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2020年报释放强烈信号:经纪业务、投行全面内卷化生存

  内卷这个词,用在券商传统的投行、经纪业务上竟然已经不是啥过分的事情了。

  2020年,上市券商的年报已悉数发布。群览之后,如果要说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那就是券商对主营业务的分类,投行、经纪业务等传统业务被并入了新的业务名目下,此类业务业绩对外披露已经从公开透明转为模糊隐形。而2020年券商投行低价承销频出、经纪业务长年极低佣金收费,显示着券商为了争夺有限的业务资源正在进行残酷的“内卷式”竞争。

  经纪业务内卷到血亏

  内卷,作为2020年的网络流行词,被用来形容职场里的“非自愿”竞争。这一个形容词,用在券商的投行和经纪业务上开始变得合适。

  随着近几年券商投行和经纪业务的同质化竞争加大,这两项传统业务似乎逐渐成为券商们“越来越不赚钱”的旧产能。这样的变化带来的一个结果是,券商的投行业务和经纪业务开始逐渐从年报主营业务中消失、被并入新的业务名目中。

  尤其是经纪业务,已经成为券业公认的旧产能,而经纪业务被合并进财报其他名目中已经十分常见。

  近年来,在多家券商年报中,经纪业务基本上被并入了财富管理业务或个人金融业务。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国泰君安、中信建投等头部券商在财报编制名目上都作出了变动,有趣的是,只有券商一哥中信证券依旧沿用“经纪业务”这一名目的分类。

  经纪业务的内卷,与其“阶层固化”分不开。2015年以来,券商行业经纪业务收入排名前九的券商雷打不动,分别是:中信证券、国泰君安、中国银河、招商证券、华泰证券、国信证券、广发证券、申万宏源、海通证券。无非是具体的名次在这九家券商中有所变化。

  尽管行业格局已经固化,但排在中部和尾部的券商,仍然想收获不多的新入场的用户。于是,想要增长的中小券商靠低佣金来招揽客户,成为一条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去小券商开户,稍微有点资金量,基本都能以极低的费率开户。尤其是2020年,市场火热,是拉新的好时机,有20万的资金量,在小券商就能开费率万一的账户。大券商就没动力了,这种极低的交易费率,大券商可能只会针对大户去一对一谈。”有投资者称。

  而目前,券商在交易所的交易成本是“万0.9”的手续费,对客户收“万一”的佣金,其实也相当于做赔本的买卖,这已经是“内卷到血亏”。

  不过,券商们当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薄利拉来的客户,正是为了圈养起来以其他业务的形式收费。正如经纪业务改名后普遍被称为“财富管理业务”,正是瞄准了一个用户从年轻到年迈的全生命周期的金融服务,券商都想拿下。

  熟悉互联网打法的东方财富则更直接一些。东方财富曾在2020年8月推出过限时活动,只要用户开通两融业务,即可将交易费率降低至万1.5。一头,是通过限时活动的形式,让普通客户变成两融业务潜在客户,另一头,则是近两年东方财富连续发可转债、募资,以更好地为两融提供资金支持。

  “两融业务是目前券商‘最挣钱’的业务,也是去年东方财富在机构投资者眼中的看点。”某机构投研人士称,“赔本”的经纪业务,总能在其它方面赚回来。

  不过,有券商从业者称,通过降佣金的活动来吸引客户,这个可能会涉嫌违规。“券商对客户的费率是多少,这个是不公开的。只要券商想要你这个客户,多多少少都会通过某些方式去跟客户谈。不过要看怎么去宣传,以避免违规。”该名券商从业者称。

  低价承销催动投行业务内卷

  投行业务,近几年也被几家券商并入了机构业务中。

  例如华泰证券,从2017年的年报开始,其主营业务中就不包含传统的投行业务的单独分项,而是把投行、研究所佣金、FICC、PB等业务统统装进机构服务业务名目中,传统对C端的经纪、两融、金融产品代销的业务,则装进财富管理业务名目中。

  国泰君安则是更早之前就跟华泰证券采用类似的划分方法,只是名目上“机构服务业务”对应的是“机构金融”,“财富管理业务”对应的是“个人金融”。

  兴业证券也在2019年开始对财报的分类做了调整,投行业务同样被划分进机构服务业务名目下面。不过,此前划分在财富管理业务下面的证券及期货经纪业务,在2019年报调整的时候重新独立了出来。

  不过,这样的变化目前在券商财报中仍不多见,多数券商的主营业务分类中,投资银行业务仍然是单独存在的一块。

  虽然名目尚拥有“独立性”,但在经纪业务已经完成低价搏杀后,投行业务也开始了低价搏杀。

  2020年,券商们的“地板价”承销受到市场高度关注,同时也收到了监管约谈。实际上,低价承销的行为早在2018年就开始时时发生。

  在外界和监管的眼中,“地板价”承销是恶性竞争。于是参与低价承销的券商收到了监管警告、约谈、责令改正,甚至有机构相关业务被暂停。部分低价承销的行为,被定义为“乱象”“造成市场恶劣影响的行为”。

  但有投行人士认为,这只是券商的挣扎。“用低价承销去参与维护一些大的客户关系,后续在其他业务上可能会有补益。”该名投行人士称,具有危机感的券商已经对投行体制进行变革,以为低价跑马圈地打好基础。

  例如中信建投,已经改变了从前投行“多劳多得、优劳优得”的团队薪酬模式,而是拿投行业务整体利润的一定份额的模式。这使得它能够以极低的价格拿下市场上的项目,实现对公司资源的积累。

  尽管乐观的研究者称,随着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推进、注册制的铺开,越来越多的公司上市将为投行带来较大的增量市场。但上市变得容易,意味券商很难从上市公司项目拿到高溢价。这一点从券商投行业务的毛利率可以看出。

  2020年,市场的改革与火热为各家券商的投行带来了喜人的收入,上市券商投行业务的毛利率基本普涨。但实际上,市场的大繁荣并没有让券商们的投行业务毛利率获得更大的提升,多家头部券商的投行业务毛利率并未超越2015年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