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产经要闻 > 正文
创新仅能生存24小时 直面App「焦虑症」
来源:数字商业时代 发布时间:2014年01月17日 23:00 作者:覃怡敏
      
    或者“火一把就死”,或者出生即死亡,App同质化问题泛滥,越来越多的僵尸应用堆积成山, App创业者如何直面生存焦虑? 
    撰文/覃怡敏 

    爱用手机拍照的小美最近患上了选择性密集症。最初她欣喜于可以试用各种各样的美颜相机、美图工具,但渐渐地,翻开App Store,那些标识近似、功能类似的App已经令她审美疲劳。她往往在下载之后一一删除。 
    光是在iOS平台上就有数几十款拍照类应用,Android平台更是不胜枚举。小美的用户体验并不是个案,在很多行业都如是。千篇一律的App常常令用户感觉眼花缭乱。 
    自2008年苹果的App Store问世以来,无数的开发者和风险投资都疯狂涌入这片金矿。随后,Android应用商店的发展更是提供了一个大舞台。App的创富神话比比皆是,不少App一夜成名。眼下,App store与Google play上的应用数量都已突破100万,但相同类别的应用层出不穷,许多App功能差别不大,同质化问题泛滥,越来越多的僵尸应用堆积成山。随着App诞生到现在,这越来越成为一个难以回避的话题。 
    从根本上讲,真正好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可遇不可求,什么看起来好做,大家就开始扎堆,这已成为中国商业社会的一个特点。而由于继承了互联网的开放、共享,这一特点在移动互联网上表现更甚。点心副总裁黄铁卓对记者分析,“现实的情况是,在App的开发上,大家的创新成本太高,开发风险太大”,再加上准入门槛低、商业模式不明确等因素,所以造成了App创业者们的生存焦虑问题。 
    “近两年来App领域创业疯狂,但能做成做长的并不多,App创新仅能生存24小时”,酷讯产品总监陈波无奈地告诉记者,App的死亡率越来越高,愈发严酷的市场竞争已成为草根开发者的恶梦。即使对于酷讯App那样相对成熟的应用,自2011年开发出来到现在都离不开持续地精细化的运营。对于更多的创业者们而言,运营、盈利都是很难迈过去的坎。 
    “山寨军团”烦不胜烦 
    30多个App同时赛跑 
    一个《神庙逃亡》火爆登场了,数个类《神庙逃亡》冒出来了。苹果公司很烦恼。 
    去年,仅仅是针对山寨《神庙逃亡》的App,苹果公司就不得不启用了专项严打,清理克隆《神庙逃亡》图标的应用。面对与日俱增的同质化App“山寨军团”,苹果公司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采取清理行动,将许多《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热门游戏的山寨版下架。 
    相对而言,Android平台的开放、开源给了App“山寨军团”们更多可趁之机。用户们烦不胜烦,打开应用商店,想搜寻《植物大战僵尸》却被许多山寨版本干扰得眼花缭乱。 
    同样烦恼的,自然也包括App的开发者们,酷讯陈波就对记者坦言,打开手机搜索火车票的应用,一搜就不下50个,他简直替用户们担心,“该用哪一个,完全审美疲劳。” 
    无独有偶。短短一年时间里,随着O2O概念的大火,打车类App就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人们面前。 
    记者在苹果App Store里搜索“打车”,相关结果竟然达30多个。嘀嘀打车、快的打车、摇摇招车、打车小秘、96106打车、易打车、手机召车、摇摇招车、微打车、e点车乘客、1039易打车、打的啦、招车宝、好打车、百米出租车、打车宝、96106打车小秘、 我打车、易达打车、轻松打车、快打车、打车无忧、招车即来、打的、96106易达打车、招车宝-易打车、虎哥打车、万乘打车、好打车、叫车、招车即来,等等,各类同质化应用多到令人“叹服”。 
    这些打车应用使用方法基本一致:用户用手机免费下载安装软件,通过软件中的定位功能,查看周边空车。点击“打车”键,发送自己的所在地、时间以及目的地,等待司机回复。同时,软件还提供讨论平台,用户可以对司机进行点评。 
    类似的功能,相似的名字,雷同的图标,30多个打车App在赛跑。每一个互联网产品出现之后,都不可避免要经历一段疯狂生长期,App也如是,当打车应用出世后所以也拥趸者众。点心副总裁黄铁卓告诉记者,这种同质化现象其实放眼各行各业比比皆是。 
    在严重的同质化之下,应用商店里堆积了大量僵尸App。苹果的App Store去年过五周年庆典时,App总数已经超过了90万个,下载量则过了500亿次,但其中有2/3的应用都是僵尸App。在一片山寨中,一些正版的App甚至完全被埋藏了起来。 
    或许唯一可以安慰的是,更多的竞争与乱象意味着能够沉淀下来更好的应用,更快推动这一新生事物的快速成熟。消费者能从竞争中获益,得到更好的价格和体验。更多的参与者、更多的消费者,最终会扩大市场规模,使全行业受益。 
    App出生即死亡 
    难以抵御的审美疲劳 
    曾几何时,“愤怒的小鸟”是多么风光。可如今,小鸟早已被用户们遗忘。一款App的生命周期往往非常有限,即使风光如同小鸟也难逃宿命。 
    一家美国调研公司的数据显示,约68%的智能手机(包括iOS和Android两大操作系统)用户每周使用的App数在5个以下。很多人下载应用是因为冲动, 用户对App很容易就产生审美疲劳,常常立就失去了兴趣。 
    从本质上说,“用户真正关注的不是App,而是自身需求的满足,是服务,他们并不关心具体的实现形式是什么”,UC优视董事长兼CEO俞永福撰写专栏文章如是指出。 
