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叶股份”之后又来“大叶工业”?宁波上市公司将现“亲兄弟”!

  “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名称有什么不同,估计很多人会核对几秒钟。

  这两家上市公司注册地都在余姚,实际控制人还是亲兄弟。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两家公司的主营业务领域相近、商号和标识相似,连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也高度重合……

  值得说明的是,后者已于去年9月1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证券名称为“大叶股份”,代码是300879)。而就在上周(3月26日),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叶工业”)首发也成功过会。这意味着,大叶工业离沪市主板上市也仅一步之遥。

  如果顺利,这兄弟俩的公司将共同现身A股市场。这或许是A股上市公司中,为数不多的基因相同的兄弟公司。

  

大叶工业(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商标

  

  大叶股份(300879,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商标

  01

  打虎亲兄弟

  大叶工业与大叶股份究竟是何种关系?先看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大叶工业的实际控制人为叶晓东、裘柯夫妇,两人控制的姚叶投资、大叶日恒分别持有大叶工业39.76%、9.07%的股份。二人合计控制发行人90.74%的股份。

  叶晓东,1968年生,2001年起一直担任宁波大叶工业董事长(期间2002年8月至2009年6月担任副董事长)、总经理。

  而大叶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为叶晓波、ANGELICA PG HU夫妇。资料显示,叶晓波,1971年生,1998年至2017年任SKA董事;2001年至2006年任大叶工业副总经理;2006年至今任大叶股份董事、总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叶晓东和叶晓波系亲兄弟,且从上述资料不难看出,兄弟俩在2001年至2006年都有在大叶工业共事的经历。

  从实控人的关系可见,大叶工业和大叶股份是名副其实的“兄弟公司”。更令人惊讶的是,通过股权穿透,我们发现在某种程度上,大叶工业的发展是离不开弟弟叶晓波的。

  据大叶工业的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大叶工业由舜龙电业、SKA INTERNATIONAL PTY LTD(以下简称“SKA”)、叶晓东出资设立。且2005年9月至2010年1月,叶晓波夫妇控制的SKA始终持有大叶工业51.39%的股权,为其第一大股东。

  2010年1月,SKA将持有大叶工业21.39%的股权以77万美元转让给哥哥叶晓东,股权转让完成后叶晓东持有大叶工业49%的股权,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但2014年6月,叶晓东将持有的21.39%的股权又以同样的价格转回给SKA。

  2016年12月,叶晓东对大叶工业增资20万美元,此番操作,使得叶晓东持股比例增至51.32%,成为大叶工业第一大股东。

  2017年10月,SKA将其持有的大叶工业全部股权以1224.55万元转让给了叶晓东控制的姚叶投资。

  2018年、2019年,大叶工业又进行了2次增资行为。至此,大叶工业的股东分别为叶晓东、姚叶投资、大叶日恒、祥禾涌原、涌济铧创、金帆投资、广慧投资。

  从一系列的股权腾挪中,不难发现,为了上市,叶氏兄弟颇有“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高度默契与决心。

  02

  供应商、客户高度重合

  几番股权转移之后,看似叶晓波与大叶工业再无“瓜葛”。不过,兄弟两人在经营层面上,又存在诸多关联。也正因为此,在去年11月份,证监会对大叶工业IPO申请的反馈意见中提出了诸多疑问。

  资料显示,大叶工业成立于2001年,一直专注于农林园艺灌溉及喷洒工具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通过国外DIY超市、百货超市以及各类品牌经销商销往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司产品分为4个大类,包括喷洒系列、水管系列、连接件系列、其他产品,涵盖1000余个品种的产品。

  

  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产品(截图)

  

  宁波大叶园林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产品(截图)

  而大叶股份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专业生产园林机械、汽油机设备、汽油发动机等产品的企业,是国内园林机械行业领先企业、割草机龙头企业。

