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苏享茂死了,世纪佳缘还好吗?

摘要

 海明威曾在《老人与海》中写道:“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海明威曾在《老人与海》中写道: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

  本周,行走了十九年的《锵锵三人行》还没谢幕便悄然离去,留下 “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的余音。

  我们不去猜测它为何离去,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同样,那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神奇女子Papi酱也没能延续神奇,本周她宣布退出付费分答社区。此中缘由,不知是粉丝钱不够,还是其诚意不够。

  世界如此纷扰,每天都有人离开,也有人依然健在。

  程序员苏享茂死了,他带着怨恨纵身一跳,留下毒妻的线索供世人追寻;

  曾经叱咤风云的“亚洲烟王”褚时健被传去世,他很快露面进行了辟谣。他时常会站立在褚橙园里眺望远方,89岁老人的眼里,到处都是自己29岁的影子。

   

  窦文涛暂别《锵锵三人行》

  本周二,《锵锵三人行》官微宣布暂时停播,这个开播19年,差7个月就迎来自己20周年的节目,却没有能够像《快乐大本营》一样,庆祝自己的20大寿。

  作为一档文化访谈节目,《锵锵三人行》似乎没有过大红大火的日子,窦文涛自己也说,《锵锵三人行》的长寿,其实是“长衰不盛”。尽管如此,这档累计播出5000多期、陪伴很多人从少年跨越到中年的节目,还是引起了人们的无限怀念。

  熟悉《锵锵三人行》的人都知道,演播厅里的座位设置总是三缺一,面对观众的一方,仿佛是留给每一个人的座位。

  一位知乎网友说,经常看三人行,是因为人大多是孤单的,像井底之蛙,三人行能让你的客厅顿时好像高朋满座,虽然你插不上一句话。

  “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是窦文涛在节目中常说的话,很多人希望这次停播,依然只是广告之后见。

  《锵锵三人行》开播的1998年还是互联网时代前夜,相比屏幕里流行的字正腔圆教育观众的面孔,这档既能风花雪月,又能忧国忧民的节目,显得有些耳目一新。

  开播10周年时,《新周刊》评价窦文涛对中国电视的贡献是:“他让中国电视开始说’人话’”。

  对于节目主持人窦文涛来说,《锵锵三人行》的19年是自得其乐的,有点“王质遇仙”的味道。他朋友圈很小,喜欢宅,曾经这样评价自己跟节目的关系:

  “这个节目呢,也是我跟社会之间的一个窗口,是我跟公众的唯一交涉,唯一联系。”

  实际上,因为5年前母亲的中风,这位现代“王质”早已经梦醒下山,开始担任一些选秀节目的评委、导师,也会主持一些地方节目。

  《锵锵三人行》的结束也不会让窦文涛无处可去。早在2016年10月,窦文涛主持的《圆桌派》更像是《锵锵三人行》的网络升级版,也吸引了更多年轻受众。

  毕竟好内容永远是这个时代的稀缺品,死掉的只是旧皮囊而已。

   

  Papi酱退出分答

  那个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神奇女子,还是没能hold住知识付费这个大蛋糕。

  9月11号,Papi酱宣布退出分答社区,理由和上月25号退出“得到”专栏的罗永浩大同小异,概括起来就是:主业兼顾不过来,身体不允许。

  和果壳拥有同一个创始人的分答,一直带着股科普和学术味,而Papi酱还残留着去年上线时网红艺人大咖的味道。

  虽然Papi酱粉丝基数强大,但喜欢看Papi酱搞笑的受众,不一定会对Papi酱讲知识感兴趣 。根据Papi酱个分答个人页面显示,听众不到4万人,远低于Papi酱2500万的微博粉丝数。

  据悉,Papi酱在分答开设的付费社区主题是“不设限青年研究所”, 收费标准为99元/半年,在分答美识节期间,价格为79元/半年。有人推测付费人数应该在1000人左右,也就是说总共付费不到10万元。对于网红Papi酱本人来说,这门生意的性价比实在不怎么高。

  而用户热情似乎也的确不怎么高—— 这个付费社区有个《活捉Papi酱》的子栏目,Papi酱会在线2小时和粉丝互动,然而,这里也出现过2小时内互动人数为个位的尴尬场面。

  事实上,知识付费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多数用户已经交完了“智商税”。真金白银花出去,充满焦虑感的求知阶层显然不会去买“粉丝经济”的账。

   

  程序员苏享茂之死

  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之死在本周持续发酵。

  除了当事人翟欣欣,婚恋网站世纪佳缘也成为众矢之的。根据报道,苏享茂与翟欣欣今年3月通过世纪佳缘VIP服务结识,6月7日领证结婚,7月18日办理离婚。

  期间,世纪佳缘并未获知翟欣欣此前有过婚史的信息。对此,世纪佳缘在本周陆续发表声明,称将配合相关部门审核,会加大对签单客户的信息审核,比如未婚客户要上传户口簿首页,其余证件比如学历证、财产证明等,也会尽可能向用户索要。

  有媒体测试,世纪佳缘、百合网、珍爱网等婚恋网站的实名认证流程很简单,仅仅需要用户填写姓名与身份证号码,并不需要上传身份证照片、手持照片等,很容易钻空子。

  而据《中国经营报》调查,世纪佳缘内部员工对线上信息也持保留态度。

  互联网的发展虽然带来极大便利,但把关缺失导致的担责问题已经越发突出。比如上个月,大学生李文星之死,让Boss直聘的假招聘问题成为典型。

  在人性面前,技术总是显得略逊一筹。提供便利服务的互联网公司,还需要更加完善的机制设计,否则还会有更多的李文星和苏享茂。

  正如网友评论:“平台不应该只看冷冰冰的数据,此事绝对不是个例。”

   

  还在翻越“哀牢山”的褚时健

  褚时健老先生还健在。

  “说是老褚逝世了,我说我好好的,我今天比往天还要好。”

  本周三上午11点左右,网络热传褚时健去世,逼得老先生视频现身辟谣。

  谣言来自于中国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的一条微博:“最励志的终身创业老人褚时健于9月13日逝世,享年89岁。”随后包括新浪财经等多家媒体、网络大V纷纷转发,甚至有人已经在微博点出了蜡烛。

  半小时后,王巍发微博辟谣:“企业家圈里转的消息发到微博上,系误传,即刻删了,向家属致歉。祝福褚老安好健康。”

  等到褚时健的辟谣视频传出后,很多人才真正放心。对于这位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企业家,现在离去还太早。

  褚时健的一生离不开两座山——红塔山和哀牢山。

  红塔山成就了他“中国烟王”的名号,也让他度过了十多年的铁窗生涯。

  2002年,他保外就医时已经74岁。他选择了远离尘嚣的哀牢山,承包2400亩地种起了橙子,到今年初,这款名为“褚橙”的网红橙子已经实现了2亿销售额。

  很多企业家将褚时健视为偶像和创业导师,阿里蔡崇信曾专程拜访,王石和他已成为了朋友。

  王石先后6次上哀牢山登门拜访,每次都会单独闲聊数小时。在2015年初的“宝万之争”时,褚时健让外孙女任书逸带了一段录音给王石:

  “王石老弟:这件事让我比较焦心,但我相信你能把它应对好。”

  如今,89岁高龄的褚时健仍然忙碌在“褚橙”园里。对于网络传谣“被去世”,老人显得很豁达,“大家关心我老褚,我很满足。”

  嗯,在微博点过蜡烛的人们可以考虑化哀伤为行动,待褚橙上市时买上几箱,才是对褚时健最好的支持方式。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

栏目介绍

推荐阅读

官方微信