    移动互联领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涌现出几款明星产品。迅速火爆后他们也很快沦为“流星”,而被用户遗忘,这其实也是常态。用户的审美疲劳是App开发行业里必须面对的一个状况,前不久《你画我猜》、《疯狂猜图》曾经无限风光,但不到一个月也被许多人遗忘,新的应用层出不穷,人们甚至没有时间去感觉不舍。 
    App生命周期太短,“火一把就死”还算是幸运,更多的App一出生就意味着死亡。 
    那些出生即死亡的大部分App是没有命中用户的需求。在点心副总裁黄铁卓看来,对于游戏App而言,本身就是一个短周期的产品,用户在娱乐方式的使用上本身就没有持续性,开发者在开发之始就要考虑到用户的审美疲劳问题。一般游戏的生命周期,也就半年到一年半,能火两年的游戏App极少。 
    消费者的审美疲劳是不可规避的现实问题,只有正确认识这个问题,命中用户的需求,需找多元出路才能走得更加长远。 
    众多App开发者都体会到了这个市场的严酷。面对“如何延长App生命周期”的课题,一些不思进取的开发者,甚至干脆放弃了通过创新应对挑战,“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实际上,App的背后已经诞生了一条灰色产业链。那些僵尸App的存在其实大有原因。一些App开发者专门去山寨,获取了可观的下载数——很多用户往往就是在迷乱中误下载的,试用后即删除,但开发商可以依靠下载量到广告联盟接收广告,从而攫取一些利益。快的打车公共总监叶耘说,这在行业内已经早就不是秘密。但更多的App创业者们该何去何从?如何踩着App尸体和僵尸App们继续创业? 
    当然,工具类的App不一样,他们是功能性需求,所以留存时间长。但对于这类App创业者而言,他们要面对的是巨头的压力,一旦巨头夹击,他们是从还是不从? 
    运营、盈利长线战役 
    App创业绕不过去的坎 
    2012年酷讯App获取一个用户的成本大约是1~2元,到了2013年,已经涨到了3元以上。 
    酷讯产品总监陈波告诉记者,App开发出来要真正做成功在于之后的长线运营。运营其实包括了方方面面。首先,用户从哪里获取,今天App获取用户的成本已经越来越高,而这项工作一直不能停止。 
    其次,用户到达后怎么转换购买率?酷讯的用户购买率大约在20%,另外80%的用户并不产生购买行为。那么,酷讯就得把这80%的人筛出来,通过数据去分析其用户行为,看他们关注在哪些环节、卡在哪些环节,然后激励他们变成有效用户。 
    再次,怎么保证用户来重复购买,怎么去激励他们。这里面要做的功课也很多。陈波感慨,要让用户产生更多的交易行为,就是不断持续地运营。 
    持续化、精细化的运营是App创业团队们的一大考验。App其实要打的是长线战役。对于游戏类等“短生命周期”的App们而言,运营也需要去考虑精细化、多元化。“小鸟”依靠App Store迅速崛起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一款App想要在诸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比当年难得太多。去年7月, Rovio 痛舍“愤怒的小鸟”推出的“神奇的阿力”也反响平平。 
    而且,在今天,投资者比以前更加冷静、谨慎。俞永福直言,“现在和两年前相比,整个移动互联网创业环境的温度差异很大,可以说是从热气腾腾到凉风嗖嗖”,要想良性运营和盈利更是异常艰难。 
    即使市场异常火热的打车App,风投扎堆进入,但在线打车应用直到今天仍有待于继续差异化运营,找到适合各自的盈利之路。 
    到目前为止,一众打车应用仍处在烧钱阶段,大部分企业都在亏本运营。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曾算过一笔账,只做本地市场的打车APP公司,如果要做好产品和运营,至少需要30到40人规模的团队,包括薪酬福利办公费用和杂项支持,一年没法少于400万元,这还不包括推广乘客的费用。叶耘说,现在他们每个月给司机的固定支出至少在几十万。快的要做的是一个未来生态,前不久快的打车和大黄蜂合作,也开始探索高端商务车租赁的盈利方向。可另一边,“烧钱”的日子还将持续,盈利并非一蹴而就。 
    打车类App的盈利难题其实是许多App创业团队们的普遍写照。App用户的到达率和留存率问题如何去保证,App的各种负面效应如何去规避,这都是创业团队们要考虑的问题。对于App创业团队而言,运营、盈利,都是他们绕不过去的坎。 
    想做成一个好的App成本一点也不低。相对于App开发的成本来说,其推广和运营成本甚至有的花费上千万,却依然砸不出可观的安装量;也有安装量还可以,但是活跃用户很低。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App都没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所以,在决定开发App之前,一定要想好:你是否真的需要要来做成这件事,你为这件事做了多少准备? 
    “并不是说别人有的你也一定要有,也并不是说别人可以做到的,你或你的团队一定也要做到。跟风也要适度,先要想好自己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否真的需要这么个东西。”一位业内人士直言。 
    黄铁卓认为,App创业者们首先不要去做杀鸡取卵的事情,App创业更重要的是做一个有价值的产品。“盈利的方式有很多种,没必要一定要去从用户身上去获得资金。产品不要着急去做变现。” 
    黄铁卓提倡业界所说的微创新。他指出,仍然还有少数的App在坚持创新,也得到了用户的认可和投资人的青睐,这难能可贵。相信从无序到有序的过程中,智能应用市场也会渐渐“沉淀”,App应用也会找到自己的定位。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