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富邦购买资产一年就出手遭上交所问询审慎合理性

  全景宁波 王婧

  宁波富邦(600768)购入体育资产一年,还没捂热就要出手?

  4月6日晚间,宁波富邦披露公告称,拟作价1.29亿元,将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常奥体育51.38%的股权,分别转让给5家机构。交易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常奥体育股权。这意味着宁波富邦谋求实现战略转型宣告失败。

  前脚刚发公告,宁波富邦后脚就收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函,要求其就公司出售资产事项进行审慎合理性说明。

  宁波富邦成立于1981年,主要从事工业铝板带材和铝型材生产、加工和销售以及铝铸棒的仓储、贸易服务,属于有色金属压延加工行业。

  此次宁波富邦拟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常奥体育51.38%的股权,分别转让给叁零柒投资15.5322%,灿星基金9.9566%,大运河基金9.9566%,青枫云港7.9652%,和九久创投7.9652%。

  不过,令市场疑惑的是,宁波富邦2019年12月13日才与常奥体育牵手, 2020年3月才将常奥体育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这才“热恋”一年时间,为什么就分道扬镳了呢?

  据了解,常奥体育是一家体育产业运营商,主要从事体育赛事的组织运营和职业体育俱乐部的运营管理,还拥有职业电竞俱乐部等资产。

  对于分手的原因,宁波富邦表示,鉴于新冠疫情对标的公司业务的现实影响以及可能对体育产业产生的长远冲击,继续通过体育产业转型在战略上不利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且当前疫情背景下双方在经营理念、后续发展战略等方面存有分歧,经充分探讨仍较难达成完全一致。

  换句话说就是相爱简单相处难,在实在谈不拢的情况下只能“挥剑斩情丝”。

  由于分手太快,深交所要求宁波富邦结合前期论证体育产业作为战略转型方向的具体依据,以及短期内出售标的公司情况,说明前期论证是否审慎合理,是否存在前后信息不一致的情形。同时结合交易后公司的主要资产及业务,说明本次交易是否会对公司的主营业务和持续经营能力产生不利影响等。

  从宁波富邦的2020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可以看出来这段缘分并不是很愉快。宁波富邦业绩快报显示,预计2020 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0万元到-67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770万元到-990万元。

  对于亏损的原因,宁波富邦表示,一方面是公司铝型材加工及铝贸易业务现有规模属于中小水平,主要生产设备偏于老化、产品结构传统,且受宏观经济环境和新冠疫情下市场环境变化影响,毛利率水平较低,整体盈利能力不足。

  另一方面,公司按照审慎原则,对收购常奥体育形成的商誉进行了初步评估测试。基于新冠疫情对常奥体育业务的现实影响及可能对体育产业的长远冲击,本期将形成一定的商誉减值。

  上交所也注意到了常奥体育在并购完成后业绩未达标的情况,要求宁波富邦补充披露各板块业务开展情况、行业变化、非经常性损益金额,说明常奥体育在2020年度业绩与承诺金额差距较大的原因,以及前期相关方业绩承诺的测算依据,业绩承诺是否合理审慎。

  宁波富邦公告显示,标的资产常奥体育2020年前10个月实现营收7860.75万元,净利润783.58万元。嘉航信息、陶婷婷、奥蓝商务等前期在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中承诺,2020年度常奥体育扣非归母净利润不低于2200万元,与目前已实现的金额差距较大。

  而为了进一步厘清标的公司运营细节,上交所要求宁波富邦补充披露并表期间是否存在对常奥体育进行资金、资产及信用等方面的支持或资助,如有,要说明常奥体育是否已归还相关资金、资产,相关信用支持是否已解除或作出解除安排。

  除此之外,由于本协议为公司与叁零柒投资、灿星基金、大运河基金、青枫云港、九久创投等主体签署。上交所要求穿透披露上述主体的最终出资人,并明确相关主体的控制权归属,以及收购方的资金来源,相关资金是否与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相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