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评GDP-6.8%:经济回暖需跨过三道关卡

摘要

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遭遇重创,GDP同比下滑6.8%。1-2月多数经济数据创历史最低,3月以来,伴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防控措施陆续解除、复工复产加速推进,当月工业生产、投资、消费等多项数据均较前期有不同程度回暖。

  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遭遇重创,GDP同比下滑6.8%。1-2月多数经济数据创历史最低,3月以来,伴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防控措施陆续解除、复工复产加速推进,当月工业生产、投资、消费等多项数据均较前期有不同程度回暖。当前中国经济已从短期“休克”状态进入“恢复体能”的阶段。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度过了艰难时刻?

  文 | 沈建光

  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的影响,中国经济遭遇重创,GDP同比下滑6.8%,为1992年中国采用国民账户核算体系(SNA)以来的首次负增长。按月度数据来看,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而主动“暂停”经济活动,1-2月多数经济数据创历史最低。3月以来,伴随着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防控措施陆续解除、复工复产加速推进,当月工业生产、投资、消费等多项数据均较前期有不同程度回暖。

  当前中国经济已从短期“休克”状态进入“恢复体能”的阶段。然而,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经济已经度过了艰难时刻?在笔者看来,抗疫取得阶段性进展,3月经济数据反弹值得欣慰,但只是跨越了经济恢复之路的第一道关卡。展望未来,海外疫情大规模蔓延冲击需求,产业链转移态势有所抬头,后疫情阶段,中国经济仍将面临的巨大挑战,需要更加积极的政策来应对。

  3月中国经济从“休克”中醒来

  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之下,中国1-2月社零、工业生产、投资同比增速均创历史新低,中国为“抗疫”付出的经济代价空前,所幸3月以来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具体表现在:

  一是消费方面,疫情之下,线上消费仍是亮点。3月社零增速同比下滑-15.8%,较1-2月回升4.7个百分点。其中,网上消费是主要带动力量,1-3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5.9%。限额以上商品零售来看,疫情之下,粮油食品、饮料、日用品等必选品类均为正增长,中西药品需求强烈,同比增长8%;可选品类中,文化办公用品、通讯器材同比增长6.1%、6.5%,与企业复工,学生线上复学,对办公用品、线上视频设备需求增加有关。餐饮收入增速仍接近腰斩,奢侈品、汽车、地产相关消费仍然偏弱,聚集性线下消费场景仍然受限。

  二是工业生产方面,受复工复产加速推进,3月工业生产有所提升,高新技术制造业表现突出。3月底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和员工复岗率接近100%和90%;复工复产带动下,3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为-1.1%,较1-2月大幅跃升12.4个百分点。三大门类中,采矿业率先回归增长区间;高技术制造业成为亮点、工业增加值同比迅速恢复至8.9%,主要受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带动,工业机器人、集成电路产量均为两位数增长;但汽车制造业依旧表现不佳,产量同比下滑超过4成。

  三是投资整体有所回升,但制造业和基建仍然偏弱。1-3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为-16.1%,较上期回暖8.4个百分点。其中房地产贡献较大,新开工好转(回升17.7个百分点)带动1-3月房地产投资同比为-7.7%,上期则为-16.3%,而房企销售的恢复与资金面的改善有望对其形成进一步支撑。基建投资仅录得-19.7%,3月以来重点项目加速复工带动降幅比1-2月收窄10.6个百分点,但专项债发力效果尚不明显。制造业投资是最大的拖累,3月同比仅为-25.2%,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等跌幅最大。

  中国经济回暖面临三道关卡

  一季度中国经济受到显著冲击,但得益于抗疫取得阶段性成果,复工复产明显恢复,3月中国经济呈现反弹,是十分不易的。展望未来,虽然阶段性供给冲击已经缓解,但这只是恢复之路的第一道关卡,后疫情阶段,中国经济还将面临更多考验。

  第二道关卡是疫情全球大爆发带来的外部需求侧冲击。可以看到,当前海外疫情仍在大规模蔓延,全球经济衰退已成定局。截至4月16日全球除中国外累计确诊人数已超200万,美国、欧洲发达国家等疫情重灾区仍未看到好转迹象;IMF预计2020年全球GDP将下降3%。

  虽然海外经济不至于重现大萧条,短期内也未向金融体系传导,形成类似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但海外疫情迟迟无法得到缓解,为下一阶段外需带来不确定性。实际上,虽然3月中国贸易出口数据好于预期,主要与疫情期间的积压订单恢复生产,出口降幅边际收窄有关。目前多国已将封锁结束期限延长至5月,且不排除因疫情发展趋势继续延长的可能,未来一段时间,中国出口都将面临很大压力,特别是电子、纺织、仪表等外需敞口高的行业。

  第三道关卡则是后疫情时代部分产业链转移的风险。近几十年的全球化浪潮之下,世界各国广泛开展国际分工与合作。中国在此过程中受益颇多,形成了相对齐全的工业生产体系和相对完成独立的产业链条,并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占全球制造业附加值近30%。然而,本次疫情后,一些关于产业链转移担忧的声音出现,欧美国家希望保证自身产业链完整性、以摆脱对他国尤其是中国市场的依赖,这也会加大中长期产业链转移的风险。

  综上,三重挑战下,中国经济复苏之路并非坦途。考虑到一季度-6.8%的增长速度已是经济休克下的反应,二季度增长会有反弹,但在外需受到巨大冲击的背景下,预期全年经济达到3%左右的增速都实属不易。

  从政策应对来看,4月17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就应对疫情政策做出部署,在笔者看来,应对短期供给侧冲击,需要通过经济托底政策帮助企业度过难关,避免大面积失业,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全面推动复工复产达产;应对外部需求侧的冲击,充分激发内部市场活力是关键,以更大的宏观政策力度对冲疫情影响,提高赤字率,发行抗疫特别国债,规模预期达到2-3万亿,以支持发放消费券甚至是现金引导消费,做好中低收入群体的转移支付,支持中小微企业、加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把经济损失降到最低;而应对产业链转移的担忧,关键在于坚定改革、扩大开放,全面放开外资和民营企业准入限制,释放要素尤其是农村土地市场改革、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等方面的改革红利,以不变应万变,借助改革的力量创造后疫情时代的新机遇。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