机构也涨得厉害。奥园美谷剥离房地产业务只是时间问题,不剥离会拖累估值,公司应该把其他项目剥离,专心做医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