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至5769点!虚拟电厂“降温”了?

  “热”了一整个夏天的虚拟电厂,在市场“降温”了。

  根据Wind数据,虚拟电厂指数近一个月震荡下跌,截至9月29日已从7524.94跌至5768.71点,35家概念股近一个月的股价更是几乎“全军覆没”,仅2家股价上涨。

  

  不过,政策的持续加码,以及企业的积极布局下,虚拟电厂依旧被机构长期看好。

  虚拟电厂“降温”,概念股股价大范围下跌

  极端高温、供电紧张、限电担忧……让虚拟电厂在这个夏天炙手可热。

  从虚拟电厂指数的走势来看,其在今年4月底处于年内最低点,此后便开启了大幅冲高行情,由4145.16点上涨至8月下旬的高点7524.94点。

  不过,随着暑热渐渐褪去,虚拟电厂的市场热度似乎也进入“降温”时段,虚拟电厂指数波动下滑,截至9月29日,已跌至5768.71点。

  虚拟电厂概念板块方面,根据Wind数据,截至9月29日的近一个月来,虚拟电厂板块大幅下跌16.44%,在362个产业主题类概念板块中跌幅排第18。

  

图/Wind

  具体到虚拟电厂的35家概念个股,近一个月的股价走势与此前几月背道而驰,几乎“全军覆没”,除科华数据上涨16.31%、长城电工上涨9.01%以外,其他33家概念股股价均下跌。

  其中,智光电气以31.28%领跌,其是一家在电气控制与自动化领域里具有自主创新能力和高成长性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营电网安全与控制设备、电机控制与节能设备、供用电控制与自动化设备及电力信息化系统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

  不久前的9月15日,智光电气控股子公司广州智光储能科技有限公司在惠州的级联型大容量高压储能系统通过验收并正式投产运行,该项目规模达11.06MW/22.12MWh,是目前广东省首个用户侧虚拟电厂电化学储能项目。

  北京科锐的股价月跌幅次之,为28.34%,该公司是技术导向型配电设备制造企业,此前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回复道:公司产品能量管理系统EMS适应大量分布式发电资源聚合的虚拟电厂调度方式和调度策略,满足虚拟电厂场景下的能量管理要求。

  安科瑞、中能电气、金智科技月跌幅排第三、四、五,跌幅分别为28.02%、24.33%、23.83%。  

  

图/Wind

      上世纪已出道,我国尚处试点示范阶段

  “虚拟电厂”其实并不是一个新概念,其出道时间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

  1997年,虚拟电厂概念首次被Shimon Awerbuch博士提出,当时受到了欧洲、北美等国外很多国家的关注。

  与其名字一样,“虚拟电厂”并不存在类似传统电厂的实体形式,但可以供电。

  结合业内专家解释,“虚拟电厂”本质上是通过信息化、技术自动化的手段,把各类分散可调电源和负荷汇聚起来,形成一个虚拟的“电厂”,再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调度,保障电力供应的同时降低一定的成本,简单说就是将电网和用户侧相结合的一种新型电力供需平衡机制。

  据中泰证券研报,虚拟电厂的兴起回应了新能源行业在供给侧和需求侧两大痛点。

  供给侧方面,光伏、风电等新能源装机量迅速提高,但受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的影响,各省份装机量差异较大,这要求电力系统实现分布式能源的聚合;并且新能源具有随机性、间歇性和波动性的特点,若直接规模化并网,将对电力系统的安全性与稳定性造成巨大冲击,这要求电力系统提升其灵活调节能力。而虚拟电厂能够聚合分布式资源、提升调节能力,从而回应能源供给侧结构性变化的需求。

  需求侧方面,近年来我国全社会用电总量与最高负荷屡创新高,且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占比持续提升,其需求模式的时段性特征进一步拉大了电力需求的峰谷差。特别是新能源汽车销量激增,其不均匀的充电时间分布给电网负荷带来极大负担。相较于单纯增加电源,虚拟电厂能够更灵活、更经济地实现削峰填谷,以满足新形势下的能源需求。

  目前,全球“虚拟电厂”已经发展出欧洲、美国两种主要模式,欧洲模式以发电资源聚合为主,美国模式则以用电侧资源聚合为主。

  其中,德国虚拟电厂已实现商业化,其主要业务是优化100kW以上中型可再生能源电厂在日前市场的售电,代表案例有Next-Kraftwerke等 。

  美国较早开展需求侧管理,需求响应(DR, Demand Response)项目最多、种类最齐全。美国虚拟电厂通过控制电力价格、电力政策的动态变化降低用电负荷,或获取电力用户手中的储能来保证电网系统稳定性。代表案例有Tesla虚拟电厂智能平台、Autobidder等。

  与国外相比,在虚拟电厂领域,中国起步相对较晚。

  “中国虚拟电厂总体处于试点示范阶段,仍在探索商业模式,更多通过价格补偿或政策引导来参与市场。代表案例有国网冀北泛在电力物联网虚拟电厂示范工程、广东深圳自动化虚拟电厂等。”中泰证券在研报中表示。

  政策支持+企业布局,机构看好行业发展

  目前,我国正在加强虚拟电厂政策支持,就今年而言,国家与地方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支持虚拟电厂发展。

  今年3月,《“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发布,指出要推动储能设施、虚拟电厂、用户可中断负荷等灵活性资源参与电力辅助服务。

  同时,北京、上海等多地的“十四五”规划中也都提到发展和建设虚拟电厂。

  山东、广东等省份正加速推动虚拟电厂参与电力现货市场。目前,国内已建成多个大型虚拟电厂试点项目,分布在河北、江苏、浙江、广东、上海等多个省份。

  一个月前,国内首家虚拟电厂管理中心“深圳虚拟电厂管理中心”官宣成立,接入分布式储能、数据中心、充电站、地铁等类型负荷聚合商14家,接入容量达87万千瓦,接近一座大型煤电厂的装机容量。

  企业布局上,据Wind数据统计,35家“虚拟电厂”概念股中,不乏千亿市值龙头国电南瑞和阳光电源,还有正泰电器、太阳能、东方日升、科华数据、协鑫集成、许继电气、陕鼓动力、易事特等市值排名前列。

  此前,国能日新、金智科技、积成电子、恒华科技、恒实科技、科远智慧、万胜智能、科汇股份、远光软件、朗新科技、浙大网新、国网信通等多家上市公司,纷纷通过公告、互动平台、微信公众号等方式,向外透露自身有关虚拟电厂领域的技术或布局。

  政策的不断加强以及企业的纷纷“入局”,各大机构们对于虚拟电厂未来的发展表示看好。

  其中,中金公司就提出,虚拟电厂有望在2030年触达千亿市场规模,通过测算认为,我国“虚拟电厂”行业有望在2030年触达1320亿元的理论市场空间。

  华西证券测算,到2025年,虚拟电厂的投资建设市场规模将超过300亿元。除了投资建设外,虚拟电厂的运营市场空间则更为庞大。

  华西证券认为,虚拟电厂的商业本质是通过解决95%以上峰值负荷的问题创造价值,预计到2025年虚拟电厂的运营市场规模将达到968亿元,2030年将超过4500亿元。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