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成“黑马”!宁波老牌电池将逐鹿A股市场,两家族各持50%股份……

  外贸界曾用“一件衬衫”“一支笔”“一节电池”等来形容宁波的传统优势出口产业。

  小身材大作用,家家户户都要用。作为浙江乃至全国重要的出口电池制造基地,宁波涌现出双鹿、野马等知名品牌。

  如今,宁波老牌电池——野马电池(证券代码605378)即将逐鹿A股市场。

  

  1

  3月12日拿到IPO批文的野马电池正摩拳擦掌准备着完成上市的最后一步工作。

  3月22日,浙江野马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首发招股意向书,并披露了股票发行安排及初步询价公告。

  野马电池称,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3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25%。5.45亿元募资主要用于年产6.1亿只碱性锌锰电池扩建及技改项目、研发检测中心及智能制造中心项目、智慧工厂信息化建设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野马电池公告称,发行初步询价时间为2021年3月24日,网下发行申购日与网上申购日同为2021年3月30日。届时网下初始发行数量为2000.40万股,占发行总量60%;网上初始发行数量为1333.60万股,占发行总量40%。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野马电池并无控股股东。公开资料显示,截至3月22日,野马电池十大股东仅有6位自然人股东——余元康持股20%,余谷峰持股15%,余谷涌持股15%,陈恩乐持股20%,陈一军持股15%,陈科军持股15%。

  

  

  6位自然人股东分属2个家族。其中,余元康与余谷峰、余谷涌系父子关系,余谷峰与余谷涌系兄弟关系;陈恩乐与陈一军、陈科军系父子关系,陈一军与陈科军系兄弟关系。两大家族各持有50%野马电池股份,平分秋色。6人均为公司董事会成员,是公司的共同控制人。

  

  

  2

  成立于1996年的野马电池主营高性能、环保锌锰电池,产品远销欧洲、北美、亚洲等52个国家和地区,主要客户有家乐福、乐购、松下、飞利浦、迪卡侬、麦德龙、L'Image 等国际知名企业。2017年至2020年,境外销售占比均超85%。

  经过多年发展,全球锌锰电池市场已形成相对成熟稳定的竞争格局,主要由国际公司品牌商和国内优秀电池企业占据。目前,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锌锰电池生产基地,其次是美国和日本。

  在国内,锌锰电池生产商主要集中在虎头电池、南孚电池、宁波中银、野马电池等行业领先企业。其中,南孚电池在国内市场中占据重要地位;虎头电池、宁波中银、野马电池等企业则主攻境外市场。

  

  野马电池打造了行业内处于先进水平的高速自动化、数字化碱性电池生产车间,实现碱性电池的智能化生产,生产线每分钟生产能力达600只,生产效率和质量均处于行业先进水平。

  2018年,野马电池“年产2亿只碱性锌锰电池自动化生产线技改项目”入选宁波市首批数字化车间/智能工厂示范项目;“高容量、环保型LR6/LR03碱性锌-二氧化锰电池”获得首张原电池领域的“浙江制造”品牌认证证书。

  野马电池已形成高稳定、大电流碱性电池技术、碱性电池缓蚀剂技术、 大容量碱性电池、专用于碱性电池密封圈的改性尼龙610材料技术、表面修饰的炭黑粉体技术等核心电池生产技术。该公司及其全资子公司拥有专利技术75项。在电池标准方面,该公司先后参与起草和制定了多项国家和行业等相关标准。

  财报显示,近年来,野马电池业绩表现不俗,归母净利润由2017年的 5437万元增长到2019年1.2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50.54%。

  不过,招股书显示,相比2018年、2019年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92.82%、17.53%,2020年增收却降利——营业收入10.99亿元,同比增长10.92%;归母净利润为1.19亿元,同比下降3.66%。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02亿元,同比下降11.70%。但销售毛利率达24.86%,较上年增加0.12%,创下最近4年新高。

  

  

  野马电池称,业绩下滑主要源于人民币升值带来的汇兑损失;与L'Image 存在合同纠纷,对其应收账款2429.57万元全额计提了坏账准备。

  登陆A股后,野马电池能否再上一个台阶?我们拭目以待。(全景宁波/王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