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证券市场高峰论坛圆桌会议嘉宾问答实录

  智信财经董事长郭信麟先生主持圆桌论坛

  圆桌论坛嘉宾从左到右:

  智信财经董事长郭信麟先生、新加坡凯万金控执行董事杨耀晖先生、泰国交易所高级执行副总裁桑迪博士、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教授、广发证券策略研究资深分析师廖凌先生、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蒋毅刚先生

  1、郭信麟先生对锦天城律所蒋毅刚先生提问:目前在“一带一路”上面有没有遇到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有没有特别的案例跟我们分享一下呢?

  蒋先生回答:开始的时候是国家队、大央企的基础设施建设先走出一步,现在中小企业、民营企业、民营控股的上市公司也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在这个阶段,法律方面就更值得关注,个人觉得首先要关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整体营商环境。关于这一点,提示在座各位可以关注一下,最近商务部发布了“一带一路”沿线40多个国家的整体投资环境的指南,这非常值得关注。另外,关于中国居民企业到海外,尤其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贸易,税务指南方面国家税务总局也做了发布。

  还有一个法律层面更重要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编了一本《“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法律环境国别报告》,这是前段时间公开正式宣布了的,但是它正式的出版时间可能还有两个星期,初步计划在6月24号做一个很隆重的发布会。

  2、郭先生对凯万金控杨耀晖先生提问:杨先生深耕东南亚资本市场,可否为在座的投资者介绍一下当地的投资氛围,特别是初入东南亚市场去做投资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杨先生回答:基于我们公司这些年在东南亚地区各大城市的运营经营来看,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当地的风土民情,国内企业走出去不可以有要赚快钱的想法,要调整到当地节奏;其次,当地文化习惯需要留意,可能要跟当地的政府和生意伙伴搞好关系,东南亚的版图,虽然只是中国的四分之一,不过那十个国家地理、文化和人都不一样,中国企业可以培育本土化的团队。

  3、郭先生向人民大学著名学者王文教授的提问:去海外投资,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外汇。台下大部分不是央企,民企怎么办?地方央企怎么办?将来用人民币投资“一带一路”我觉得是大家最关心的,我看到政府保外汇率的决心非常大,如果将来不能直接用人民币投资,我觉得这个意义不是太大,你觉得这个时间表怎么样?

  王教授回答:首先不用太悲观,中国整体项目自由化速度还是非常快的,人民币国际化从2008年、2009年到现在,不到十年时间,从支付、综合化来考量,人民币成为世界前五大货币,甚至前三大,我们在人民币利率化方面仅次于美元和欧元,尤其是去年加入SDR以后,人民币化率还会加速。从长期来看,人民币的国际化和资本项目的完全自由和放开,我认为是可期的,尤其是未来2到4年的角度,我觉得是可期的,所以大家对人民币国际化要有信心。

  其次,走出去的风险,汇率风险当然是非常重要的风险。但是换个思路看,要跟“一带一路”的土耳其、埃及、伊朗甚至印度来比,我觉得人民币汇率相比还是最稳定的货币之一。

  4、郭先生向泰交所桑迪博士的提问:现在香港股市已经跟内地已经有深港通、沪港通,你们有没有考虑曼谷跟深圳、上海也通一下呢?

  桑迪博士:这种互通,我刚才实际上已经提到了一点,泰国已经准备好进行这样的开放,这包括交易所之间的互联互通。考虑到这样连接方式的建立,我们现在主要考虑到深圳、上海以及恒生指数,泰国方面的股市相比而言会比较小一些,但是我们非常愿意讨论这种互联互通的可能性。考虑到这一点,我们诚惶诚恐,因为我们规模非常小,但是我们愿意以非常真诚的态度来讨论这个互联互通,如果有这些连通,中国人民和泰国人民都会得益的。我们今天有泰国上市公司的代表团,我们是欢迎这种机会的,任何可能性我们都会欢迎,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5、郭先生对广发证券廖凌提问:你觉得股票市场里面下一波会炒什么“一带一路”的概念比较多一点?会有哪些行业?

  廖先生回答:把“一带一路”当成一个投资主题来看待,这个主题有很多波,从2014年这个概念出来之后,年底A股市场也炒了一波“一带一路”的概念股。2016年炒了两波,第一波是在去年三季度,今年一季度又炒了第二波,今年一季度是以新疆基建、“一带一路”订单驱动的工程承包商为主的行情。

  未来会出现在那些方面?刚才我的PPT里面提到两个未来可能出现的巨大投资机会,第一个领域是订单结构从单一的EPC订单结构转向比较注重生命周期管理的PPP、BOT管理的细分领域的公司,目前是一些央企龙头做的比较多;第二类投资机会,我们觉得可能出现在装备出海的领域。装备出海可能是过去三年时间里面A股市场上忽略的比较多的一个领域,而这个领域是具有长期投资的价值的。类似于高铁、特高压、甚至工程机械这些领域,都是具有比较强的比较优势领域标的。

  6、郭先生问桑迪博士:如果现在中国的公司去泰国发行股票,泰国交易所怎么帮助他们?或者说现在有没有一些障碍在里面?

  桑迪博士:在过去两年,泰国的证监会开始允许外国公司利用我们的市场帮助他们发展,包括一些中国公司也感兴趣,也来了,中国公司希望能够在泰国找到好的机会。

  首先,我们要了解彼此,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两国监管者要重新做一个路线图,了解彼此。第二,当监管方面的路线图做好之后,中国的证监会和泰国的证监会要签一些备忘录、合同或者协议,如果中国公司去泰国市场发行股票或者融资,中国的监管者和泰国的监管必须要给这些中国公司相应的许可才行,中国离泰国比较远,很多东西要遥控来做,泰国证监会要依靠中国证监会的合作和支持的,这是必须要做的第二个步骤。

  在泰国,我们泰国的证监会允许你们去做一些股票的发行,如果要来泰国发行股票,我们是欢迎你们来这边的资本市场的,但是你必须要遵循相关的步骤才行,要按照流程去走,如果对泰国的资本市场很感兴趣的话,我是鼓励你们直接和我们了解的,这样就可以按照流程去做这些事情。

独家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