  看来除了名称极度相似之外,业务范围也都围绕着园林设备兜兜转转。

  大叶工业在招股书中坦承,公司存在甬商商号及商标表示的风险。除公司使用“大叶”商号之外,公司实际控制人亲属控制的大叶设备、大叶欧洲(DAYE Europe GmbH)、大叶北美(Daye North America,Inc.)、大叶香港(DAYE INTERNATIONAL CO., LIMITED)、宁波大叶园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存在使用“大叶”商号的情形;同时,大叶设备的部分商标与公司少数商标,虽然核定使用的具体商品范围不同,但标志相似。

  “共用商号及商标标识相近客观存在导致客户、供应商对商号或商标出现误读、混淆的可能,也存在由于相关企业生产经营中的不当行为,对公司商誉或业务形成不利影响的风险。”大叶工业直言。

  

  

  两家公司产品商号相似

  除此之外,兄弟两人的公司在供应商及客户上存在高度重合。招股书指明,2017年、2018年末、2019年和2020年6月,二者重合的供应商数量分别为55家、58家、57家、40家。二者重合的客户数量分别为19家、20家、20家、14家。

  对此,大叶工业解释道,“两家企业均位于余姚市,供应商主要集中在长三角地区,因此存在一定的重合。客户重合主要因为国际建材和综合超市集团旨在为居民日常家居生活提供一站式服务,零售商品范围涉足众多行业领域;同时部分园林机械批发商为充分利用其销售渠道和品牌资源亦从事多个行业产品的批发零售。”

  03

  首发成功过会

  除了与“兄弟公司”存在高度相似的基因外,证监会在披露反馈意见中也对大叶工业的“毛利率过高”等问题进行了问询。

  大叶工业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9成业务极度依赖海外市场,产品主要通过ODM、OEM模式,根据客户订单组织生产和销售,自主品牌销售较少。

  一般情况下,此类公司均存在“议价能力低、毛利率低”等普遍问题。但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8.79%、38.92%、46.06%和47.88%,呈上升趋势。

  而同期同行业沃施股份的可比产品毛利率为21.44%、21.51%、21.26%、23.16%;亿林科技可比产品的毛利率为33.75%、28.3%、29.57%、32.8%。可以看出,大叶工业的毛利率明显高于行业近20%,尤其是2019年,毛利率是沃施股份的2倍有余。

  对此,大叶工业解释道,毛利率上升的原因,主要系2019年度以来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上升导致的收入上升;主要原材料PP、ABS、锌合金、铝合金的采购单价下降导致的材料成本下降;公司通过机器换人、技术改造等自动化改进带来的人工成本下降,以及增值税税率变化导致征退税差额变动所致。

  不过,大叶工业也坦承,如果未来本行业产能持续快速扩张,市场需求的增长无法消化新增产能带来的供给增加,而导致本行业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园艺用品销售价格可能下降;或原材料受季节、天气、自然灾害等影响出现价格大幅上涨,人工成本、能源动力价格等持续较快上涨,公司主要产品生产成本可能因此大幅上升。如公司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以抵消产品销售价格下降的影响,或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等未能同步下降甚至上涨,公司毛利率水平将可能有所下降。

  此外,近年来,员工社保和住房公积金是监管部门关注的热点问题。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应缴社保、住房公积金但未缴的员工占全部应缴员工的比例分别为0.47%和15.18%。因此,公司在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缴纳方面,存在补缴风险。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试图联系大叶工业董秘采访,不过电话一直未能接通。最后,找到公司一个对外电话,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表示,针对监管部门的问询回复,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他表示“公司目前已成功过会了,说明已经获得监管部门的认可。”

  的确,随着大叶工业的顺利过会,叶晓东的上市之梦又进了一步。如果一切顺利,宁波将首次出现兄弟同台角逐的A股上市公司。

  有句话说,“二人齐心,其利断金;同心之言,其臭(嗅)如兰。”但愿,叶氏兄弟在资本市场博弈中,能够创造更多的奇迹!(全景宁波/谢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