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产经要闻 > 正文
抢滩“约车时段” 快的大黄蜂首次详解合并内幕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9日 11:24 作者:杨琳桦
    本报记者 杨琳桦 上海报道

    已在激烈竞争的打车软件领域,正在发生结构性变化。12月18日下午,继上个月22日夜快的与大黄蜂突然宣布合并后,两家当事方详细谈论具体交易的来龙去脉和未来空间。

    大黄蜂联合创始人黎勇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快的和大黄蜂双品牌独立运营,两者互补性较强,快的主要做大平台和广度,我们(大黄蜂)则主要做深度。”

    中国快速发展的智能交通工具行业出现首次合并发生在11月22日晚间。如果以去年11月阿里巴巴投资快的“天使轮”(早于腾讯投资嘀嘀)计,该行业发生整合的速度超过大部分人想象;而中国打车APP行业两强也由此形成,即阿里系的“快的大黄蜂”和腾讯的“嘀嘀”。

    快的CEO吕传伟18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的数据显示,快的大黄蜂已涉及城市45个、用户装机量2000万、司机装机量35万和超过30万的日订单量,在整个打车APP行业拥有超过50%的市场份额。

    双方谈判则大概是从今年10月开始,合并原因并非是行业恶性竞争问题,而是市场空间很大,“因此为规模和更快做事速度问题,合并可以解决三件事,”吕传伟称:其一实现市场规模化效益的最大体现;其二,完成中国首个智能交通服务平台的战略性平台部署;其三两个团队相加可以做更多事,如下一步的国际化计划及进一步推出更多服务等。

    “更多服务也包括推出更多层次的产品,如一周前大黄蜂已经在上海悄悄试运营的‘商务车智能出行工具’。”值得注意的是,吕传伟认为在推出多条产品线后,快的大黄蜂的竞争对手并非为其它任何中国打车APP公司,而是来自美国旧金山的智能交通服务公司“Uber”。

    刚刚完成C轮3.612亿美元投资的Uber已于8月23日悄悄潜入中国上海,目前正在上海、深圳、广州等主要城市展开试运营服务,但其在美国最被称道的并非目前为中国用户可以看到的高端车服务模式,而是包括Uber、Uber X、Uber SUV、Uber Taxi等多条产品线。

    此外据黎勇劲透露:快的与大黄蜂合并后也已获得超过一亿美金的融资,投资方不止继续追加投资的阿里巴巴,还包括其他多方投资机构。“这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透露合并交易的估值情况。”黎勇劲称。

    “出租车远远不够”

    到底是合并造成了快的大黄蜂的产品的多元化还是加速了快的大黄蜂产品的多元化?快的大黄蜂似乎正急欲摆脱其在公众形象中的出租车智能工具这一形象,除了18日双方合并后推出的第一个战略级产品“商务车服务”外,目前乘客移动端新更新的大黄蜂乘客应用程序里可供乘客选择的车型已经包括四种,分别是:经济型、商务型、舒适型和豪华型。

    “我们从后台数据也发现:目前出租车的服务远远不能满足用户需求,就是说‘供应量’跟不上,所以我们需要把供应量做大。”吕传伟透露:“用户(反馈)不满意的地方有很多点,比如家庭出行时,行李在出租车后车厢放不进,等等类似不同的需求很多。”

    “商务车”服务是快的打车与大黄蜂合并后推出的第一个战略级产品。目前该公司已联手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大中型正规汽车租赁公司。

    据大黄蜂具体负责这一业务的联合创始人李祖闽透露,传统车辆租赁公司服务的客户都为企业,而它们的一个缺陷是缺乏智能交通工具的“智能定位”和“快速反应”这两个能力,导致闲置资源很多。

    “这一定程度上造成浪费,”李祖闽称,而与大黄蜂合作后,这些租赁车公司的生意模式由原来的“长租”变成更灵活、使用率更高的“短租”,客户范围由公司扩大到个人。“最重要的是,根据我们的初步估计,(随着量的增长)这一价格下降可以达到30%。”李祖闽说。

    “老实说去年11月我们在快的天使轮进入时,我们也没有看清楚到底怎么赚钱。这个是实话实说,只是当时我们看中交通行业信息不匹配的需求在哪里,而且很严重,再接着腾讯跟着投资了嘀嘀后,我们也觉得挺有成就感的。”阿里资本投资经理楼军透露。

    “我们将通过数据定位来发现产品应该往哪里发展,这是最重要的。”楼军说。

    “订单匹配平台”

    “我们从快的打车身上看到了当年淘宝的影子,两者都是通过技术和运营从零开始培育市场,从最底层帮助一个传统行业实现信息化和电子化。这个过程可能会很漫长,也会遇到各种困难,但它的想象空间非常巨大。”阿里资本投资经理楼军告诉本报记者:“阿里巴巴对快的大黄蜂的支持将不仅仅是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收购兼并和入股,阿里巴巴手上有包括支付、地图、物流等相当多资产,阿里巴巴将如何在业务层面支持快的大黄蜂,以及中国的智能出行服务平台到底有多大想象力?

    “这个可能会分很多阶段去实现。”吕传伟指出,比如以前阶段快的和支付宝的合作已经完成“打车”和“支付”的闭环,即用户可以做到上车后不用现金支付,而是使用支付宝。“这同时也是在完善目前中国市场很缺失的一些诚信机制,因为支付宝是完全的实名制,用户甚至可以在上车前就完成付费这一行为。”吕传伟说。

    不过,快的大黄蜂的野心可能不止如此,Uber的定位实际上包括两个相互交叉的坐标轴,第一个横向轴就是城市出行服务,而第二个竖向轴则是一个实时即时需求的满足,后者将意味着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快的、大黄蜂其实是实时订单匹配平台”,吕传伟指出,“更多的可能是比如我要去接送一些文件,这个事情其实天天都在发生着,尤其是在南京和杭州,就是有些用户交车的时候他要的其实不是车,而是哪个司机能够帮我把一个什么东西交到另一个地方,然后我来支付多少费用。”

    “这就有点像现在的快递服务在实现的功能,甚至我觉得这不止是一个快递,而是一个全新模式,这也就是为什么Uber在美国让大家这么疯狂,其实它也是完全这样来考虑未来的。”吕传伟说。

    为挺近世界各地市场,目前Uber刚刚结束C轮融资,共获私募巨头TPGCapital、标杆资本、谷歌风投等3.612亿美元投资,估值35亿美金。其中谷歌投资2.5779亿美元,购得C-1轮绝大部分共180万股。而Uber目前一天的收入大概在两千万美金左右,商业模式是主要向乘客端收费。

    “在中国市场现在赚钱没有意义。”吕传伟说。另据黎勇劲介绍,目前快的大黄蜂的国际化进程已经开始,主要以围绕中国市场的东南亚为主,“目前我们在香港已经有二三百部车,主要是出租车。马上商务车会跟进,接下来将包括台湾、日本和韩国。”
  • 微博
  •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