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与惊情

  遇险的、道歉的企业今年都有点多。

  比如碧桂园。4月中旬,其被曝为保证项目高周转,要求员工通宵加班,设计院接到要求后当天出图。7月,其安徽六安工地出现坍塌致死事故,此前,其上海、杭州项目亦发生事故。碧桂园的高周转是否一场夺命狂奔,质疑者众。8月初,碧桂园在顺德总部召开全国媒体见面会,总裁莫斌鞠躬致歉。然而这场危机公关又引发向媒体公关的舆情,许多人指责道歉是虚,开脱是实。8月21日,碧桂园中报发布当日,杨国强发出致投资者的公开信,为安全事故道歉,宣布将放缓脚步,重新审视内部管理系统。

  比如滴滴。5月,祥鹏航空一位空姐在郑州搭乘滴滴顺风车时遇害。8月,再有浙江乐清女孩遭遇悲剧,滴滴在事件中处理不力、贻误生机饱受质疑。三天后,滴滴创始人程维和总裁柳青联名发布道歉声明,表示不再以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而是以安全作为核心的考核指标。不过,其道歉同样被指诚意欠奉,还有人晒出柳青湖畔大学同学的聊天记录,质疑企业家的价值观。

  再如拼多多,上市敲钟之后就陷入山寨泛滥的舆论漩涡,虽未致歉,却也不得不举行说明会予以自辩。

  许多企业,在快速奔跑时,不仅业务上会有不及思想和部署的疏漏,企业家也可能出于对创业成功的事业追求,好胜心盖过了初心,抑或是对财富增长的追求,有意无意忽视补漏,毕竟风控与速度往往不能得兼。然而,没有扎紧的篱笆,在潮退之时,都会成为制造惊情的隐患。对于涨潮出海的渔民,退潮补网关乎每次的渔获,对于企业家,可能更关乎企业的生死。

  某种意义上,道歉,意味着企业还有改过出发的机会,而有些企业家,可能再没有机会道歉,比如彭小峰。2007年赛维LDK上市,2008年,彭小峰以259.3亿元身家成为江西首富,高居新财富500富人榜第13名。随着光伏行业陷入低谷,2014年彭小峰出局赛维,个人破产。或许第一次的成功与财富得来太易,2015年,他在连续创业时再次选择赚快钱的模式,创办绿能宝,直至2018年8月因非法融资被批捕通缉。

  如滴滴道歉信所言,过去几年,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的企业家,可能不在少数,然而,如果在证明速度的同时也证明了风险,那么,道歉不只是为了给公众一个交待,也是给自己和企业一个出口。每一次低潮,都是一个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过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诸多出口企业有过这样的经历,而最终的幸存者,可能不是行内最大的,而是风险和隐患最少的。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